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623章

    第1623章

    突然,他嗤笑了一声,“因为现在,你的身边有人了,那个柏雨来吗?”

    当这个名字从他的口中一说出来,秦涟漪的脸色随即一变,之前电话中,她只说了柏雨来的名字,并没有说姓。

    但是现在,白廷信却是连名带姓的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调查过?”

    “是又怎么样,你呢?有多爱他呢?就像当年对我的感情一样吗?”他道,口中有着一种被压抑的挣扎和嫉妒。

    “这不关你的事。”秦涟漪道。

    他的脸色在灯光下,似乎又暗沉了几分,“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前女友,我关心一下,不为过吧。”

    “你也说了,是前女友,如果白先生你真的要关心的话,不如多关心一下你的现任女友。”秦涟漪道。

    白廷信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道,“你恨过我吗?”

    她楞了一下,一时之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有此一问。

    “恨过吗?恨我当年再你最困难的时候,抛弃了你,选择了和你分手,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一步一步地逼近着她。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开,只是她每退一步,他便更逼近一步。

    一直到她的后背抵上了墙壁,退无可退。

    而他的双手撑在了她身体两侧的墙面上,两人的距离极近,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但是两人的身体,却无一处真正的碰触。

    “恨吗?”他的声音继续在喃喃的响着,“恨我在你痛苦的时候,却拥着另一个女人,恨我在你为生活辛苦的时候,却独享着富贵荣华的生活,恨我当初对你许下的种种承诺,却没有一个实现!”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就像是非要她说出答案似的。

    秦涟漪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容颜,这个男人,此刻头发上,还沾着蛋清和蛋黄,那是之前帮她挡住的。

    否则的话,这些就该是砸在她的身上了。

    只是这些,却无损他的这份俊美,五年的时间,让他原本脸上的那份阴柔的中性感觉褪去一些,变得更偏向男人味一些了,也更成熟内敛。

    就像此刻,她盯着他这双漂亮的眼睛,但是却看不清他眼底的那一片深沉。

    “我不恨你。”秦涟漪缓缓地开口道,“白廷信,你是我爱过的人,在当年,我最痛苦的时候,你也不见得没有痛苦,那时候,你四面楚歌,如果你选择了我,那么也许白家的一切,就此和你无缘,你只能选择成为一个普通平凡的人了。”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份错愕,似乎没想到,他都这样说了,但是她却依然还可以给出他这样的回答。

    “不恨吗?”他喃喃着,这三个字,几乎就像是从喉咙中发颤地挤出来似的。

    “不恨,也不想恨。”她道,“恨是一种很伤人的感情,当年和你相爱,真的很美好,我不想为这份美好加上恨,你只是在爱情和事业上,选择了事业,选择了你想过的人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