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872章 诡异的纹身

    啪擦!啪啦啦!

    杜利斯回到自己的办公据点,抄起椅子,就把办公室砸了个稀巴烂。

    这仍然难消他的胸中怒火!

    本来他就是个暴脾气,今天陆山河坑的他十分窝囊,气的他肺都快炸了。

    这时候,沙彼敲门而入,他看得出杜利斯是因何生气。

    但眼下不是劝慰的时候,因为有重要客人过来拜访了。

    “三爷,法兰西赌神,加拉赫先生来了!”沙彼说道。

    杜利斯看了看房间的狼藉景象,压住火气说道“叫他们去会客室,我马上就过去!”

    平复一下情绪,杜利斯来到了会客室。

    见着他进屋,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那名中年人,并没有要起立的意思。

    “加拉赫先生,你来了!”杜利斯冲着中年人说道。

    法兰西赌神加拉赫,是欧洲赫赫有名的赌术至尊。

    很多赌场为了防着有赌博高手去破坏生意,都喜欢拉拢他做赌场特聘顾问。

    单单被他技术入股的赌场,就超过三十家之多。

    当然这三十家可不是普通的赌场,而是赫赫有名的大型赌场。

    一般小的赌场,他是看不上眼的。

    这次杜利斯要请他过来,都花了上亿的费用!

    杜利斯继续道“东洪门与西洪门联合成立的赌场,要在下星期开业,计划不变,我要你在开业当天,把赌场赢到关门!”

    “看来,你跟白素素的仇恨不道。

    “哼!那骚娘们儿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位子!本来以我在西洪门的威望,早晚都能把她赶下台!这次她要与东洪门结盟,分明是要联合外人对付我!新赌场是他们结盟的基础,我一定要制止他们顺利开业!”

    “嗯!赢钱的事儿,包在我身上就行了,不过,白素素为了开张顺利,必然也会请赌术高手镇场的,你有没有查到,她会请谁呢?”

    “我的手下在洪门旗下的另一家赌场,见过一名赌术高手,那人故意让我手下赢了不少钱,对于世界知名的赌术高手,我基本都知道他们的长相,但我没见过那个人,应该不足为惧。”

    “嗯!”加拉赫道“只要不是澳城的千王之王黄大千,以及一个外号叫赌狂的神秘高手,其他赌徒,不管是谁,我不会让他们赢半局!”

    杜利斯点点头,“加拉赫先生,你能不能给我露两手,也让我心里有个底?”

    加拉赫将杜利斯刚刚放在桌上的扑克牌摊开,说道“抽出两张,亮出来。”

    杜利斯照办,抽出两张亮在桌面上,一张是黑桃k,一张是梅花9。

    “你选一张,扣在桌上。”加拉赫又道。

    杜利斯选择了黑桃k,将其扣在桌上。

    加拉赫则捡起梅花9,用两手的手心将牌合在中间。

    “注意了!”

    加拉赫话音刚落,突然双手震动起来。

    杜利斯突然感觉到,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气势,从加拉赫身上释放出来。

    加拉赫的手心合并处,有一阵青烟在袅袅上升!

    大概过去了五秒钟,加拉赫收回了气势,将刚才合在掌心的那张牌亮了出来!

    黑桃k!!

    刚才加拉赫手中的梅花9,变成了黑桃k!

    黑桃k……不是在这儿吗?

    杜利斯看向扣在桌面上的牌,并将其翻了过来!

    梅花9!

    黑桃k变成了梅花9!

    加拉赫把两张牌换掉了!

    加拉赫距离桌上这张牌少说也有三米远的距离,对方没有靠近,没有伸手,是如何把牌换掉的?

    这根本就不符合科学啊!

    “怎么做到的?”杜利斯惊声问道“传言你有特异功能,难道,特异功能真的存在!?”

    加拉赫把牌放下,笑道“怎么做到的,你就不用多问了,你只要相信,我能帮你赢就行了!”

    “好!那一切就拜托了!”

    杜利斯兴奋起来,同时眼中凶光一闪,心中暗忖白素素,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当地时间下午两点钟,陆山河随着白素素,来到白素素的别墅。

    白素素坐在沙发上,说道“你可真有一套,耍耍嘴皮子,就让杜利斯干掉了齐明志,也间接帮我解决了这个麻烦!”

    陆山河有些郁闷,对方说他耍嘴皮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夸他。

    白素素又道“听说你昨天动手打了我干儿子,也是扯了几句话,他就没敢动你,你的嘴上功夫很了得啊。”

    陆山河再次不爽,什么嘴上功夫?这是头脑灵活好不好?

    “留你在身边,我还真得小心一点儿,别哪天被你忽悠了。”白素素微微翻了他一眼,又道。

    “白姐,我怎么敢忽悠你呢?”陆山河笑道。

    怎么又叫白姐?

    算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

    白素素摇摇头,拉开茶几抽屉,拿出一盒烟,刚抽出一根,就捂着嘴咳嗽起来。

    “别抽了,我给你针灸治疗第一个疗程吧!”陆山河道。

    “好吧!在哪些地方针灸?”白素素问道。

    “上半身。”陆山河道。

    白素素虽然没接触过中医,但也听说过中医针灸的时候,是需要病人露出皮肤的。

    她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目光变冷,直勾勾的看着陆山河。

    过了会儿,她轻咬一下嘴唇,“等我先换衣服!到时候喊你上楼!”

    过了一会儿,陆山河被她喊到了楼上。

    白素素换上了一袭紫色的睡袍,腰带紧紧的系着,将身体勒出少女般的曲线。

    她手中握着一把又黑又亮的伯莱塔手枪,指着陆山河,“你要是敢对我有任何不轨的动作,我让你脑袋开花!”

    这娘们儿真够辣的!

    陆山河道“除了针灸,我不会做别的,你只要趴在沙发上就行了。”

    白素素又以警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把手放在了腰间的布带上面。

    随手一拉,布带松开,睡袍在她身上滑落了半截。

    陆山河原以为可以欣赏一下她白皙的后背,可他似乎忘了,白素素是一名江湖大佬!

    白素素的整个后背上,铺满了火红色的纹身!

    看起来是一只展翅的凤凰!

    可是陆山河却觉得这个纹身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