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173章 毒长老和三大蛊王

    数百只毒鸦,铺天盖地一般,照着陆山河等人飞涌而来!

    “让我来!!”

    童欢抽出一根短笛,放在嘴边,吹出一段旋律有些奇怪的曲子。

    曲声尖锐,节奏听起来却非常的磅礴。

    刚刚往前疾冲的毒鸦群,突然停止冲刺,在上空来回盘旋。

    陆山河通过透视,看穿一扇仓门,直接冲过去把门踹开,拿出一个火焰喷射器。

    呼呼呼呼!

    熊熊烈火喷向空中,毒鸦群被瞬间点燃!

    数百只毒鸦挣扎乱飞,“呀呀”狂叫,接连不断的坠落,仿佛天降火雨!

    “小妹妹,有两下子!”

    张烈拍着童欢的肩膀,笑道。

    童欢道“这些毒鸦,是将毒虫注入乌鸦的血液,导致乌鸦变异,而制造出来的,我刚才吹的曲子,是我们蛊医门,专门针对蛊虫所谱的曲子,能够刺激蛊虫的神经,让它们变得萎靡,这样一来,那些毒鸦失去了蛊虫的控制,变得正常了一些,也就没那么强的攻击型了。”

    “原来如此。”陆山河道“回头能不能把曲谱写一下,大伙全都学学?”

    “没问题!那这样一来,你们是不是得叫我师父了?”童欢俏皮地笑道。

    “就你心眼儿多!”

    陆山河也对着她肩膀轻轻拍了两下。

    “既然这些毒鸦与蛊虫有关,那一定就是毒蛊门的鲁多萨放出来的了!”张烈说道。

    陆山河点点头,其实他已经通过透视,看穿了刚才有毒鸦飞出的房间。

    房间当中,一名黄皮肤的男子,刚刚打开窗户,准备跳窗逃走。

    砰!!

    陆山河立即冲进了房间,一枪打在那人的腿上,那名男子直接从窗户上跌落下来。

    “就是他!他就是毒蛊门的叛徒鲁多萨!”

    其他人也跟了进来,童欢一眼就认出这名男子的身份。

    鲁多萨神色微微一滞,道“难道你是蛊医门的传人?”

    “对!”童欢道“我爷爷就是蛊医门的掌门!”

    鲁多萨脸上挂起苦笑,“原来是童老先生的后人,难怪有办法对付我的毒鸦。”

    童欢道“今天我要清理门户!”

    “好!”鲁多萨脸上并没有恐惧,反而流露出一丝释然的表情,“当年我为了一时的利益,出卖了蛊医门,以为可以从此在毒蛊门身居高位,没想到,见我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直接把我当成一条狗来使唤!而且……还拿我的身体试蛊!”

    说话间,他猛然扯开自己的上衣!

    “大家小心!”

    童欢担心对方身上藏着什么杀招,立刻提醒。

    其他人各自后退两步。

    陆山河没有后退,因为他已经通过透视,看穿了对方那残破的身躯。

    鲁多萨扯掉上衣,那一身烂肉呈现在众人眼前。

    “也难怪,人家怎么可能重用你这种卖主求荣的货色。”陆山河说道。

    鲁多萨道“你们真正要对付的是毒蛊门吧?当年老掌门待我不薄,我却出卖了蛊医门,现在毒蛊门把我害成这样,我更不介意出卖他们!我可以把我所掌握的关于毒蛊门的情报,全都告诉你们!”

    “毒蛊门的掌门毒长老,手底下有三大蛊王,分别是天蛊王、地蛊王、人蛊王!”

    “而我,是天蛊王的手下,天蛊王最擅长通过蛊毒来控制飞禽,刚才那些毒鸦,就全是他的杰作!”

    “至于地蛊王和人蛊王,我并没有见过,也不清楚他们具体的用蛊方式。”

    “还有毒长老,我更不了解,只是听说,他在蛊术领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毒蛊门已经加入了暗法联盟,为他们在非洲一带做事,目前这边三个战乱最严重的地方x国、xx国、xxx国,都有毒蛊门的分部,由三大蛊王统领。”

    “其中地蛊王在x国,天蛊王在xx国,人蛊王在xxx国。”

    这里便是xx国,那么在这边分部坐镇的,就是天蛊王了。

    陆山河问道“毒长老在什么地方?”

    “不清楚。”鲁多萨道“人蛊王是三大蛊王之首,毒长老的命令,都是直接下达给他,他再传达给天蛊王和地蛊王,如果你们要找毒长老,就要先控制住人蛊王,三大蛊王与各地的叛军来往密切,你们可以通过叛军的首领找到他们。”

    陆山河道“天蛊王在xx国,有什么计划?”

    鲁多萨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我只管按他命令行事,但他已经把我当成一条狗,不会给我下达太重要的指令。我所知道的,已经全都说了,给我个痛快吧!”

    陆山河把手枪递给了童欢,“你来吧。”

    一声枪响,结束了鲁多萨罪恶的一生。

    养殖场当中的敌人全被消灭,里面养殖的动物,就是那些毒鸦,也全都被火烧着了。

    陆山河又用喷火器,把鲁多萨饲养的蛊虫全部烧成了灰。

    “我宣布!这次行动大获全胜!”陆山河道。

    “我可是占很大功劳!”林小冰道。

    “我觉得童欢功劳最大。”贝拉接过话来的。

    “谁说的?要不是我帮忙解决了瞭望台的两个人,你们谁都没办法潜入!”

    “你解决的?”

    “当然了,是我和魔王一块开枪,同时射杀的他们!”

    魔王是陆山河的代号。

    林小冰为了往自己脸上贴金,谎称自己也有出手。

    “噗嗤!”贝拉直接被逗笑了,“你是不是忘了,咱们身上的便携对讲机一直开着,都能听到其他人的说话声,你当时明明在弯腰撅p股,给魔王当枪架来着!”

    “你……”林小冰脸上红得发紫,尴尬的不知所措。

    陆山河道“大洋马,你就别逗她了,开枪需要枪架,放炮需要炮架,小冰姐,你的功劳不可或缺。”

    得到陆山河的夸赞,林小冰心里舒服了一些,就是觉得他这话听着有点儿怪。

    看着别人都有功劳,就自己什么都没做,江月蓝挺郁闷的。

    “月蓝,你也有功劳,多亏了你喊一二三,我和小冰姐才能合作默契地狙杀岗哨。”

    听陆山河这么一夸,江月蓝也心理平衡了,紧忙点点头,“嗯嗯!多亏了我数学学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