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118章 你二叔是谁?

    “叶医生你好!”

    许楠深呼吸一下,略微缓了缓后看向叶凌峰:“谢谢叶医生专门跑一趟!”

    “但我这身子我自己清楚,帝都大部分专家都会诊过了,都表示无能为力,我已经认命了,就别劳烦叶医生了。”

    话说得很委婉,自然是为了给秦语嫣面子。

    她的想法跟那几名白大褂一样,连三甲医院的顶级专家都无能无力,叶凌峰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医生能有什么办法!“许姨,叶医生他…”秦语嫣自然知道许楠的意思,开口补充。

    “小嫣,我…我知道你是好意,但…但真的不用劳烦叶医生了…”许楠艰难的抬手摆了摆。

    呼哧!呼哧!呼哧!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起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病人的眼珠便不断翻白,脸色慢慢转成了乌紫色,浑身微微颤抖,神智也逐渐模糊起来。

    “许姨,你怎么了?”

    秦语嫣当即喊了出来。

    “医生,我爱人她这是怎么了?

    你快想想办法!”

    之前打电话那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

    “我…我也不知道…”那名白大褂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随后赶紧掏出听诊器:“我…我先给她听听心脏情况。”

    “等你听好,病人恐怕早已没气了。”

    叶凌峰淡淡开口。

    他自然知道许楠这是病发了,如果不及时救助,用不了多少时间,心脏就会停止跳动,到时候神仙难救。

    “叶医生,那你有办法吗?”

    秦语嫣略显焦急的开口问道。

    “嗯!”

    叶凌峰一边点头一边从身上掏出了银针。

    “你什么意思?

    都这种时候了,你不会想着给病人针灸吧?”

    那名白大褂医生大声喊道:“你这简直就是在谋财害命!”

    说完后,看向许楠的老公大声道:“刘主任,不能让他胡来,如果出了问题,我们医院可不负责…”“你给我闭嘴!”

    秦语嫣怒声打断了他,接着看向中年人沉声道。

    “刘主任,许姨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让叶医生出手给她治疗,不管出任何事,一切后果我秦语嫣承担!”

    其实,她压根就不知道叶凌峰的医术如何,在此之前也没见过他给病人治病。

    她敢说这样的话,完全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情。

    当然,其中也包含一份她对叶凌峰的信任!“这位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帮凶!”

    白大褂显然不认识秦语嫣,大声回应道。

    “如果病人出问题,你想不负责任都不行,病人的身份尊贵,你拿什么来承担后果,你…”“你如果再啰嗦一句,明天就不用来这里上班了!”

    秦语嫣厉声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再次看向中年男子:“刘主任,许姨快不行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呼!刘启明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后,艰难的点了点头。

    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任何选择,不让叶凌峰试试,那就只能看着自己老婆一命呜呼。

    “叶医生,有劳了!”

    秦语嫣随后看向叶凌峰郑重的说道。

    “嗯!”

    叶凌峰微微点头后,手捻银针朝许楠的心口处扎去。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老者声音在门口响起。

    随后便见一行人快步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老一青两名男子。

    其中那名青年男子是叶凌峰认识的人,正是柳家二少爷,柳承翊。

    刚才说话的人是那名老者,七十岁左右的年龄,满头银发,精神矍铄,中气十足。

    “翊少?”

    看到柳承翊后,秦语嫣略微一愣,她没想到会这么巧。

    “语嫣,你也在啊?”

    柳承翊说话的同时扫了一眼秦语嫣和叶凌峰两人,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怒意。

    “小子,你在干什么?

    你是想害死病人吗?”

    此时那名老者已经来到床边。

    扫了一眼叶凌峰后,眉头紧皱:“病人都这个样了,你一个乳臭未乾小子敢在这胡搞,你胆子还真不小!”

    一边说话,一边给许楠检查起来。

    “翊少,这位专家是?”

    此时,那名刘姓主任看向了柳承翊。

    “刘主任,这位是钱老,他是御医团的专家,是国内心脏领域的第一块金字招牌。”

    柳承翊回应道。

    “原来是御医团的专家!”

    刘姓主任眼神中闪过一抹激动之色,接着转向老者:“有劳钱老了!”

    “没事!”

    钱姓老者微微摇头,随后从身后一名助理手里接过银针。

    “钱老您好,我是这家医院心脏科主任,我姓王,您…”听到对方竟然是御医团的专家后,之前那名白大褂顿时来了精神。

    “马上让开,病人的情况很紧急,我要马上给她施针,再晚就来不及了。”

    钱姓老者扫了他一眼后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跟自己的助手挥了挥手:“还愣着干什么,先帮我按住病人,别让她乱动。”

    “收到!”

    两名助手点头后赶紧忙活起来。

    待两人一头一尾将病人按住后,钱姓老者开始在病人心房附近开始施针。

    “我二叔和堂弟的事是你做的?”

    与此同时,柳承翊眼神冰冷的看向叶凌峰。

    “嗯?”

    听到他这话,一旁的秦语嫣略微一愣,看向柳承翊:“翊少,你二叔和堂弟什么事?”

    “你问他!”

    柳承翊冷声回应。

    “你二叔是谁?

    我认识吗?”

    叶凌峰扫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小子,你以为你把那件事往龙堂身上一推,就想让自己从这事中脱离出来?”

    柳承翊冷哼一声:“你想得太幼稚了!”

    “哟!听你这意思,你柳家是想打击报复?”

    叶凌峰淡淡一笑。

    “我奉劝你一句,有些事不是你能管得了的!”

    柳承翊顿了顿后回应道。

    “不想让你身边人受到牵连,最好让龙堂把我二叔放了,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是吗?”

    叶凌峰眼神微微一眯,一股冷意从身上弥漫开来。

    “那我也给你一个劝告,有什么事尽管冲我来!”

    “如果敢动我身边的人,那就要看你柳家有没有做好从帝都除名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