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690章:保护我方单纯小可爱!(求月票,求订阅!)

    第六九零章

    

    随着刘昕的加入,演员方面基本上就差不多定下来了。

    

    但是对于开机,李世信并不着急。

    

    《只要,爱!》这部片子,主题虽然是亲情片,但是和以往的亲情片却又有着相当大的不同之处。

    

    这部戏的主要角色中,有将近一半都是智力障碍患者这个特殊人群。

    

    甚至可以说,整部戏的主题就是通过智力障碍患者,对生活以及对亲情的非凡的态度撑起来的。

    

    对于演员来说,这种特殊人群角色,是相当相当考验表演功底的。

    

    装傻,所有人都会。但是在荧幕上塑造一个真实可信的智障患者,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特殊人群角色,大部分的情况下台词是非重要的。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盲人。

    

    作为在影视剧电影里出现最频繁的特殊人群,娱乐圈里的大咖尝试过盲人的着实不少。

    

    但是演出来的效果,简直是天差地别。

    

    别的不说,就说曾经伴随了李世信童年的《还猪格格》。里面有一段剧情说的是几个主角犯下大过逃亡,在逃亡途中紫薇摔下了马车导致眼睛失明。

    

    因为失明,紫薇格格的心态崩了。当时,在表现这一段的时候,那位台湾著名女明星瞪着一双明亮的杏眼,满脸的苦楚,对着镜头用那标志的台湾腔整了一句“尔康,我好孩怕。嗷(哭泣音)、我看不见,你点了蜡烛吗?嗷、为什么不多点几根呢?嗷、我什么都看不到,嗷、”

    

    当时年仅七岁的李世信看到这一幕,大夏天的冒出了冷汗。尴尬的浑身发抖,用穿着塑料拖鞋的脚指头,在地上抠出了一座秦始皇陵。

    

    直到几年之后,在一部乡土电视剧里,看到了由那个经常在春晚压轴小品里出现的喜剧演员对盲人的演绎,李世信才第一次对“演技”这个概念,有了清晰的认识。

    

    就如同在《马大帅》里面,本山大叔拿着根儿大葱,一遍遍戳着酱碗边沿,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却尽力让自己的动作和正常人无异,显示着可笑的轻松自如一样。

    

    有没有大量细节的支撑,才是决定一个特殊角色能不能树立起来的关键!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世信让所有剧组主创在开机前先到福利院里集合的原因所在。

    

    在这里,有着最好的老师。

    

    尽管他们无法用言语传教经验。

    

    在所有主要演员到位之后,李世信为每一个人分配了不同的体验感受。

    

    比如扮演智障患者的,让他们以义工的便利,去仔细观察孩子们的语言方式,行为逻辑和神态。那些片中饰演正常角色的演员,则是让他们主要去感受和患儿打交道时候的感觉。找出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冲突点。

    

    一番分配下去,众人都按照李世信的嘱咐前往执行。

    

    唯独剩下了刘昕,在义工宿舍里成了孤立的一个。

    

    “你让他们都去体验角色,唯独落下了我。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走后,寂静的宿舍中,刘昕低着头压着胸中的怒火,问到。

    

    看着明显还对老头抱有情绪的小伙砸,李世信眉头一挑。

    

    “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和他们哪儿不一样啦!?”

    

    听到李世信对自己一句轻飘飘的评价,刘昕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些演员里,演技最差的也能打六十分。你能拿三十还是老夫看你可怜。”

    

    滴!

    

    收到附加的负面喝彩值,588点!

    

    无视了刘昕对自己的怒视,李世信淡淡一笑:“所以你的角色体验,和其他人不一样。”

    

    “你要让我做什么?”

    

    面对刘昕呆了写恐惧的质问,李世信搓了搓大手,嘿嘿一笑。

    

    “你的任务是观察智力障碍患儿的言行。然后去大街上演智障,什么时候路人真把你当智障一样对待了,你什么时候算出师。”

    

    ()

    

    听到李世信给自己分配的任务,刘昕呆滞了。

    

    连愤怒和憎恨都忘了刷。

    

    (`д′)9

    

    “王八蛋,你有种再说一次?!成心在耍老子是吧!”

    

    “呦,这是谁这么大的火气啊。”

    

    就在抓狂的刘昕将李世信生生从地上提起来的时候,他的身后,响起了一生嗤笑。

    

    “士可杀不可辱,老子豁出去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今天我非要和这个老杂种见分晓,没有你们的事儿,给老子滚!”

    

    刘昕没回头,直接吼了一句。

    

    面对他的怒吼,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额?”

    

    看着面前李世信脸上浮起了一丝古怪的微笑,刘昕楞了一下。

    

    然后,他回过了头。

    

    也就看到了一个斜倚在门口,身着一袭月色旗袍的身影。

    

    噗通。

    

    下一秒,刘昕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我什么时候去?”

    

    看着面对赵瑾芝漠然凝视,身上打起了摆子的刘昕,李世信笑出了猪声。

    

    

    

    福利院的院子里。

    

    看着一群似乎无忧无虑,单纯开朗的孩子们,赵瑾芝轻轻的踢了踢地上的而石头子。

    

    “老哥哥,难为你了。”

    

    听到赵瑾芝一句莫名其妙的道歉,李世信停下了脚步。

    

    “呦,这话怎么说的?”

    

    面对李世信脸上的乖张,赵瑾芝无奈一笑。

    

    “三百万投资十个亿票房,所有人都没有当真,你自然也不用当真。”

    

    见赵瑾芝第一次正面和自己说起公司的事情,李世信眉头一挑。

    

    一直以来,这个女人和自己的相处都相当拎得清。尽管对于赵瑾芝的真实身份,李世信心知肚明,对于他的心知肚明赵瑾芝同样心知肚明,但是这一层关系二人从来都没有主动挑破过。

    

    李世信也乐得和自己这个实际上的老板,以朋友关系相处。

    

    事实上就连老年粉丝团里那几个老尾巴,通过话剧奖当晚的一场风波,也都大致猜测到了赵瑾芝的身份。

    

    但是所有人也都自然的选择了装糊涂。

    

    人上了岁数,对于感情之外的东西,看的就淡了。

    

    现在面对赵瑾芝的认真,李世信直接一个哈哈打岔了过去。

    

    “怎么着,还不行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次,挑战一下自我极限来着?”

    

    瞧着李世信满脸的执拗和不服输,赵瑾芝一时有些失神。

    

    随即,她笑了。

    

    “你高兴就好。我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沪海,这是我主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言语。老哥哥不要客气。”

    

    无视了赵瑾芝话里的暗示,李世信哈哈一笑。

    

    “要说帮忙,还真有。上次你带的那坛子女儿红,味儿可是太正了。老夫这不馋酒的,至今都念着开坛时候那股子香味儿呢。”

    

    “要么说老哥哥嘴叼,那是正儿八经的四十年珍藏。”

    

    “你瞧瞧!我就说嘛。难怪那么香醇,敢情四十多年第一次开封。”

    

    “”

    

    一旁。

    

    “哈哈鹅鹅鹅小小,小小姐。妈妈在和那个姐姐说什么。什么是开封?”

    

    面对叮当的疑惑,安小小默默的捂住了小孩子的耳朵。

    

    (vv)…

    

    “叮当乖,这个车太快,你上不了。”

    

    “哈哈呃呃叮当,叮当可厉害了。前几天,我追,追上了垃圾车。”

    

    (σ′`)σ

    

    “小笨蛋,垃圾车时速也就是几十码,现在这个已经得按马赫算了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