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百零五章 长安夜

    阿贵将请柬收起,杨青端着酒杯环顾四周。

    很失望。

    他只是见到了林秋的管家,正微笑着频频举杯。

    很显然,林秋没有来。

    杨青摇摇头。

    既然林秋没来,他在再待下去也没了意义。

    “走吧!”

    杨青起身说道。

    阿贵闻言一愣:“大人,我们不等开会了?”

    “不了!”

    杨青摇摇头道。

    这次会议就是一次普通的商业合作会议,紫金花商会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和打通市场的招待会。由于紫金花商会的背景和公主府的背书,所以根本不用大公主露面,一个管家就足以应付了参加宴会的这帮人都是刚刚晋身贵族,没什么见识也没什么经验。一收到请柬,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竟然受到了大公主的赏识。于是乎就怀着紧张而忐忑的心情,直接过来了,结果只看到了一张老脸挤着满脸菊花纹。

    小农意识害死人啊!

    自己也是如此,没比别人聪明到哪儿。

    不一样的是,自己并不是冲着大公主来的,而是林秋来的。

    既然林秋不在,那就没必要再待下去了。

    阿贵点了点头,拿起装包裹的请柬,跟着杨青起身。

    随后,阿贵找到了公主府的管家,告知了对方后,就和杨青离开了大厅。

    ……

    夜色轻柔。

    灯火通明的长安西市,依然热闹非凡。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

    杨青背着手,走在这灯火通明的街上,看着孩童追逐,看着夫妻甜蜜,看着小贩兜售货物陪着笑脸,看着男女情侣温柔细语。

    良久之后,他心中不禁泛起一层烦恼,轻声一叹。

    “大人,我们现在去哪儿?”

    走了一会儿,阿贵低声询问道。

    去哪儿?

    这一句话,倒是把杨青给问住了。

    去客栈,凭栏望明月?

    去酒馆,一醉解千愁?

    去城外,去封地?

    能去哪儿呢?

    杨青停步,他关顾四周,看着长安西市,一股自身在异乡为异客的茫然无法抑制的充上了心头。

    虽然身处闹市,心中却无比的孤独。

    杨青突然有点理解,那些古老的修真者为何会变得心如铁石,绝情绝性了。

    孤独的时间久了,感情就淡了。

    没有了感情,心就变得和一块石头没什么区别了。

    一千年,

    一万年,

    逝者如斯夫啊!

    这逝者不仅是时间,也有心境和人的感情。

    这……或许就是永生的代价!

    杨青心中迷茫了。

    ……

    大将军府。

    书房中,灯火如豆。

    林秋依然一身男装。

    她独站在窗前,背着手看着夜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她喜欢看着月亮。

    因为,看着月亮,她就想到了远方故乡中亲人。

    年迈的父亲,年幼的弟弟。

    不知道,他们此时可好。

    当年,她女扮男装,代父从军。

    从那以后,她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男人。

    后来,她随军征战,死里逃生,升官,她从战场走到帝都,从帝都到战场。她从一个小兵,成为了帝国最荣耀的将军!

    可是,她发现,自己已经变不回去了。

    如今的她,官拜一方节度使,手握大权,封疆一方。

    看似荣耀无比,但实则身不由己。

    有亲不能认,有家不能回。

    这……或许就是当初选择的代价。

    林秋心中并不后悔。

    因为有那一轮明月。

    明月不仅能寄相思,也能寄托她的情感。

    每次看明月,她的心情都能平静下来。

    但是今天晚上。

    她看着夜空中的明月。

    内心始终无法安静。

    不知为何,她心里烦乱的很,还有些莫名的揪心。

    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夜空中的那一轮明月一样,有一块非常珍贵的东西,正在悄然失去。

    难道是心魔?

    林秋蹙眉不解。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

    林秋转过头望去。

    走廊拐角处,外出的管家拎着灯笼走了过来。

    看到站在窗口的林秋,管家连忙躬身行礼问安:“大人!”

    “事情办完了?”

    林秋嗯了一声,随口问道。

    “回大人!”管家将夹着的文书双手举起道:“会开完了,这是紫金花商会的合作协议!”

    “这些事情你自己掂量着办就行了!”

    林秋摆了摆手:“王叔,你是府里的老人了,以后类似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

    管家躬身点头。

    送走了管家后,林秋关上了窗户。

    她回到了床榻上,熄灭了灯火。

    光消失了,夜彻底安静了下来。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

    林秋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睡意。

    内心的揪扯,依然让她难以入眠。

    辗转反侧了好久,她翻身坐起来。

    沉默了片刻后,她再次下了床,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

    窗外,夜色安静,明月依旧!

    远方的西市,那里灯火依然通明。

    冷冷的风中,有淡淡的酒香传来。

    这酒香,在这寒冷的夜晚中,是如此的醇厚。

    她想了想,转身回屋披了一件外套,出门而去。

    ……

    长安西市。

    驻足良久的杨青,终于回过了神。

    他看着已经阑珊的街道,街道上匆匆而行回家的男女老幼,还有那远处那刚刚才开始热闹的青楼。

    他转过头,看着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阿贵。

    “走吧,长夜漫漫,喝点酒!”

    杨青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夜里,如果能有一锅滚烫的羊杂,还有一杯烈酒,再多的烦恼都会消失的。

    此时,夜色已深。

    整个西市,除了青楼,其他商铺绝大部分都已经歇业了。

    主仆二人走在渐渐无人的街道上。

    夜色阑珊,寒风吹拂。

    有落叶被风扫起,滚落到街边的角落里。

    有流浪的野狗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走了好久,杨青终于看到了前方一个灯火亮着的小酒馆,挂着酒字的旗子在夜晚的寒风中轻轻抖动。

    如同夜色江湖上的亮着渔火的一叶扁舟,寒冬夜色中依然营业的小酒馆,给了杨青这种异乡旅人难得的温暖。

    “大人,有个酒馆!”

    阿贵搓着手,开心的指着那处提醒道。

    “走!”

    杨青也笑了出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羊杂汤!”

    ……

    外面的天气,寒风呼啸。

    小酒馆中,小火炉依然烧着。

    不大的小酒馆中,摆放着三张柳木桌子。

    微胖的老板,留着两撇性感的小胡子。他的脸红扑扑的,满是可爱的笑容。他系着满是油渍的围裙,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羊杂火锅送了上来。

    “客官您慢用!”

    老板端着托盘送上了一壶烧刀子后,笑呵呵的退去了。

    阿贵拿起勺子,舀了两碗热汤,给杨青放到了面前。

    杨青端起瓷碗,吹了吹后,喝了一口。

    顿时,羊杂汤的热辣香醇进入身体中,身周的寒意,一扫而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