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多出来的人

    之前顾诚以为那东西就是一团草,只不过长得比较像头发而已,毕竟粗长程度都不是正常头发能比的。

    但等到金万山走过去的时候顾诚却发现,那团草竟然在诡异的轻微蠕动着。

    不过此时顾诚喊出来也已经晚了。

    在金万山靠近那团草的一瞬间,这些头发一样的草竟然瞬间暴涨,直奔金万山而去

    金万山毕竟是宗师境界的存在,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没有任何慌乱。

    他手捏印决,瞬间庚金之气在他周身弥漫着,化作无边锐气风暴席卷周身,倒是跟万仞归墟有些像的,不过万仞归墟是攻,而金万山则是守。

    不过接下来金万山的面色却是猛然巨变。

    他的庚金阴阳遁所凝聚出的锐气可以斩断寻常玄兵,但是在面对这诡异的头发时竟然无法将其斩断,那头发居然有着惊人的韧性。

    圆德口诵佛号,周身佛光罡气化作梵文印决直接落下,顿时将那发丝炸裂了一大片。

    与此同时,周围石壁的角落当中那些发丝也都向着在场的众人笼罩而来,其中一名神霄霹雳堂的弟子一时不查之下被那发丝整个包裹在其中,瞬间便被吸成了干尸倒在了地上,根本就没有给众人半分去解救的机会。

    “别用锋锐的力量去斩击换成其他攻击手段将其击碎”圆德在一旁大吼着。

    在场的都是宗师级别的高手,自然是一瞬间便看出了这东西的弱点。

    但问题是看出来也没用啊。

    像是金万山和谭自在这样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其他手段。

    不过这些发丝的力量也不是那么太强,金万山等人虽然没有力量将其撕裂斩断,但还是有办法闪转腾挪的。

    顾诚将须弥陀镇世经的力量催动到最大,炼化了金刚舍利之后,就连须弥陀镇世经的修为都明显提升了一大截。

    灵山大手印轰出,佛光席卷一大片,直接在那快把洞窟都遮掩的发丝中轰出了一条通道。

    一旁的圆德也是紧跟着出手,把顾诚所打开的通道给扩张到最大限度。

    不过圆德却是一边出手一边看向顾诚,神色有些复杂。

    他身为分寺住持,脾气倒是没有总寺内的一些人性格强势霸道,但看着顾诚用出他禅宗先辈僧人的功法来,他还是感觉到有些别扭。

    其他人顺着两个人所扩张出来的通道直接将速度提升到最大限度,不知道跑了多远,这才没让那发丝给追上。

    金万山面色难看道“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我在它们身上可没感觉到任何鬼气。”

    大家可都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做事自然也不会那么的冒失的,金万山之前敢去动那些东西也只是因为他并没有在那些东西的身上察觉到任何鬼气,确定了那东西不是活物之后他才敢动的。

    结果谁成想这么快就被现实给打脸了。

    顾诚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咱们都没在那东西身上感觉到任何邪异的气息。

    不过这里可是地狱道,是传说中的邪异之地,任何东西都不能用外界的常理来看待,所以还是谨慎小心一些为妙。”

    众人点了点头,继续前行着。

    地狱道当中的通道再往前便已经看不出来人工挖掘的痕迹了,更像是一个天然的溶洞一般。

    而且这些通道幽深狭窄,几乎走个百丈的距离便要拐一个弯,层层叠叠,众人走了几乎有六七个时辰,但前面却什么都没有。

    “我们走了多长时间了”燕北宫忽然开口问道。

    在场的众人一愣,随后便反应过来燕北宫是什么意思。

    他们在这里走了六七个时辰,结果前面却是仍旧没有尽头,以他们的脚力这六七个时辰能走多远

    就算他们已经在这里小心翼翼的放缓了速度,那也有上百里的距离了。

    这通道虽然看似是笔直的,但实际上却是倾斜向下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应该处于几十里深的地下,正常就算是一些擅长遁地秘术的修行者都不会来到这种深度的地下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除了那发丝之外,他们竟然没有遇到一只鬼物,遇到任何一丁点的危险。

    没有遇到危险,没有遇到鬼物顾诚等人还不开心,不是因为他们贱,而是这本身就不对头。

    在地狱道这种邪异之地当中,四除鬼魅杀机才是正常的,结果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存在,看似平和,但实际上这才是最大的凶险。

