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卷 第六十一章 验真伪

    听着一大串没营养的话,进行着乱七八糟的礼节,眼看着面前的食物,慢慢的冷却,刑盛斌却是无可奈何。

    终于完成了繁琐的开宴讲话,在皇上的旨意下,这场宴会,在所有的菜几乎都快凉了的情况下,开始了。

    顾不了太多,刑盛斌就已经开始吃了起来,身为一个现代人是最懂得吃的了。

    餐桌礼仪并不是只有西方才存在,华夏同样也有餐桌礼仪,不过在发展迅速的华夏,餐桌礼仪几乎断了传承,老一辈还没老记得将规矩传下来,就已经因为种种原因故去了。

    这让华夏的餐桌礼仪变成了一种小范围内的,古老世家才懂得的高级礼仪。

    对于此种礼仪刑盛斌,自然是不懂得,但是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尤其是在一年前结婚的时候,三位媒婆开始仔细地教了一下,餐桌礼仪,不过那只是坊间,小家族简单礼仪,皇家餐桌礼仪,刑盛斌自然完全不懂了。

    哪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甩开腮帮子,使劲吃就成了。

    饭菜已经有些凉了,若是再晚一会,这些菜可就凉透了,这么冷的天,吃凉东西,可是对身体不好的。

    为了自己的身体,饮下了皇上敬诸位臣子的酒之后,刑盛斌就已经开吃了。

    盘子不小,只是盘子里的东西少了点,桌子上摆了两双筷子,哪里管这么多,刑盛斌拿起一双筷子就开吃,不大会,桌子上的菜就少了一半。

    但是吃到此时,桌子上的菜就已经凉透了。

    刑盛斌就将目光放到了,还在火上翻烤的全羊和乳猪上,刑盛斌就招手,让身后的小宫女过来。

    这些宫女都是专门为众位大人服务的,对于餐桌礼仪,自然是相当的熟悉。

    烤猪和烤全羊,可并不是随便乱吃的,听到刑盛斌想要吃烤全羊。

    小宫女,欠身说道

    “这位大人,皇上还未下令,暂时还不能吃。”

    听到这话,刑盛斌只能暗骂一声了,心中的想法刚落,龙椅旁边的小太监就高声喊道

    “哪位是晋城会元,刑盛斌。”

    听到此言,刑盛斌连忙停止了软趴趴的身子,拱手喊道

    “微臣便是刑盛斌。”

    太监尖细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上前来,让朕好好看看你。”

    闻言,刑盛斌的眼角不由得跳了起来,单独点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果然就如同他心中的预感。

    皇上在审视了一番之后,低声问道

    “一年前,你应该还是个筑基期的学子吧,朕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拿到十五甲的,刑爱卿,不如为朕表演一番如何,就当为这今夜除夕宴,添个节目。”

    刑盛斌闻言,只能无奈的跪地称是。

    帝王之心不可揣摩,下了令,遵守便是了。

    直对龙椅区域,被清除来了一小片,十五名身穿铁甲,腰挎长刀的皇城禁军走入了大殿。

    再传旨太监的尖细的声音下,十五人脱掉了铁甲,只留下了贴身的军袍。

    几事个小太监从旁边冒了出来,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件兵器。

    从传旨太监的口中得知,皇城禁军,最少都是开了一窍的二境界高手。

    此次比试不论生死,若是十五名皇城禁军武艺不精,被刑盛斌杀了,那便是不够资格成为禁军。

    同理,若是刑盛斌为十五个禁军围攻致死,那他的会元之位,也就掺了假了,不诛三族已经是万幸,身死当场,就当抵消了这欺君之罪。

    听到这样旨意,刑盛斌只能暗道一声‘苦已。’

    看着面前的兵器,刑盛斌不由得拱手问道

    “陛下,微臣能否多选几件兵器。”

    传旨太监的尖细嗓音传来

    “不限数量,任意选,你若有本事,全选又有何妨。”

    刑盛斌拱手道谢,同时告了声罪说道

    “微臣身穿棉衣,行动不便,能否脱去着厚重的衣服。”

    三番两次的条件,显然让皇上有点不悦了。

    传旨太监只是说道

    “脱了便是,朕不治你的罪,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来。”

