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708章 突然到访

    陆山河十分无语,苏雪蓉这哪里是求教训呢,分明是向他索取快乐呢!

    为了苏雪蓉母女的安全,陆山河暂时让她们在枫林阁入住。

    原以为快过年了,给自己放个假轻松一下,没想到又有麻烦上门,陆山河非常不爽。

    地点,津海市,一栋坐落在海边的恢弘庄园别墅。

    已经是后半夜,别墅里仍然灯火通明。

    “你说什么?万择被伤了命根子!还被对方抓起来了?”

    沙家的家主沙日渠,在得知自己的儿子沙万择办事不利,又被陆山河扣下之后,震惊不已。

    “是的。”手下道“金老打电话过来,是这么说的。”

    “万择的伤势严不严重?”

    “这个不清楚,听金老说,只怕会影响生育能力……”

    “他妈的!”沙日渠拍案而起,“那个陆山河,欺人太甚!”

    “暂时不要冲动!”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老者名叫沙雕,是沙日渠的父亲,也是上一任家主。

    当年沙家就是在他的领导下,一举控制了苏家的基业。

    “爸,您怎么还没休息?”沙日渠道。

    “我刚才听到你们的对话了。”沙雕说道“我相信,陆山河不敢把万择怎么样的,他扣下万择,不过是把万择当成跟咱们谈判的筹码罢了。”

    “就算是当成谈判的筹码,也是扫了咱们家族的面子啊,咱们决不能放过他!”沙日渠道。

    “当然不会放过他!”沙雕道“但是卓老提醒过我,这段时间,一定要以他的计划为重,千万不能节外生枝!陆山河说三天后过来,咱们就开门迎客好了!看他有什么要求,咱们再做打算!”

    “知道了,父亲。”

    “还有件事,隐龙的总指挥柳云飞,奉卓老的命令,明天要来咱们沙家布置任务,你要提前做好迎接的准备!”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柳云飞过来了。

    因为有密事要谈,沙家也没有铺张的招待。

    只是在一个雅间当中,上了一些酒菜。

    只有沙家的老爷子沙雕,以及当家人沙日渠两个人作陪。

    “沙老,我看你气色不大好。”柳云飞道。

    “可能是最近冷暖交替,还没特别适应气候吧!”沙雕笑道。

    其实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天人五衰的迹象,若是还不能得到百草蛹,或者陆山河炼制的百草聚蛹丹,只怕时日无多了。

    但现在为了能够攀附龙虎榜,他还不能表现出自己快不行的样子。

    “嗯,您年纪大了,还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的。”柳云飞道。

    “有劳柳长官惦记了,老爷子我这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的。”沙雕笑道。

    寒暄了一会儿,沙雕问道“柳长官,不知卓老有什么指示,竟然会麻烦你亲自过来。”

    柳云飞道“我义父(卓方圆)布置了一些计划,托我给你们带个话,事关机密,不能出文字说明,我口头讲一下,你们可要听仔细了!”

    沙雕和沙日渠父子俩互看一眼,纷纷神情凝重的点点头。

    接下来,柳云飞冲他们讲起了秘密的计划。

    具体是什么计划,除了他们三人,没有第四个人听到。

    “妙计!真是妙计呀!”听完他的讲述,沙日渠赞不绝口。

    沙雕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手下在外面喊话,“老爷子,家主,有人求见!”

    “放肆!”沙日渠冲着门口呵斥,“我不是说了,任何人来了,都不准打扰我们的吗!?”

    “可是……来的那个人自称陆山河!说你们一定会见他的!”

    “什么!?”

    沙雕和沙日渠同时惊呼出声,陆山河不是说三天后过来的吗?怎么第一天就过来了!?

    “陆山河!?他来这儿干什么!?”

    柳云飞脸色阴沉,怒视沙雕和沙日渠,“知不知道,陆山河是卓老的眼中钉,你们竟然把他当成座上宾!?”

    “柳长官,您千万别误会呀!”沙日渠紧忙说道“事情有点儿复杂,现在我儿子在他手里!具体情况,待会儿我会告诉你的!”

    “好!待会儿你要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柳云飞暗中拿出一个小型窃听器,放在了桌底,“你们就在这里招待他!我会在隔壁监视你们!别耍花样!”

    柳云飞正在和沙雕父子谈事情的时候,陆山河突然到访,让他不得不担心。

    陆山河是他的敌人,他怕万一陆山河与沙家有什么勾结,而对卓方圆的计划不利。

    他还担心沙雕父子冲陆山河泄露他刚才所说的计划,才要求躲在隔壁监视他们。

    但如果沙雕父子与陆山河话,他未必能听到。

    于是趁人不注意,他往桌子下面放了窃听器。

    接下来,柳云飞躲进了侧方的一个房间。

    “爸,咱们怎么办?”沙日渠冲着沙雕问道。

    沙雕气的嘴角抽搐,“这混蛋,伤了我孙子,还来我家捣乱,简直欺人太甚!他敢一个人找到这里,更是没把咱们沙家放在眼里!”

    “干脆把他拿下!他扣下了万择,就是为了要挟咱们,如果咱们把他也拿下,也可以要挟他的手下放掉万择!”

    “对方一定也会猜到咱们的想法!他既然敢来,说明他并没有忌惮咱们!”

    “难道他不怕死?”

    “不知道!总之,咱们不能拿他的贱命,来赌万择的性命!”

    “那怎么办?难道要好酒好菜的招待他不成?”

    “暂时只能这么做了!”

    “好吧,我这就去接他过来!”

    沙日渠走向门口。

    “等一下!”沙雕道“这样,你先去安排一批高手,去外面的树丛里埋伏!等接待他的时候,我会先试探一下!如果确定他是在虚张声势,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在外面动手!”

    “好主意!我这就安排!”

    沙日渠先按照沙雕的吩咐,安排一众高手暗中埋伏在陆山河回去的必经之路上。

    然后再叫手下请陆山河来到了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