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488章 棺中产子

    杨飞等人的目光,瞬间变亮了不少。

    云飞将军的后人?

    这至少可以说明两件事。

    一是关于云飞将军的传言,有可能是真的。

    二是有后人在,就算被当地人发现,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回迁祖坟。

    女子微微一笑:“你们叫我云柔好了。”

    杨飞道:“幸会,云柔小姐。”

    云柔道:“关于我先祖云飞将军的故事,我们家族是口耳相传的,只是我们都这一族人,一直都以农耕为事,这么多年以来,也没有人前往国外寻祖扫墓。”

    杨飞道:“这么说来,云飞将军的墓葬是真实存在的?”

    云柔道:“是的。这在我们的族谱里都有记载。”

    杨飞道:“有没有注明葬在何处?”

    云柔道:“那倒没有,只说上厚赐,埋骨交趾之地。”

    傅恒笑道:“重点来了,厚赐!”

    李毅道:“秦汉之季,都重丧葬,所以秦汉墓葬,最受发丘将的喜爱。秦朝太短,墓葬有限,百汉墓繁多,却十室九空。”

    杨飞道:“那就干了!”

    李毅道:“这样,杨飞,你是亚洲首富,以你的名义,到云飞墓所在地云投资,将那片土地全部征下来。然后围档开发。至于找到墓之后,还要不要继续开发,你自己决定,无利可图的话,撤退就是。”

    杨飞道:“好的。”

    李毅道:“你名头大,投资也大,越南现在也在学我们搞改开,吸引外资,肯定会欢迎你。”

    傅颖笑道:“就怕他们说墓地是风景名胜区,或是文物保护单位?”

    杨飞道:“这个很容易解决。我可以说,墓地不动,还帮他们建成旅游景点,建成一个公园。反正我们要的是下面,他们要的是上面。”

    大家都笑了。

    李毅道:“这一点倒是不需要担心。因为还很少有人知道那里有座云飞墓。”

    他微一沉吟,继续安排道:“傅老,寻龙点穴的事,就只能你来做了。”

    傅恒道:“我已经二十年不碰这个行当了。”

    杨飞心想,原来傅恒以前也是做这一行的?

    李毅道:“我知道,但你是最有名的考古专家啊!”

    傅恒道:“李先生,不必给我留面子。我以前的确是做过那种事。”

    李毅道:“傅恒是南派仅存的耆老啊!有你出马,我相信手到擒来。”

    傅恒沉吟不决。

    杨飞问道:“傅老,你有什么隐情不成?”

    傅颖道:“我知道。我爸因为一件事,所以才收山的。至今为止,他都不敢再从事那个行当了。”

    杨飞问道:“发生过什么事?”

    傅颖道:“我爸以前的确是南派的大佬,因为技艺精湛,手段高超,所以被国家招安了。”

    杨飞笑道:“原来如此。那也没有什么啊!我们要做的,跟傅老现在的价值观并不冲突。我们发的是外国的墓,迎请的是我国古代的英雄人物!这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呢!”

    傅颖道:“我爸之所以收山,并不是因为被招安,而是因为一件事情。有一年,他寻到了一个古墓,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

    傅恒轻咳一声:“不要说了。”

    杨飞听得正入神,笑道:“傅老,过去那么多年的事了,你还耿耿于怀吗?”

    傅恒道:“哎,我只是不敢相信,世间竟然真的有这等奇事!”

    他这么一说,杨飞等人更加好奇了:“小颖,你说!有什么后果,我替你承担!”

    傅颖嫣然一笑:“爸,你就让我说出来呗!这件事,一直藏在我心里,你也不许我说,我心里憋得可难受了!”

    傅恒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说,你说!”

    杨飞笑道:“就当讲个故事了呗!”

    傅颖道:“那天晚上,我爸和他的朋友,钻进了事先挖好的盗洞,深入墓穴底部。”

    杨飞不由得看了傅恒一眼,心想好家伙,你果然是做这个发的家啊!

    傅颖道:“我爸的技术,真不是盖的,他点的穴,挖的洞,正好直达墓穴的正室上方。”

    杨飞问道:“那是一个什么墓?”

    傅颖道:“是一座唐墓,建制规模很大,是皇室宗亲之墓。”

    杨飞道:“乖乖不得了,傅老又发大财了。”

    傅恒道:“发了个屁的财!晦气!”

    傅颖抿嘴一笑,说道:“那个墓,早就被人盗过一次了。”

    杨飞道:“空墓啊?傅老这是自责看走了眼,所以收山不做了吗?”

    傅恒摇了摇头。

    傅颖道:“你听我说下去就知道了。”

    杨飞做了个请的手势:“你说。”

    傅颖道:“我爸他们下到了墓底,看到棺椁凌乱,散落一地,就知道来迟了,墓已经空了。但奇怪的是,我爸他们并没有发现其它的盗洞。”

    杨飞道:“那岂不奇怪?以前的盗墓贼,怎么进去的呢?”

    傅颖道:“这也正是我爸惊奇之处。他本来想退出来的,但为了弄清楚这个谜团,就留下来考察了一番,结果发现盗走这墓的人,居然是建墓者!”

    杨飞道:“建墓者?”

    傅颖道:“当然不是皇室,而是参与了建墓的工人。”

    杨飞道:“这可是大忌。”

    傅颖道:“所以古代建大墓,都会将工人关死在墓室里面,不让他们活下去。但这个墓的工人,显然没有被活埋。”

    杨飞道:“傅老怎么知道,盗墓人就是建墓者?”

    傅颖道:“这个很容易猜到,因为他们是通过墓门进去的。那个时代的墓门,都是只能出,不能进,断了后路的。除了建墓者在建墓之时动过了手脚,谁还能打开这个门?”

    杨飞道:“有道理。”

    傅颖道:“但让我爸爸金盆洗手的,还不是这个原因。而是他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

    杨飞问道:“什么事?”

    傅颖道:“棺里的尸骨是个年轻的女性,而且只有一具棺椁。可是,里面却有两具尸体。”

    杨飞道:“合葬吗?”

    傅颖道:“不是。合葬的话,馆材怎么大得多。而且另一具尸体,分明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阿宝脱口说道:“棺中产子?”

    众皆动容!

    杨飞道:“还真有棺中产子这样的奇事?人都死了,真的还能生出孩子吗?这科学吗?”

    傅颖道:“这就是奇事了。还有更奇的!”

    杨飞道:“更奇的?快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