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十九章 兄弟

    突然发生的凶杀,让殿内宫女和内侍惊呆了。

    他们看着鲜血四溅的现场地面,看着头部血肉模糊倒地的鄱阳王,以及行凶的两名年轻藩王,吓得尖叫起来:

    “啊!!”

    许多人瘫倒在地,也有人捂着眼睛,又有人吓得四散奔逃。

    殿外,值守的侍卫们听到殿内动静,转头探望,很快看见殿门内情形,惊得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

    怎、怎么回事?

    鄱阳王摔倒了?

    怎么脑袋一片鲜血?

    这是摔倒后磕着脑袋了?

    绥建王怎么脸上都是血?手里还拿着拿着个一个锤子?

    锤子上还有有血?!

    绥建王把鄱阳王杀了?!

    萧大挚惊恐的看着倒地的鄱阳王,对方死状恐怖,双目微睁,仿佛在盯着他,这让他只觉脑袋嗡嗡作响。

    他平日里连鸡都没杀过,遑论杀人,现在看着萧范被自己击杀,勉强稳住心绪,扔掉沾血的铁锤,抹了抹脸,向着周围的人喊起来:

    “大伙莫要惊慌!!”

    萧大挚忍受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振臂高呼:

    “寡人诛杀逆贼,为国家除害!”

    “速去禀报太后,就说逆贼鄱阳王,已为寡人与建平王击杀,寡人与建平王,别无他意,听凭太后发落!”

    刚反应过来的侍卫们,听得萧大挚这么喊,面面相觑:逆贼?你说辅政的鄱阳王是逆贼?

    我看你才像是逆贼吧,竟然在皇宫行凶!

    萧大球爬起身,虽然惊魂未定,但还是高声呼喊,向众人说明自己和弟弟此举是为诛杀逆贼。

    然而侍卫们哪里敢信,冲上来,将两人围住。

    孰是孰非,可不是他们说了算,鄱阳王惨死,他们至少要先把两个行凶的藩王控制起来,等候上头发落。

    萧大球和萧大挚,看着环绕自己的侍卫,心中不安,却又满怀希望,不做任何反抗,任由侍卫将自己带到一旁看管起来。

    鄱阳王耳目众多,萧大连就是因为行事不秘,被对方算计。

    今日行事,就是他兄弟俩自己谋划,并无任何后续接应,防的就是参与的人、调动的人太多,走漏风声。

    但是,鄱阳王目前未能完全控制宫中禁卫,有不少禁军将领是东宫故人,听命于太后,所以他们不怕被人带走,另行关押。

    而台城禁军,以及外城中各处兵马,也并未被鄱阳王控制。

    鄱阳王的党羽不可能控制皇宫、关闭台城,他们只需默默等候发落,自有人会出来主持公道。

    没错,会有人来主持公道的。

    萧大球和萧大挚相互对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坚定。

    如果,没人给他们主持公道,最后身首异处,无所谓。

    不反抗,死,反抗,亦死,他们选择反抗。

    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击杀鄱阳王,让逆贼没了主心骨,方寸大乱。

    满朝文武,并未沦为鄱阳王的走狗,建康内外,并不是鄱阳王一人之地。

    只要鄱阳王身亡的消息传出去,那些早就对鄱阳王极其党羽不满的人们,一定会一拥而上,其中,肯定有其他兄弟。

    他们能意识到的危险,其他兄弟不可能意识不到,只是因为各种原因,畏畏缩缩,若鄱阳王死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鄱阳世子可是远在岭表!

    如果这样都不行,萧大球和萧大挚也不后悔,

    他们要让世人知道,文帝(萧纲)的儿子,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

    南海王府,南海王萧大临正在看书,看得入神之际,忽然有人来报,说宫里出事了:鄱阳王遇袭身亡。

    萧大临闻言一愣,听来人复述一遍,腾地站起来:“什么!!”

    他一直暗中谋划对付鄱阳王,可并未计划今日动手。

    来人气喘吁吁,一是急速奔跑所致,二是心中震惊:“大王,方才他们从、从宫里得了、消、消息,鄱阳、王遇袭,为建平、建平王、绥建王击杀!”

    萧大临闻言更加震惊:“什么?建平王、绥建王?他们俩?怎么会是不是讹传?”

    “不,大王,宫里的眼线,目睹鄱阳王被建平王、绥建王击杀,血溅当场,死透了,顾不得那么多,赶紧传出消息传消息的人,都快跑死了!”

    “大王,建平王、绥建王就是孤身一人两人,据说没有帮手!”

    “消息可靠么?莫不是莫不是有人假传消息?”

    “想来不会!据说当场有许多宫女、内侍,以及殿外侍卫都看到了!大王,这消息,稍后肯定会传遍全城!”

    “这、这”萧大临只觉脑子发蒙,他没想到这两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弟弟,居然如此有血性。

    竟然不顾个人安危,直接就在宫里动手了。

    而且还没有帮手,没有接应的?

    或者,是得人支持,才如此行事?那人是谁?

    萧大临想不明白,不明白两个弟弟为何会如此行事。

    他要对付鄱阳王,不是个人恩怨,而是有零星证据表明,自己几个弟弟遇害,包括南郡王萧大连所谓的“构陷藩王”,都是鄱阳王搞的鬼。

    可见,此人图谋不轨,妄图效仿齐明帝萧鸾,以辅政藩王身份篡位,在那之前,就得先铲除异己。

    南郡王萧大连反抗了,结果打虎不成反被害。

    萧大临得了证据之后,不想坐以待毙,于是暗中酝酿,要来个调虎离山,趁着鄱阳世子南征岭表,他则在建康城里对鄱阳王发动反击。

    但是,鄱阳世子经过江州南昌时,徐州牧、彭城郡公李笠的侄儿带“义勇”投效,这消息传到建康后,萧大临惊疑不定。

    因为一旦李笠站在鄱阳王父子这边,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不过,也许李笠只是为了侄子前途着想,找鄱阳世子做个顺水人情,毕竟李笠在朝中毫无根基,也就在鄱阳王父子那里,能说得上话。

    所以萧大临决定放弃行动,继续等待机会。

    结果现在

    两个年轻的弟弟,毫无征兆的就对鄱阳王动手了!

    萧大临不敢相信,素来以崇佛闻名的弟弟萧大球,以及默默无闻的萧大挚,竟然会如此行事。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鄱阳王才没有防范吧?

    几名闻讯赶来的心腹,见萧大临在发呆,赶紧提醒:“大王,大王!如今耽搁不得,请大王早做决断,立刻赶往皇宫!”

    “赶赴皇宫?寡人现在过去做什”萧大临说着说着,眼睛瞪大,终于反应过来:必须守住皇宫乃至台城,防止鄱阳王的党羽反扑!

    “马上,马上召集侍卫、僮仆,随寡人入宫,护卫皇城!!”

    萧大临说完,立刻往外冲。

    他的两个弟弟不想坐以待毙,已经豁出去了,那么他这个做兄长的,还有什么理由躲在府里苟延残喘?

    鄱阳王羽翼未丰,满朝文武尚未屈服,建康尚未被其控制,现在鄱阳王死了,其党羽必然惊恐。

    那么只要护住台城,其党羽必然不能久持。

    拨云见日,就在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