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382章:霍少是被温阮包养的小白脸

    温阮所指的那款包,链条卸下来,就是一款完美晚礼服手包。

    包身镶嵌着无数颗细小的钻石,全部金属件由18k白金制成。

    导购朝温阮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她身上穿着rebo设计的衣服,想必是买得起这款包的,便小心翼翼将包拿了出来,“小姐眼光真好,这款包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全球限量十款,整个帝都,也就只有我们这一个”

    温阮手中拿着的包,和叶婉婉手中拿着的一对比,档次瞬间高下立判。

    叶婉婉顿时觉得手中的包不香了,她轻轻扯了下高裘的衣袖,“高少,我也喜欢那款。”

    “买呗”

    温阮似笑非笑,“这位先生,你也要双倍买下我看中的这款包”

    高裘扫了温阮一眼,“怎么,有意见不然你三倍”

    温阮眉眼娇俏的一眯,笑盈盈的,“好呀,我三倍。”

    高裘挑了下眉梢,“四倍。”

    温阮,“五倍。”

    高裘,“六倍。”

    温阮笑眯眯的,“若高少能为叶婉婉出到十倍,我就将这款包让给你吧”

    “十倍,只要我宝贝高兴。”

    温阮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叶婉婉给这位高少下了什么迷魂药。

    导购差点兴奋得晕过去,她给高裘算了包包十倍的价格,“五千万。”

    听到这个价格,高裘脸色变了变,叶婉婉和柳淑莹也相继变了脸色。

    “怎么这么贵”叶婉婉不敢置信的道。

    导购微笑着解释,“这款包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价格五百万,这位先生出十倍,自然是五千万。”

    温阮朝叶婉婉睨去一眼,“你们不会是买不起吧”

    此时店门口来了不少人围观,将方才温阮和高裘叫价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

    高裘是个极要面子的人,他一边暗恼着了温阮的道,又一边自我安慰,只要将叶婉婉哄好,老太太高兴了,以后高家继承人就是他了。

    区区五千万又算什么

    高裘扔出一张卡,“买了。”

    叶婉婉眼里顿时露出虚荣又兴奋的光。

    高裘就是江煜告诉她,让她怀孕的那个男人,她前段时间阴差阳错救了高裘的奶奶,高奶奶将她当成救命恩人,又得知她为高裘流过产,当即叫高裘回了国,并让高裘好好待她。

    叶婉婉不知道高裘喜不喜欢她,但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他对她百依百顺。

    还去温家拜访过温锦诚,促使温高两家生意合作,这让温锦诚对柳淑莹的态度好转了不少。

    不过叶婉婉有些心虚,她给高老太太用的熏香,是之前温阮留着给沐雪用的,后来量不够了,她照着温阮的熏香自制了一些,她不知道长期使用下去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目前来看,高老太太用了效果还是不错的。

    想到此,叶婉婉又底气足了一些,她的医术水平,应该不比温阮差了。

    高裘替叶婉婉刷了五千万买下镇店之宝,惹得围观的人一阵羡慕,极大满足了叶婉婉的虚荣心。

    高裘花掉五千万有点肉痛,接到一个公子哥叫他去会所打牌的电话,找了个借口后先一步离开了品牌店。

    高裘走后,叶婉婉眼里的得意和炫耀更加明显了。

    她走到温阮跟前,洋洋得意的道,“你抢走了江煜又怎么样,现在他还不是跟你没有来往了哦对了,你不是在三亚旅游时被个老头子包养了吗你想跟我比,可以将他叫过来啊”

    围观的人,听到叶婉婉的话,当即对温阮指指点点起来。

    年纪轻轻就被老头子包养,真是不知羞耻

    难怪敢跟那位小姐叫价,原来是出卖身体赚来的钱

    书容将温阮拉到身后,朝那些指指点点的人瞪了眼,“我们家孩子清清白白,谁再乱嚼舌根,我们法院见”

    向来端庄温雅,书香气质的书容,卷起衣袖,一副要找人干架的架势。

    那些人不再议论后,她怒火中烧的瞪向叶婉婉,“你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污蔑人,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再说一句我们家阮阮的不是,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站在书容身后的温阮,心里淌过一汩暖流,她抱住书容手臂,笑盈盈的道,“大伯母,我们别跟素质低下的人一般见识”

    柳淑莹冷哼一声,“我们也不想跟个弃妇和被老头包养的小三一般见识”

    “谁是被老头包养的小三”一道冷酷寒冽的嗓音从品牌店门口传来。

    围观的人,不自觉地让出一条道。

    一抹高大冷峻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

    看清进来的人是谁后,叶婉婉简直惊呆了。

    霍寒年

    叶婉婉不可置信的看着许久未见的男人,他穿着纯手工版的黑色衬衫,单手抄在裤兜,身姿挺拔,短发下英俊深刻的眉眼宛若刀雕斧刻,矜冷的薄唇紧抿,无形中透着凌厉与霸气。

    许是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场震慑到了,现场变得鸦雀无声。

    霍寒年走到温阮跟前,黑眸幽沉的朝她看了一眼,“你什么时候被老头包养了”

    温阮被他炙热幽深的眼神看向头皮发麻,耳廓泛起淡淡红晕,“大概说的是你吧”

    霍寒年抬起眼皮冷漠无温的朝叶婉婉和柳淑莹扫去一眼。

    柳淑莹立即响起品牌大秀那天,她被人拍了果照,跌坐在地上的时候,看到过这个男人。

    这会儿被他漆黑锐冷的眼神一扫,她手臂不禁起了层鸡皮疙瘩。

    “婉婉,我们走吧”柳淑莹有种这个男人不太好招惹的感觉。

    叶婉婉并没觉得霍寒年有多可怕,别看他现在穿得人模狗样,但他不过就是个高中没毕业的。

    叶婉婉没想到温阮居然又跟霍寒年搞在一起了,她是有多离不开霍寒年

    霍寒年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温阮出钱给他买的吧

    叶婉婉勾唇讥讽一笑,“霍寒年,你大概还不知道温阮去三亚玩,有个老头子给她开了间最好的总统套房吧还有你,年纪轻轻不找份正经工作,甘愿做温阮的情人,你真是将男人的脸都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