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十九章 古人诚不我欺

    突然,整个东荒流传了一个传言。紫山钟鸣,疑是当年无始大帝的极道帝兵。

    无始大帝的传承就在紫山之中。这一传言一夜之间天下皆知。

    原来,当初林宇在救姜神王之时,和叶凡两人合力布置了一个源阵,并且用夺天秘术中的凝源术激活此阵。

    此阵的作用,自然是凝聚天地间的生命源气,补充阵中之人,然而别忘了,那里是紫山之中。

    随着此阵不断运转,惊动了越来越多的古族,使得紫山暴动,作为镇压紫山的无始钟,短暂复苏镇压了动乱,却也引起天下震动,之后林宇和叶凡推波助澜,使得事情越演越烈,终于让那些圣地和荒古世家坐不住了。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无始大帝,他是荒古时代最后一位人族大帝,人族最强大帝之一。

    威慑万族,镇压七大生命禁区,歼灭域外神灵,横扫六合八荒,天上地下无敌,古今皆惧,是大帝古皇中最为强势的存在。

    他横扫一切,什么黑暗动乱,什么无上存在,胆敢有出世者,全部镇杀!

    无始大帝的确是雄姿盖世,惟我独尊,提起别的大帝,人们也许会发现他们经历过血战,有过大敌,生命也曾受到过威胁。

    唯独无始大帝,一生无敌。无论遭遇谁,都是强势镇压。

    这样一位人族大帝,竟然没有传承下任何道统,这不得不说是人族的损失,很多人扼腕叹息,恨不能得到一丝一毫的传承,那也能受用无穷。

    如今,紫山竟然疑似出现了无始大帝的传承,怎么不让人疯狂?

    东荒的几大圣地和荒古世家,联合中州的两大皇朝,准备攻打紫山。

    无数圣地的圣子圣女,都聚集在东荒北域。一直以荒凉著称的北域,如今竟然繁华无比。

    始作俑者,林宇和叶凡,此时也都在北域,两人都为自己接下来的修炼资源而苦恼。

    最终,他们只能想到赌石这一条路。以他们的源术造诣,赢得一些源应该不难。

    林宇和叶凡准备坑人了,却不想太轰动,造成轰动可不是可持续路线,去那些不受关注的小石坊,是他们的选择。

    “今天开始让别人脸绿。”

    林宇下定决心,叶凡紧随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小石坊。

    征途从这里开始。

    于是,这个小石坊出现了两个奇怪的年轻人,他们不停的购买一些,被很多人判定不会出源的源石,还时不时嘲讽那些放弃的人有眼无珠。

    一时间,两个青年引起了公愤。

    “这两个小年轻,不知道天高地厚吗?”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是公然挑衅我们所有人。”

    “以为自己是源天师吗。竟然口出狂言。”

    人们义愤填膺,纷纷对林宇和叶凡指指点点,大声指责。

    “看来各位是不服气,可敢和我们兄弟赌一场?”林宇一脸嚣张,叫嚣道。

    “诸位可敢赌否?”叶凡大声喝道。

    两人气势如虹,当真镇住了许多人,却偏偏有不信邪的。

    只见一个青年越众而出,嘴角带着一抹不屑,轻蔑的对林宇和叶凡说道“哪个山野走出的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你们所选之石,无不是公认的废石,还当做宝贝,大肆叫嚣。”

    林宇撇了他一眼,龇牙一笑“这么说,你愿意和咱们哥俩赌一赌了?”

    “稳胜的赌局,本公子自然乐意别人给我送源。”那个青年十分淡定,仿佛稳操胜券。

    林宇和叶凡对视了一眼,都心领神会。叶凡从他们买的那些源石里挑了一颗,这是一颗公认的“白里红”废石。

    “我出十斤源,赌这块源石中有源。”林宇大声说道。

    青年轻蔑一笑“土鳖,也只有这些积蓄了吧,那本公子就却之不恭了。我出十斤源赌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白里红,绝对是一块废石,那两个小子绝对要输。”

    “对,那可是无数前辈的经验,岂会有错?”