    未知的存在才是最恐怖的,放在眼前的危险反而有着各种办法去应对。

    谭自在这时候忽然道“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我怎么好像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相比与其他人,谭自在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的感知异常的敏锐。

    这可不是什么功法带来的,而是他这多年小心翼翼,在靖夜司各种大战之时察觉到危险苟出来的。

    当初他那么多同僚都死在了各种邪异事件当中,只有他活到了最后并且还成为了镇抚使,这可是跟他那敏锐的感知是分不开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发现,的确是有个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

    之前他们还以为这些人是队伍里的其他人呢。

    毕竟他们这些人虽然是在联手探索地狱道,但实际上却是个怀心思的。

    顾诚跟江南道武林都互相看不顺眼,李天青又暗恨顾诚和谭自在,所以的互相瞪对方几眼都是很正常的。

    结果现在众人围绕着一圈互相对视着,但那股感觉却是仍在,这可就有些不对了。

    燕北宫环视一周,沉声道“那目光就是从我们自己人身上传来的,你们有没有感觉,我们中央,好像多了一些人”

    顾诚也是道“的确是多了一些人,诸位可以看看地图,地狱道的地图画的虽然是十分粗陋的,只能起到一个参考作用,但那上面却是有着轮回宗自己所写的批注。”

    圆德皱眉道“但有批注也是没用,轮回宗虽然是我佛门一脉,但他们却早就已经走偏了,所写出来的梵文七扭八歪,就连我都认不得。”

    顾诚眯着眼睛道“是认不得,但是其中有几个字却是能够推断出大致的意思来的,比如那个人字就在地图的中段出现了好多次。

    所以轮回宗到了这个阶段究竟发生了什么是死了一些人还是发现了一些人,或者是多了一些人”

    顾诚的话语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禁后脊一凉,纷纷观察起周围的人来。

    别的还好说,在场的几位也都是老熟人了,他们之间是不可能混入一些鬼东西的。

    所以众人立刻将目光转向了神霄霹雳堂带来的那些弟子。

    在场也就只有神霄霹雳堂带来的弟子是最多的,这其实让在场的众人也是有些不满的。

    神霄霹雳堂在打什么算盘他们知道,无非就是想着多个人便多一份机缘,在这种诡异之地危险虽然多,但机缘也是一样多的。

    哪怕这些弟子中有一个人有所收获,其他人都夭折了那也是值得的。

    但问题是他们这是在联手探索这鬼地方,你带着这么多人来,实力还都参差不齐的,不出问题还好说,出了问题他们可都是拖油瓶,就好像现在这般。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林长老也不能没有表示了,他厉喝道“都给我按照年龄站好了挨个报姓名”

    那些神霄霹雳堂的弟子也是神色一紧,连忙开始挨个报数,证明自己不是混入其中的鬼物。

    顾诚也在盯着那些人,不过他偶然间一扫脚下,却是有些头皮发麻。

    他脚下有影子

    有影子没什么奇怪的,但问题是他们这是在哪里

    几十里深的地下洞窟地狱道,周围阴气弥漫,甚至连一丝光源都没有。

    在场的人中,的哪怕是神霄霹雳堂带来的那些弟子实力都在七品之上,所以他们单纯依靠感知便能够夜视的,所以也没有火把等照明光源。

    既然没有光源,又是哪里来的影子

    “都别动看自己脚下的影子”顾诚忽然大喝了一声。

    在场的众人都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脚下,李天青还不屑道“你喊什么喊大惊小怪,影子又怎么会出问”

    李天青猛然间反应过来什么,顿时把最后一个字给憋了回去,一脸的骇然之色。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众人的影子竟然开始呈现出一种立体的感觉来。

    周围的一切虽然都是漆黑无比,但那影子的颜色却是犹如流动的墨汁一般,竟然有一种黑的发亮的错觉。

    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们的身上,那些影子的头部竟忽然裂开,浮现出了一只独眼来。

    之前凝视着他们,多出来的那些其实不是人,正是他们自己的影子

    “妖孽鬼物,也敢放肆”

    圆德冷哼一声,直接一拳砸落,佛光瞬间爆发,将影子砸成了一堆墨汁的模样溢散而出。

    但下一刻,那些液体一般的碎片竟然重新聚拢起来,又化作了圆德的模样,周围轮廓甚至就连僧衣上的皱褶都是一模一样的,睁开邪异的独眼望向他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