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689章:最强韭菜现世!(求月票,求订阅!)

    第六七零章

    在沪海拍戏,李世信没什么压力。

    因为沪海在地理位置上来说,离蓉店太近了。

    开车走高速快点儿开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对于从蓉店走出来的李世信来说,就相当于自己的家门口。

    而且《只要爱》从拍摄难度上来说,其实并不怎么高。没有什么大场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场景。将演员和道具的事情交给了张硕张颖兄妹二人,把摄制组的活儿直接甩给了许戈之后,李世信带着安小小在沪海走了两天的时间,大致就已经将剧本中涉及到的十二个场景选定了下来。

    场景选定完,协调拍摄李世信就直接推给了许戈。

    两天的时间过去,陈安堂已经搞定了刘昕的合同。

    福利院里。

    “干爹,昨天已经和刘昕签完了演出合同。我让他今天过来福利院这面和您接触了。”

    正抱着叮当玩水晶泥的李世信听到风风火火赶到的陈安堂汇报,不由得暗暗一笑。

    “刘昕,现在情况怎么样?”

    正端着一次性纸杯,狂饮矿泉水的陈安堂听到李世信这么一问,面露古怪。

    “让您祸害过的人,能过的好到哪儿去?”

    嘿你这没心肝儿的二号工具人!

    听到陈安堂的吐槽,李世信老脸一沉。

    什么叫被老夫祸害完的人能过的好到哪儿去?

    你们哥七个过的不都挺好?

    从群头升级为制片的张硕就不说,从一个广告部小组长现在做到副经理的杨宽也不说,墓园上市身价暴涨的蒋文海还不说,把京剧搞的有声有色的梅尝酒依然不说。

    就说你这个没心肝儿的小二,从一个野生三流经纪人现在转到华旗公司,手下还有老夫这种准巨星和安小小这种稍加培养等待一个机会就能一飞冲天的明日之星,可谓前途远大啊有木有?

    似乎没看到李世信的白眼,陈安堂继续介绍起了刘昕的状况:“他这种流量明星,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儿。他有流量的时候,资本都一股脑的往他身上凑,想着借流量。只要有流量有粉丝,他就是个爷。可是一旦没有曝光,流量下滑,就算他自降身价去倒贴,人家资本方都不爱搭理他。昨个我跟集团里面的其他几个经纪人了解了一下,这家伙已经被公司雪藏了快一年了。原本的一千多万粉丝,在这段时间已经掉的差不多了。”

    “哦?”

    听到刘昕的现状,李世信眉头一挑。

    心说小鲜肉这个粉丝的忠实度也特么太差了点儿。

    这才一年的时间啊!

    以前哥哥长哥哥短,现在哥哥都快下海了这群脑残粉都不管。

    hetui!

    莫得感情。

    差评!

    看着李世信脸上的幸灾乐祸,陈安堂微微一笑,“但是对于刘昕来说,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和华旗的合约还有两年呢。现在刘昕要是能翻身,还有点儿机会。但要是他再等两年,就这么捂着,那才是真的完了。”

    对于陈安堂的说法,李世信深以为然。

    流量明星这个东西,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商品。

    如果没记错的话,刘昕今年是二十八岁。

    这在小鲜肉这个群里里来说,已经属于大龄了。

    现在这些脑残粉追星追的都是什么?

    说白了,什么努力,什么性感啊,什么业务能力啊,什么人设啊都是虚的。

    一切的基础,说白了就是那张脸蛋而已。

    从这一点上来说,小鲜肉和女明星属于一个范畴。

    都是有保质期的。

    男人从三十岁之后,颌骨和颧骨就开始扩张,整个面部骨骼和肌肉开始呈现出一种刚性线条。

    放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男人味儿。

    就算是不往方了长,往圆了长,其实也都是一样的。

    说是成熟,但其实就是少年感的流逝。

    当一个小鲜肉走到这一步,基本上就宣告死刑了。

    如果不转型,很快就会被自己的后辈拍死在沙滩上。

    毕竟,粉丝们追求的,永远都是那一张脸蛋给她们带来的幻想。

    这道理就跟看动画片差不多——不论蓝孩子侣孩子,看到三岁的野原新之助甩大象,都会会心一笑。但要是三十岁的野原新之助甩大象,那就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一个道理。

    “老头儿,你把刘昕拉过来我倒是没有意见。但是你应该知道,这货的演技可不怎么样啊。”

    就在李世信琢磨着刘昕前程的时候,一旁正在用微信联系群演的张硕,突然提醒了一句。

    “当初你又不是没在片场看过这家伙演戏,那可是连蓉店群演都能完爆的水平。你让他过来,倒时候出问题,可别让我给收拾烂摊子啊。”

    面对张硕的顾虑,李世信呵呵一笑,将手中的橡皮泥揉捏成了一个小狗的形状,递给了怀中的叮当。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老夫山人自有妙计。”

