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试戴

    路星城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沉默的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下了车。

    郁时安坐在车里还在等着他的回答,见路星城在外面站了一会没走,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这是……同意了?

    郁时安不敢耽误,赶紧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顺便把装围巾的袋子从车上拿了下来。

    路星城的公寓在七楼,碎茗宛的公寓楼层不高,七楼已经是顶楼了。

    主要是因为这里房价太贵了,建太高的楼层也没人买的起。

    一路沉默着,郁时安跟在路星城后面进电梯,然后再走进公寓。

    直到路星城骨节分明的手端着一杯白开水递到她面前,郁时安空白的大脑才开始转动起来。

    “找我什么事?”

    路星城语气很淡然,就像对待寻常认识的人一样。

    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若真是寻常人,决计是进不了他这个门的。

    宋深除外……

    郁时安低头抿了一口水,温热的,忍不住接着又喝了一口。

    就莫名嘴有点干……

    “围巾织好了,来送给你。”

    郁时安慢慢的说,尽量不让自己的语调显得怪异。

    说着她放下水杯,把纸袋里面的白色围巾拿出来。

    很简洁的白色,没有什么特别的花纹,郁时安只在围巾的尾部设计了一些装饰。

    看起来很是简洁大方。

    路星城努力地把自己的视线从围巾上移开。

    翘起的嘴角又生生压了下去。

    “这么晚了,一条围巾而已,明天再送也是一样的。”

    郁时安递出围巾的手停在半空中,她怔了一下。

    “我……我打扰到你了吗?”

    郁时安见他不是很在意这条围巾,心里有点慌乱。

    紧紧的咬着唇,压下心里的失落。

    “那,那围巾我放这儿了,我先走了。”

    郁时安把围巾放在沙发上,习惯性的用手拨了一下头发,准备起身。

    “等一下。”

    路星城忽然出声。

    郁时安起身的动作顿住了,疑惑的看着路星城。

    他拿起那条围巾,摸起来真的很软,暖洋洋的。

    “你……不想看我戴着的效果吗?”

    路星城还是妥协了,他不想让她这么快就走。

    “你等我一下。”

    路星城丢下这句话就拿着围巾进了衣帽间。

    坐在沙发上的郁时安先是懵了下,接着就是藏也藏不住的欢喜。

    她还以为他不喜欢呢,现在愿意去试试,应该是喜欢的吧?

    郁时安眉眼带笑,痴痴的盯着衣帽间的门。

    ……

    半个小时过去了。

    郁时安盯着门框,出神的想:他这是……在里面睡着了吗?

    为什么还不出来?

    郁时安眨巴了下眼,忍不住起身打算去看看。

    衣帽间的门没锁,推开门之前,郁时安给自己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

    说好了要追人家的,那就一定不能怂!

    以前是你不要人家的,现在不管人家什么态度,你都不能放弃。

    对,不能放弃!

    郁时安一边喊了声“路星城”,一边推开了门。

    ……

    路星城是绝对不会承认他在衣帽间为了搭那条围巾,他一口气差点把衣帽间所有的浅色系的衣服试光了。

    虽然他平时暗色系的衣服居多,但他衣帽间很大,找出一些浅色衣服不算难事。

    只不过,他来来回回试了好几套都不满意。

    要么衣服的颜色不搭白色,要么他觉得那一套衣服配不上这条郁时安亲手织的围巾。

    于是,平时套个麻袋都是帅的的路大总裁,平生第一次在穿搭方面犯了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