    周围的人们,纷纷议论。在这种小石坊里,偶尔有些赌局,也是难得的热闹了。

    叶凡大笑“让你们见识见识,咱们哥俩的厉害。”

    说着,他手起刀落,那块白里红源石从中间被切开。

    一瞬间,叶凡呆若木鸡,嘴里喃喃“不可能,怎么可能没有呢?”

    林宇伸手将两半源石一扒拉,确实是一块正儿八经的普通石头。

    两人脸色惨白。

    见此,那个青年哈哈大笑,从林宇手中夺过战利品,那十斤源。

    “白里带红,其中无源。古人诚不我欺。”

    “我不相信,我要和你再赌一场。”林宇突然大叫。

    青年一乐,颇为得意的道“愿意奉陪,不知道你们兄弟还有没有源?”

    林宇和叶凡对视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拿出了一百斤源。

    “我们赌一百斤源,就赌这块鬼脸源石里面有源。”

    周围的人们以为他们赌红了眼,在这种小石坊,一百斤源的赌局已经很大了。有善意的劝说道。

    “鬼抓破脸,源气必散。你们必输,不要再赌了吧。”

    那青年却一摆手,说道“既然已经立下了赌局,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与你们赌了。”

    “好,我们兄弟不信邪,接下了。”林宇似乎真的红了眼,有些急躁。

    叶凡再次手起刀落,鬼脸源石一分为二。

    “不可能?怎么还是没有?”林宇和叶凡大叫,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那青年却不理会两人的心情,从林宇手中取过了装着一百斤源的袋子。

    “哈哈,古人经验是不会有错的,谢谢你们兄弟两个再次送给我一百斤源。古人诚不我欺啊。”

    “我就不信我会一直输。”

    林宇有些疯狂,取出了一个袋子,打开袋口,疯狂的生命精气从中涌出。

    “我赌一万斤源,赌这块松纹石里面有源。”

    哗……人们哗然了,一万斤源,有些修士,穷其一生,也不见得见过这么多源。

    这是一个很能打动人的数字,甚至能令人发狂。

    “这两个青年,必定是某个大教的重要弟子。”

    “是啊,我们可能得罪不起。可是一万斤源却始终诱人。”

    “这一次绝不能让那个青年独占好处。”

    “对,我们一起下注。”

    场面很是热切,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

    被周围热切的眼睛盯着,那个青年浑身一冷,急忙说道“各位听我说,一万斤源的赌注,凭我个人是不可能拿得出来的,不如我们所有人一起集齐一万斤源,来参加这一场豪赌。”

    “这个提议甚合我意。”人们纷纷赞同。

    “好,我们接受。”林宇和叶凡急忙同意,两人对视一眼,嘴角笑容一闪而逝。

    这一次,叶凡下刀谨慎了许多。

    第一刀下去,厚厚的石皮被切下了一大块,没有任何出源的迹象。

    那个青年大喜,仿佛已经胜券在握,不停地感叹“古人诚不我欺。”

    “哈哈,想不到遇到两个嫩头青,几场赌石下来,本公子赚了个盆满钵满。”

    叶凡仿佛很是小心,再次切了一刀。依旧是厚厚的石皮。

    “哈哈哈,我跟着这位公子,沾光不少,我刚才可是下了数十斤的源。”

    “老夫下的多一点,有一百多斤源。”

    人们似乎已经赢了。纷纷在炫耀自己所下的赌注。

    叶凡眼中闪过狡黠之色,手中的刀调整位置,一刀切下,有一道霞光闪现。

    “什么?竟然出源了,这不可能。”人们全部大惊,刚才的兴奋一扫而空。

    “古人欺我矣。”那个青年见到叶凡亲手切出的一块两斤重的源,呆若木鸡,失声喃呢。

    一万斤源的赌局,竟然由两斤源儿结束,林宇和叶凡收刮战利品,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