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四十二章 捉拿

    他神色镇定,心里知道此事放在任何宗门都是滔天大罪,不死不足以明法理,不杀不足以慰人心。就算是墨紫竹有真传弟子作为后盾,也无济于事。

    “这位长老都不问一下我为何杀人,就要判我死刑吗”杨五郎脸色如常,眼神之中冷笑连连,看着白衣长老的突然发难,突然开口道。

    此时,白衣长老身体已经在空中,大手一抓而下,法力震荡,风声呼啸,似乎一爪就能将杨五郎抓死,听到杨五郎的声音,口中冷哼道“你这魔族奸细,心狠手辣,连杀我外门弟子九十九人,原因已经不重要,先杀了再说”

    大手瞬间邻近,杨五郎眼神一冷,抬手一指,快速在空中写出一个“封”字,封神意念瞬息爆发,顿时,让那白衣长老的大手一顿,随后手中清虚剑一剑斩出,那冰寒剑意瞬间邻近,在其手掌之上轰然爆发。

    “轰”

    白衣长老手掌之上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出冰霜,那冰霜蔓延大有覆盖他整只手掌之势,白衣长老眼中精芒一闪,手上法力震荡,一下就将那白霜震荡开,怒气冲冲的向着杨五郎冲去。

    “好小子,还不承认是魔族奸细,此术是什么魔族功法”

    法力震荡,白衣长老眼中杀机一现,瞬息身体恢复,手掌连连发出,法力震荡间,让那空间生出一股股狂风。

    “诸位守卫弟子随我将此子捉拿,如果抵抗,格杀勿论”

    他的嘴角带着冷笑,看着杨五郎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众人心中一震的同时,却没有人注意到高台之上,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一个看起来无比柔弱的女子此刻眉头微微皱起,双眼之中看向白衣长老,尽是寒意。

    这女子正是师妃因,杨五郎那一道剑意乃是领悟自她的冰霜化剑剑意,此刻被白衣长老说成魔族功法,让她怒意显现。

    就在那森然法力掌风轰击到杨五郎身上的上一刻,师妃因突然悠然一叹,抬起纤纤玉指,随手一指。

    顿时,那森然掌风消散,白衣长老身形猛地一僵,他的身上从脚踝开始结出冰霜,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而上,瞬间就将他的整个身体包裹,最后竟然化作一个冰人。

    白衣长老一动不能动,心中大骇,目光之中尽是骇然,甚至都不知道是何人出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目瞪口呆,本来要上来抓杨五郎的守卫弟子们一个个呆立当地,不知道该进还是退。

    众人都震惊之时,只有墨至海大长老眉头紧皱,这个女子背景深不可测,他也不敢贸然得罪,只是面色不悦的看向高台角落的师妃因,口中冷然道“师妃因,这是为何”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这个安静的坐在角落的女子,一个个惊讶的看着此女,内心之中再次震撼,不知此女为何为杨五郎出头。

    师妃因是外门最为神秘之人,从不和人来往,但是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牢牢占据了外门天才三榜第一的位置十年,有传言此女似乎和宗门掌教至尊有些关系。

    就在众人心中纷纷猜测之时,师妃因目光之中寒意一闪,缓缓道“此事是否操之过急,还是由戒律院来查明一切,依据门规来处置此人为好。大长老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顿时广场之上众人耳中嗡鸣,这师妃因真的要为杨五郎出头,看来两人关系绝非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就连墨紫竹此女一双水盈盈的眸子也惊奇的看向师妃因,杨五郎从进宗门开始她一直在身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位外门传奇女子。

    墨至海大长老总管外门事务,师妃因身为外门弟子直接顶撞,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他心中不喜,就算此女真的有些背景,此事自己秉公办理别人也挑不出毛病,冷哼一声,缓缓道“此事证据确凿,并且杨五郎已经承认杀人,何用惊动戒律院老夫总管外门事务,有权利处置此事。只是你贸然出手袭击朱师弟,恐怕有些不妥吧”

    说完,墨至海大长老目光一闪,一道凝如实质的意念激发而出,瞬间落到白衣长老身上,那一身薄冰瞬间融化。

    白衣长老目光饱含愤怒的看了师妃因一眼,刚要发作,只听墨至海大长老一声冷喝“朱师弟,莫冲动”

    身为外门长老,神通秘境高手,居然被一个外门弟子一指冰封,让白衣朱长老很没面子,他脸色变幻,却不得不回到那石柱之上。

    “杨五郎所用剑意,乃是领悟自我的冰霜化剑,却被朱长老说成是魔族功法。”师妃因目光冰冷看向白衣长老,“莫非朱长老怀疑我也是魔族奸细不成”

    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众人已经怀疑这两人的关系,没想到这两人比想象的还要亲密一些,不是亲近之人,自己领悟的剑意怎会轻易传授

    这时人群中有年纪大些的弟子突然想起师妃因所立下的择夫标准,三道冰霜意念,若有人能于入道期领悟全部,则就是她的双修道侣。

    “听说十年之前,师妃因此女曾经立下过破解三道冰霜意念的择偶标准,那时宗门之中的青年才俊纷纷过去挑战,只是无人能成,甚至还出现了十多人死在那冰霜剑意之下,惊动了宗门,之后此事才放了下来。”一个年纪偏大的外门弟子,看着广场之上,悄声说道。

    “还有此事关于师妃因,我自进外门以来,只见到那石碑之上的名字,本来以为只是一般的天才而已,却不知道此女居然如此恐怖剑意,那不是神通秘境之后才能领悟的东西吗”一个年轻弟子不解的问道。

    前者轻声一笑,小声道“此女乃是乾冰绝脉,天赋恐怖,入道之初便能领悟剑意,修为在武圣境之时就能硬抗神通秘境,其天才程度甚至惊动掌教至尊,听闻掌教至尊有将其带入造化天宫深处深造的想法,不过,因为乾冰绝脉此女寿命年不过双十,掌教至尊才打消这念头。”

    “没错,在下也听说过,五年之前,掌教至尊的儿子木剑一曾经挑战此女的三道冰霜意念,最后也只是破去了第一道剑意,从此之后,木剑一五年不入神通秘境,就为了在神通之前将这三道冰霜意念化解”

    “此女果然有些背景,竟然能和掌教至尊之子有牵连,看来此次大长老有些难做了”

    “不过,杨五郎为何能够领悟此女的剑意,这件事却有待观察,只怕这两人之间有些猫腻。不过,这个杨五郎杀掉同门这么多人,这师妃因就算再为其出头,估计宗门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师妃因和杨五郎身上,都在猜测着两人的关系。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之声传出,众人循声望去,却是白衣朱长老,他不敢忤逆大长老,灰溜溜的回到柱子之上,内心极为不平静,此刻目光瞥了师妃因,杨五郎二人一眼,冷言冷语道。

    “早就听闻师妃因师仙子惊才绝世,曾经立下三霜痕择夫的誓言,当时我造化门宗门才俊皆沉没。现在这个杀害同门,犯下滔天大罪的杨五郎使用的是你的寒霜剑意,今日你又这般维护,难道你们之间已经结为道侣,共同进退,并且打算背叛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