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八十六章 办案(一)

    总之县令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这些衙役在林皓宇的案子没有结清前,统一听从林皓宇一家人的安排。

    这一次审案子并没有公堂审案,而是下一次开堂就是结束的时候,案子的时间只有半个月,半个月查不到那就代表着只能下一次再查,所以这三十天很宝贵,林皓宇必须拿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而想要拿到证据,就需要再去书院一趟,林皓宇还记得当初人赃并获,其中还有学院的一个夫子主张报案的,这个夫子林皓宇也绝对不能放过,还要查当时在场的几个人现在都在哪里,所以这书院必须得去一趟。

    这个书院在镇和县的边缘,同样只要是县也是县令大人管辖的地方,所以接下来林皓宇和林溪还有王昭霖并没有去,而是开始商量一系列的计划,和拿到证据,抓出犯人的主意。

    镇上的公子酒楼,一个包间门外站着一排的衙役,里面坐着林溪,林皓宇,还有王昭霖和小路更。

    几个人依次坐下,又让掌柜的拿过来纸和笔放在桌子上,林溪把墨水磨了磨。

    弄好后林溪拍了拍手掌“嗯,接下来我们要为你找证据了,那么二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要给我们说的那,我们大家伙也想要听听你的主意。”

    林溪说着余光瞅着林皓宇,接下来只需要林皓宇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就可以了。

    林皓宇突然严肃了起来,手中拿起毛笔在纸张上写出了几个名字,又回忆着说道“我觉得这一次我们可以先去找镇长,在启程去书院一趟,毕竟这件事情是在书院发生的,尤其好好的查一查这几年,那几个当初陷害我的人是否还在书院,并且把当初那个主张告衙门的夫子也一并提出来审问,再一步步的让他们说出实话,揪出这背后的主使之人。”

    这几个人陷害他的人要是在书院那正好,不过林皓宇肯定其中有一个人那肯定在学院呆不了多久,那个人就是丢掉玉佩那个,他好像是镇长的儿子,只不过他的学习并不好,所以林皓宇决定把最难办的放在第一个办。

    “镇长的儿子?”林溪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镇长的儿子参与。

    这个镇的镇长林溪没有多大的了解,既然如此,子不教父之过,那就先启程第一部就是去镇长的府里,让他的儿子再次对质。

    对于害自己家的人,林溪也从来不会手软。

    “是的,这当初我和镇长的儿子是在一个宿舍住的,那玉佩也是他的。”仿佛看着林溪眼中的疑惑,林皓宇至今提起来还有些咬牙切齿。

    如此说来林溪也明白,这其中肯定有镇长儿子的手笔。

    因此林皓宇在纸张上写出了镇长儿子郝金泽的名字。

    “目前我们除了要调查镇长的儿子,还有那个夫子外,最重要的是除了镇长的儿子还有那个夫子,还有别的人在场,那些都是指认过你的人,这些人或许成为我们这一次替你讨回公道的重要线索,你想想还有那几个人分别是谁?”王昭霖再次负责又替林皓宇细细的分析着。

    林皓宇当年的记忆犹存,另外于此同时,镇长也收到了一封来自县令的信,同样收到的还有一个村子里的里正,还有准备过完今年去考状元的学生,总之身份各一。

    来人把信封递给了镇长,镇长只知道这封信是县令给的,可是不知道是什么,还是拆开信封一看究竟。

    起先镇长认真的翻阅着信封还能冷静,可越往下看越心揪,气的把信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逆子,这个逆子呀,真是白养这个逆子了,枉费我这个父亲的一直栽培呀,真是逆子。”镇长是这次真的是又气又害怕。

    上面的信封表明上次的玉佩案件,是他的儿子亲自布局,如今人家已经有京城的王爷撑腰,现在要重新审查,至于解决方法县令没有提,只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镇长,至于剩下了县令就不管了,这样也算是镇长多年孝敬他的回报。

    这,这该怎么办,这在过几天就是镇长位置重新筛选的时候,要是这个时候被竞争对手抓到,或者往王爷那里一告,那他的镇长还能当成吗,可是一个王爷同样镇长也惹不起。

    打定主意,镇长让下人去院子里把大夫人,还有二姨太,三姨太,还有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通通叫到了客厅。

    这镇长这一生目前总共有三个儿子,正室生的是三公子,这二房先生的大公子,三房也是生的二公子,可以说三公子是正式含辛茹苦生下的独生子,自然是对郝金泽倍加宠爱。

    镇长的三个夫人,还有三个儿子听说镇长要叫他们过去,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几个人收拾打扮了一番,按照嫡庶尊卑依次都坐了下来。

    镇长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看着所有的人都坐了下来,目光不善的看着大夫人还有三公子郝金泽才朗朗开口道“所有人都坐下,让三公子给我跪下。”

    这口气声音不重,可是镇长现在的状态,就已经说明他是生气到了极点。

    这吩咐大夫人的瞬间惊变了脸。

    郝金泽也不明白为什么爹会发这么大的气,还是主动的乖乖跪了下来。

    镇长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伸手就是一个巴掌对准郝金泽的脸就扇了过去。

    郝金凤这几年好色,几乎被掏空了身体,经镇长这么一打,郝金泽的嘴角就出了血,狼狈的趴倒在地。

    这一惊变,吓的大夫人赶紧离开作为,上前把郝金凤给扶了起来。

    “老爷,你这是干什么,他可是你最疼爱的孩子,你平常都不下手打他的,怎么今天突然对咱儿子下手这么重,咱们有话可以慢慢说呀。”镇长的大夫人也是被镇长这样子弄得战战兢兢的。

    是呀,这是曾经最疼爱的儿子,可是读书没有老大有天分,经商没有他长兄有天分,只能想着下一任镇长投个门给郝金泽,而镇长的预选名单已经填上了,这关键当年的案子已经开始翻案了,一旦查出来,自己的儿子就要被抓,这家里的镇长名单里可就不会有郝金泽了。

    一想到这都是大夫人给惯出来的,镇长气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大夫人“你儿子做了什么事情,你还敢来问我,都是你儿子办的好事情呀,枉费我把他的名字填入镇长候选名单,

    可是他那,他是在外面到处给我惹麻烦,如今这麻烦估计他的镇长候选也要泡汤,这说不定严重的话就连我这个镇长也要受牵连呀。”

    镇长夫人的这一顿骂不经意间爆出了一个料,就是镇长的下一届很有可能是给郝金泽当,几个坐着的两个儿子听了愤愤不平,这父亲实在是太偏心了。

    这真的是让他们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