快眼

第二百八十六节:此生不反

    朱儁虽面含微笑,但是眼中却露出阵阵寒光。

    这是预谋已久的啊!天下纷乱,管彦居于其中,当局者迷,自己为风轻云淡,处事不惊,可随着管彦越发权倾天下,倒是急坏了皇甫嵩、朱儁、马日磾等一众汉室老臣,皇甫嵩、朱隽乃汉室名将,老谋深算,料定管彦今日必来,于是设下死局,定要把此事弄得水清石落!也只有在这种时候,管彦才有可能独自的出现在皇甫嵩的府中,这两老头半夜干坐书房原来就是在等自己自投罗网!

    危急关头,管彦心绪反而冷静下来:“老师,朱将军,敢问为何有此一问?”

    刀光寒凛,管彦一丝冷汗自额角流下,朱儁若有深意地看向管彦:“今朝臣凋零,青壮英才多出文德门下,文德振臂一呼,天色难辨!”

    这老东西!管彦暗骂一声:“彦若无贤才相助,何以内除奸党,外荡豪强?朱将军也是当世名将,殊不知‘知人善任,事以易成’?莫非将军带兵,事必亲躬,攻必亲为?”

    “哈哈哈~~~~~”朱儁被管彦怼了一通,不怒反笑:“好一张利嘴,文德果然名不虚传啊!”

    朱儁踱步到管彦面前,盯着管彦的双眼:“若四方平定,朝政平抚,汝当何为?”说到此处,一直未说话的皇甫嵩,此时也盯着管彦,神情颇为紧张,恐怕管彦一语言错,皇甫嵩今日是定要大义灭亲了!

    今后怎么做,管彦从来没想过,但是经过朱儁这么一问,管彦不禁自问:我该何去何从?当初在黄巾军中,为了管亥和他的队伍的生存,管彦潜进徐州购粮;后来为了报管亥之仇,洗白身份加入官军;再来受皇甫嵩教导,思以一己之力匡复汉室,拯救黎民苍生……

    “天下太平之时……”管彦停顿了片刻:“届时,朝廷需之则用,挥之则退!”

    这句话,管彦说的颇无底气,卜己、杜远、张角、王芬、张燕、吕布、袁隗、王允……一个个灭的灭,降的降,管彦高居大司马,而其下属文武,从中央九卿到各州州牧皆为其羽翼,管彦没有什么想法,但是那些属下是如何想的呢?

    其实,皇甫嵩和朱儁担心的也是管彦手下的那群文武,特别是那日管彦府中遭袭,戏志才欲灭袁隗、王允全族时,皇甫嵩力阻无功便让他心中有了戒心。

    很明显,管彦的话语并不能说服皇甫嵩和朱儁,二老未曾搭茬,而是依旧皱着眉头盯着管彦,看看有何下文。皇甫嵩双手更是微微发抖,似是在下什么决心。

    “你可想好了?!”皇甫嵩一字一句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此时他的心中也是澎湃万分:对管彦,皇甫嵩如待其子,亲传其“太阿剑”便是希望管彦能承其衣钵,在汉朝大厦相倾时,成为中流砥柱,再复大汉荣光!可没想到如今这局势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管彦的威望从灭袁绍后到达顶峰,天下人只知大司马而不知汉帝!皇甫嵩已恶疾缠身,自知时日不多,几十年后大汉如何,他已经管不到了,他现在只想把眼前汉朝最大的威胁给除去;虽心中不舍,但忠义在先,皇甫嵩唯有大义灭亲以全其汉臣忠名!

    管彦心思慎密,见此情景已知若是再无妥善言辞必是要命丧当场了,可这两个老狐狸光是编瞎话是逃不过的,说不定袒露心迹才是方才有一线生机!

    “二老,且听彦肺腑之言!”管彦站起身,乘着揉膝盖的功夫,管彦已经有了头绪:“朱将军、老师,彦主冀州之政时,彦可有穷兵黩武,侵土占地之举?”

    “未曾有之~”

    管彦不但除了去王芬,还平定了张燕,自然时有大功于朝廷。

    “董卓祸乱朝纲,荼毒生灵时,彦可有同流合污,狼狈为奸之举?”

    “未曾!”皇甫嵩、朱儁再次同声回答。

    当时朝廷能唯一能制衡董卓的便是管彦,若非管彦,恐怕连皇帝都要被换了。

    “彦领政,可有篡逆谋权,怠事费政之举?

    “哎~~未曾!”二老对视一眼。

    管彦看着皇甫嵩、朱儁的表情,知道小命得保,这才作出了最后的总结发言:

    “彦一心为汉,在此彦可发毒誓:我管彦存世一日,大汉朝廷便存世一天,彦百年后,万事难知,当随天意!”

    管彦能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言之灼灼,发自肺腑了,这大汉朝廷,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皇甫嵩这是知道的,只是不想大汉最后毁在自己的徒弟手中,今**得管彦能立此誓言,皇甫嵩也算对得起大汉历代先帝了,总不能一百年后大汉灭了也怪管彦吧?

    皇甫嵩长叹一口气,浊泪已沿着沟壑般的皱纹缓缓流下:“尔等退下!”

    随着皇甫嵩的挥手,几十名刀斧手纷纷退下,屋内又剩下二老一少,三人相施视无言。

    皇甫嵩缓缓地走出书桌后,眼中满是慈爱地看向管彦,良久后,皇甫嵩缓缓下拜:“文德,今日之事,难为你了!”

    管彦甚至皇甫嵩之心,见状忙下跪回礼:“老师言重了!”

    半个时辰后,管彦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府中,家里依旧人声鼎沸,来来往往的丫鬟仆人个个脸上洋溢了喜悦的脸色,管彦平时对他们颇为丰厚,主母诞下麟子,他们自然也是非常开心。一见管彦,众人纷纷行礼:“恭喜主公!”

    管彦在这喜悦的气氛中,方才生死一线的紧张情绪不禁也放松了许多。管彦朝着门廊外一坐,静静地看向天上地繁星,心中地思绪何人能知。

    ~~~~~~~~~~~~~最近我在网上搜我自己地书,发现不少跟我的也是同步,不知道算不算我的订阅,本人还是小白,真不太懂,发现上面有骂声,也有赞美,时隔这么多年,呆子早就宠辱不惊了,有一点我要澄清,《覆汉》这个书最火的是某点的**怕水,**大大写的非常棒,但是我没有抄袭书名,我开书开的时间是13年,六年了,我继续写,不管成绩,我会继续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