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038章 暴利的生意!陷阱!

    “你不要污蔑我!”楚含笑呵斥一句,紧忙冲着顾姗姗解释

    “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自己被流氓吓成那样,却来污蔑我!他才是真的卑鄙无耻!”

    陆山河看向顾姗姗,“你相信谁?”

    顾姗姗知道楚含笑对她不怀好意,而且以她对陆山河的了解,绝对更加相信陆山河。

    “当然相信你!”顾姗姗道。

    楚含笑脸色骤变,恶狠狠地瞪向陆山河,“真是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你光凭耍嘴皮子欺骗姗姗,算什么男人?有本事,你就拿出证据!”

    “证据很容易找,把刚才那些流氓叫回来,跟他们当面问问,不就知道了?”陆山河一脸轻松地说。

    楚含笑不屑的冷笑,“他们已经被我打跑了!怎么可能还回来?”

    陆山河笑了笑,“他们会回来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

    黄毛等人,又全都跑回来了!

    楚含笑心中一突,暗道糟糕!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还想让我再修理你们一顿?”楚含笑呵斥道。

    “不是的!”黄毛道“是我的手机丢了,可能是刚才打架的时候掉地上了,你们……有没有看到啊?”

    “是这个吗?”陆山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晃了晃说道。

    “对!就是这个!”黄毛道。

    楚含笑心里咯噔一下!

    这下明白了,是陆山河摸走了对方的手机,黄毛发现手机丢了之后,一定会返回来找!

    他这是……这是故意的!

    陆山河看向黄毛,“这个人,给了你们多少钱让你们帮他演戏?”

    黄毛神色一紧,因为被拆穿,心里紧张了一下,不由得看了楚含笑一眼。

    反应过来之后,他又一脸凶相的瞪向陆山河,“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马上把手机给我!别没事找事!”

    “不说是吧,那我只能逼着你们说了。”

    陆山河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双目之中闪过凛冽的寒光。

    嘎嘣!!

    毫无征兆的,陆山河会直接窜到了黄毛近前,抓住对方的手腕,直接拆了对方的关节。

    “嗷嚎!!”

    黄毛发出阵阵惨叫。

    其他人流氓一同冲了过来。

    随着惨叫声响起,这些流氓纷纷胳膊腿脱臼,倒在地上。

    楚含笑心里咯噔一下……

    这……这小子怎么这么能打!?

    陆山河看向黄毛,“现在可以招了吗?”

    “我招!我招!”

    黄毛彻底被吓怂了,直接指向楚含笑,“是他!是他给了我们两万块钱,让我们来扎坏了这辆车的轮胎,让我们调戏这位女士!然后他再出来,让我们配合他英雄救美的!”

    “楚含笑!原来这都是你的诡计!”顾姗姗怒声说道。

    楚含笑被拆穿了嘴脸,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仿佛有无形的巴掌啪啪作响。

    “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楚含笑实在没脸待下去了,丢下一句狠话就要离开。

    “站住!”陆山河道“我的车胎全坏了,你不打算赔偿了吗?”

    “你……”楚含笑咬牙瞪眼,但他不敢反驳。

    刚才陆山河收拾这些流氓时候的身手,已经把他吓到了。

    “好!你想要多少钱!?”楚含笑咬牙说道。

    陆山河道“不要钱!你毁了我的四个轮胎,我就直接打断你的四肢好了。”

    “不要!不要啊!”

    楚含笑慌了,“我愿意双倍赔偿!不不不……五倍赔偿!”

    陆山河充耳不闻,就要出手的时候,顾姗姗把他拦住了。

    “放过他这一次吧……这个人背景太深,我怕他记仇的话,会对我堂弟不利……”

    顾姗姗知道陆山河天不怕地不怕,不管对方背景多深,惹他不高兴了,他会直接连对方的背景都给铲平了。

    所以她只能拿出她那与楚含笑走的很近的堂弟说事儿。

    “好!”陆山河停下来,“十倍赔偿!”

    “十倍就十倍!”

    好汉不吃眼前亏,楚含笑也只能咬着牙答应了。

    收到赔偿转账之后,陆山河放走了楚含笑。

    他也把黄毛的手机还给对方,给这些流氓脱臼的四肢接上,全都踹跑了。

    陆山河打电话叫了修车的,准备换四个新轮胎。

    在等待修车的时候,陆山河说道“楚含笑能找到这里,说明他了解你的行程,应该是你身边有人把你的行程透露给他的。”

    顾姗姗点点头,“一定是我堂弟!他一直和楚含笑走的很近,也一直在我面前说楚含笑的好话,我不只是一次跟他讲楚含笑居心叵测,他就是不信!真是不让人省心!”

    陆山河笑道“你觉得……他是真的不信?还是故意不相信?”

    顾姗姗神色一滞,“你是说……子墨和楚含笑是一伙的?”

    陆山河道“有这个可能,你以后防着他点儿,要是担心他对你使坏,可以去我那里住。”

    “去你那住?”顾姗姗脸上有些烫,她捂着脸颊,低头浅笑,“这……咱们刚开始好,就要同居,是不是有点儿……快呀……”

    我滴个擦擦!

    谁说要跟你好了?谁说要跟你同居了?

    你这女人,怎么思想这么龌龊!

    我这么纯洁的男人,竟然被你误会成这样?

    陆山河心里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

    他干咳两声,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住处很大的,有很多房间。”

    “额……不好意思。”顾姗姗尴尬的笑了笑,紧忙转移话题,“陆先生,你对电子网络这个产业,有什么看法吗?”

    陆山河道“这个产业发展很快,如果能从技术上有全信的突破,一定非常的暴利。怎么,你想往这方面发展吗?”

    “没有。”顾姗姗道“不过……最近顾子墨代表家族对外谈成的,都是电子网络方面的业务,而且这个业务很特殊,是一种全能的网络系统,比目前的网络,先进的多!”

    “我爷爷也非常看好这个产业,想把家族的传统业务转型到这个全能网络系统上面。”

    “全能的网络系统?”陆山河微微皱眉,“你之前说,你堂弟之所以能谈成那些业务,是楚含笑帮他,这么说,这个全能网络系统,是楚含笑介绍给他的?”

    “应该是吧!”顾姗姗脸色微变,“陆先生,你是不是怀疑,楚含笑可能通过这个网络系统,来对我们顾家使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