    下午,两点多。

    福利院的门口,一台宝马x5缓缓的停靠在了停车位上。

    然后,一个身穿潮服,带着墨镜口罩鸭舌帽,生怕自己被认出来似的一刘昕,下了车。

    看到福利院的牌匾,再对手机里面确认了地址,他才皱着眉头,缓缓走进了福利院大门。

    “喂,小哥。你找谁?进福利院得先登记啊。”

    就在他踏进大门的一刹那,门口值班的一个护工小妹子叫住了他。

    看了看小姑娘的年龄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刘昕眉头一挑。

    他走上了前去,随意的将胳膊架在了门口值班室的墙台上,然后拉下了口罩和墨镜。

    四目相对,看着这个不报名号,也不说目的的男人,小护士皱起了眉头。

    “你”

    看着小护士瞪大的眼睛,刘昕骚骚一笑:“认出来了?没错,我就是”

    “是脑子有病吗?听不懂让你登记么?”

    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家伙,正瞌睡着的小护士没好气的嚷了一句。

    在这一刻,刘昕只觉得一支利剑横空穿过心脏。

    沉着脸拿过登记表,刷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和身份证信息,刘昕才皱着鼻子,生硬问道:“老妹儿,《只有爱》剧组在哪儿?”

    “这里是中山区福利院,没有什么爱不爱的剧组。你找谁,在这儿直接打电话。让他过来接应你。”

    直接甩了一句,小姑娘啪一声关上了值班室的小窗。

    忍受着被路人无视的屈辱感,刘昕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此前签完合同之后,那个陈姓制片人给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没等那面说话,刘昕立刻放低了姿态,“喂,您好,是《只要爱》剧组吧?我是刘昕,特地过来报道。”

    却不想,这一番自报家门,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对面,直接挂断了电话。

    “什么鬼?”

    看着发出一阵忙音的手机,刘昕拧起了眉头。

    “一小成本电影剧组,怎么谱比老子一年之前还大?”

    就在刘昕吐槽的时候,一个背着手的身影,施施然从福利院里,走了出来。

    那道背对着阳光的身影,拖着长长的影子,似乎无形之中有一股压迫性的气质。让刘昕不自觉的就站直了身体。

    直待那身影走到近前,刘昕才发现,不同于那身影的气势。面前这个老人的脸上,始终挂着和煦而熟悉的微笑。

    嘶、

    看着那张笑脸,刘昕只觉得一阵恍惚。

    这人,怎么这么熟悉?

    怎么

    跟自己天天打一顿的那个照片上的老家伙,那么

    “刘先生,真是太巧了。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刘昕灯下黑一般的恍惚之时,拿到身影在他的面前站定了。

    “是你!”

    看着笑吟吟的李世信,这个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啖其肉的家伙,刘昕浑身的汗毛,炸了起了!

    滴!

    收到的负面喝彩值,699点!

    “你个老王八蛋,你知不知道你把老子坑的有多惨!我特么整死你!”

    激动之下,刘昕一把就抓住了李世信的脖领,另一只手高高的扬了起来!

    “打,使劲儿打。”

    面对暴怒的刘昕,李世信不退反进,将自己的老脸凑了过去。

    “打完了明天娱乐新闻第一条,过气明星寻仇,进组怒殴导演。”

    随着李世信淡淡的一句,刘昕高高扬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看着满脸淡然,只是意味深长盯着自己的那张老脸、青筋暴起的刘昕僵持了足足几分钟,才终于无力的放下了手臂。

    他知道,这一拳打下去,自己就真的完了。

    一把将李世信推开,他喘着粗气,退后了一大步。

    “这戏,老子不演!”

    看着甩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去的刘昕,李世信呵呵一笑。

    小伙砸,这路可就让你走窄了。

    卖身契都签了,演不演的,你说了算?

    “走,别回头。明天娱乐新闻第一条,过气明星刘昕进组首日耍大牌,旧习不改悍然拒演。”

    噗通。

    随着李世信轻轻的拍着被扯皱的衣襟,轻飘飘的这么一句,刘昕双膝一软,一个踉跄差点就趴在了地上。

    “你他妈到底让我怎么样?!”

    滴!

    收到附加的负面喝彩值,702点!

    美滋滋的收下了一波来自刘昕老铁的续命点,李世信微微一笑。

    “别这么说啊,咱爷俩也算是老相识了。这不是正好听说你最近过得不怎么顺,给你一个重回巅峰的机会嘛。你看,老夫一片好心给你物色了个角色,你这个态度,着实让老夫心寒呐。”

    “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呀。”

    听到李世信一声长叹,刘昕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有这么好心?”

    李世信立刻举起了三根手指,指向了朗朗青天。

    “天地良心。”

    带着些狐疑,刘昕目光闪动道:“什么角色?”

    “智障患者。”

    滴!

    收到附加的负面喝彩值,888点!

    看着愤怒到眼睛都充血变成了红色的刘昕,李世信嘿嘿一笑。

    牛批()!

    小伙砸你是到目前为止,老夫见过的单体输出喝彩值最高的韭菜!

    老夫,愿意奉你为最强!

    迎着刘昕的怒目,李世信突然有点儿发自真心的,舍不得让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