    刑盛斌连忙叩谢皇上恩典。

    这就是封建社会,动不动就要跪地谢恩,好在冬天穿得厚。

    脱去了厚厚的衣裳,刑盛斌取了一柄匕首放到了腰后,这是他最熟悉的兵器,自然不能少了。

    一柄匕首,一柄长剑,一套阴阳剑,(长短两把剑),最后竟然又选了一套双刀,这样的选择让在场的众人全都是奇怪无比,一个人能用这么多兵器吗。

    刑盛斌足足选了六剑武器,虽然其中有成套的刀剑,但是这个数量也太多了。

    看着包围自己的十几个人,刑盛斌微笑对着众人说道

    “诸位,得罪了。”

    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太长时间主动修炼兵者功法,但是体内的三件元兵确是时刻不断地继续着修炼工作,而且还是二十四小时不停地修炼。

    三品纯元匕首,就是三件元兵中效果最好的一件,不但拥有者飞快的真元增长速度,而且还能够将体内真元,通过一次次的循环,将其精炼,提纯,这大概就是‘纯元’的有来吧!

    如果将这样的事情,搁在会试之前,这种跨境比试,刑盛斌是绝对不会轻易尝试的,人的行为是不固定,很难正确的掌握,一个人的下一步行动。

    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所跨的境界,也是不同的,会试的第三场甲级测试中,对手乃是与学子相差一个小境界,但是这个小境界,却是差距不同的,筑基九层的学子自然就要比筑基一二层的学子有优势的多。

    这也是为什么参加会试的人,基本上都是层的原因,虽然相差一个小境界,但是彼此之间的差距,其实也就是一道桎梏,或者一道门槛,一步也就迈过去了。

    但是对于筑基一二层的学子来说,可就完全是一个小境界了。

    此时刑盛斌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麻烦的局势,虽然说有了三品元兵辅助修行,可是毕竟到手的时间太短,再加上修为已经到了气海三层,修行就如同登高,十厘米的台阶自然好走了,一步可以走好几个。

    但是三十厘米、五十厘米的台阶呢,修行就是如此,现在即使有三件元兵辅助修炼,两个月,也很难做到突破一个层。

    樊城到京都一年多的时间,才修炼到四层就是证明。

    仅仅只有气海四层的修为,对战的却是开了一两窍的皇城禁军,从这一点看,就能知道,这是皇帝刻意的为难他。

    十五甲的成绩,大恒国恐怕还没有几个人,能够越境杀人已经是高手了,能够在越境界的情况下,完成十五杀,这已经不能用高手来形容了。

    更何况,这还是在车轮战的情况下发生的,谁能相信刑盛斌能有这样的水平,谁又敢相信这样的恐怖实力。

    这样的一对多过去刑盛斌是不敢,但是现在却未必不敢了。

    这一年来刑盛斌将大部分时间,用在了修炼先天真气上,真气同样有强化身体的能力,最为重要的是对于大脑的开发。

    会试之后,刑盛斌就已经开始研究独孤九剑的套路问题了。

    小说中的东西固然是瞎编出来的,但是所提出的思路确是没错的‘穷尽招式之变化’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人的大脑是有限的,就像是一台计算机,在有限的情况下计算能力自然也就有限,而伴随着大脑的开发,对于‘穷尽招式之变化’,刑盛斌已经有了一个相当资深的了解,与天下武学招式套路,也有的一个大概的了解。

    招式、招式,脱离不了人体手脚身体的桎梏,毕竟兵者没法做到,如同圣者的远程驾驭法器的能力,一切的动作都是在身体的基础上去完成的。

    这也就让他有了一个招式上,不会有任何的畏惧,有的只是要如何防范,境界差距带来的真元压制。

    所以在面对十五位手持铜棍的,皇城禁军的时候,刑盛斌还能笑得出来,这不只是因为对方用的是长兵器,不易近距离作战。

    同样也是对他这么长时间‘穷尽一途’的研究,一个实战的测试机会。

    双刀、阴阳剑、长剑、匕首,这只是一个他对自己穷尽一途的一个自身的进阶的表现。

    这段时间的研究到底如何,就看他自己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