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445章 难缠的老女人

    陆山河收起勾玉,“一切都要从长计议,现在隐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上头一定会有所行动,咱们先静观其变。”

    地点,位于千里之外的京城,一座四合院之中,一名年过古稀的老者,正在坐棋盘前面,观察残局。

    一名年轻人来到了院落,“义父!”

    “是云飞呀。”老者道“不是派你去江城调查陆山河了吗?怎么回江城了?”

    “义父,出大事了!”柳云飞道。

    老者放下棋子,“怎么了?”

    柳云飞道“隐龙的兄弟,在俄国遭到埋伏,全军覆没!”

    “那你师姐呢?”老者有些担心。

    “失踪了!还有,夜叔也死在了那里!”

    “什么!?”

    “夜叔被人砍掉了脑袋,看他脖子上的伤口,可以确定是被唐颖的软剑杀死的!”

    老者陡然一惊,“不可能!你师姐一直尊师重道,为什么要杀她的师叔?”

    “义父,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唐颖两年前加入过夜幕佣兵团,说不定早就跟夜幕的人学坏了!夜叔也早就怀疑她有问题了!”

    “如果她心里没鬼,大可以回华夏,把事情说明白,为什么要玩儿失踪呢?”

    老者仍然有些难以置信,最终幽幽长叹,“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的,眼下要做的,是重整隐龙,云飞,希望你不要向你师姐那样让我失望!”

    “义父,你要让我做隐龙的总指挥吗?我怕我难当重任啊!”柳云飞一脸谦虚道。

    “这是什么话?男人大丈夫,应该迎难而上!义父信得过你,才把重任交给你,你要担当起来,不要让我失望!”

    柳云飞重重的点头,“好!我一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手刃幕后黑手,拿回隐龙的尊严!”

    “嗯,你先回去吧,回头我会去隐龙总部,给大家开会。”

    “义父,您要多休息。”

    柳云飞给老者泡了一壶茶,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嘴角泛起一抹狡黠。

    老者喝茶水的时候,突然耳朵动了一下,侧头一看,就见着一个女人翻墙而入。

    这女人身穿一袭黑衣,身材丰满劲道,曲线火辣至极。

    除了身材性感,样貌更是迷倒众生。

    只是她的眉目之间,带有强烈的泼辣气息,一看就是个难缠的主儿。

    见到来人,老者先是一怔,然后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

    “瞧你那色眯眯的样儿!老东西,还对老娘有兴趣不成?也不看看你都多老了!”女人没好气道。

    老者叹了口气,“二师姐,你性子还是这么火辣!我哪儿敢色眯眯看你,是好久没见到你了,一时半会儿没认出你来,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

    女人走上前来,坐在老者的对面,“小卓,有钱没有?江湖救急!”

    一听对方称呼自己为小卓,卓老就一阵的郁闷。

    他说道“我去年还转给了你三十万的,又来跟我要钱?”

    “花光了!再给点儿!”

    “……”卓老一阵无语。

    过了会儿,他郁闷道“你就不能自己赚钱吗?你功夫那么好,随便收些徒弟赚些学费也足够养活你啊!”

    “别提收徒弟的事儿,一提老娘就生气!”

    女人没好气的摆摆手,“十年前我还真收过一个徒弟,是和咱大师姐一块收的那小子!”

    “大师姐教他医术,我就教他功夫,我当然想多跟他收点儿学费呀,可是你大师姐不让我收!”

    “教了他好几年,最后一分钱没拿到!你说气人不?”

    老者思考片刻,笑道“干脆这样吧,我们北方龙虎榜,有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你来做他们的教官,怎么样?”

    “有没有钱拿?还有啊,太累的话我可不干!”女人道。

    “当然有钱拿,你只是捎带脚的指点他们一下就行!”

    “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去给我安排吧!安排好了给我打电话!”

    女人离开后,卓老松了一口气,“北方龙虎榜暗流涌动,这难缠的老女人来的倒是时候,有她帮我坐镇,保证能稳住龙虎榜的格局!”

    时间过了一个星期。

    这天,陆山河陪着陈夜香,来到了位于京城的一处烈士陵园。

    陈夜香站在了赵乐成的墓前,把一束鲜花放好,泪水禁不住的落了下来。

    “乐成,这位陆先生已经为你报了仇,你安息吧。”

    陆山河走上前来,也把一束花放在墓碑前面。

    “你们是乐成的朋友吗?”一个声音传来。

    回身看去,只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正面向他们,他也手捧鲜花,想必也是来祭拜赵乐成的。

    “我是他的女朋友。”陈夜香道。

    轮椅上那男子微微一怔,“你叫什么名字?”

    “陈夜香。”陈夜香如实道。

    “不错!乐成跟我讲过,他的女朋友就是姓陈,那么……你的职业是?”

    “律师!”

    “律师……这么说你真是他女朋友!”

    “请问你是?”

    轮椅上的男子叹了口气,“我叫常信,和乐成曾在同一个部队服役,后来他被调到了特勤部门,我被调到了其他的部队。”

    “他之前被调去当卧底,虽然没有跟我说,但我也猜得到,他的压力很大,他跟我说过,最怕自己出事,女朋友没人照顾。”

    “他还说,如果自己真的出了事,希望女朋友早日振作起来,找个更好的男人,开始新的生活。”

    “他牺牲后,我很想把这些话转述给你,但他当时只提到过自己女朋友姓陈,是个律师,我一直没有打探到你的消息。”

    “现在能够在这里见到你,把他没来得及跟你说过的话转述给你,我心里也踏实了。”

    “陈律师,希望你能打起精神开始新的生活,这样,乐成才会安息。”

    陈夜香泪水不停的坠落,扶着墓碑痛哭起来。

    陆山河走上前来,“你现在的样子,只会让他更担心你!你不但要坚强,还要学会放下负担!”

    陈夜香努力平复自己情绪,擦干眼泪之后对着墓碑说道“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我会振作起来!你放心!”

    常信献完花之后,三人一同离开。

    走出陵园之后,常信道“两位,就此别过。”

    “慢着!”陆山河突然箭步上前,一把提住常信的衣领,将其从轮椅上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