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十七章 化解第一道霜痕

    “三爷我纵横三界万年,所精通的双修之术不下百余,其中仙界合欢宗的水火交泰秘术是最为顶级的双修之法,一日可抵一年的苦修,是三界灵决至尊。”

    “小子,你听三爷的,现在此女子被寒毒所侵,你现在就去褪去她的衣衫,三爷我慧眼如炬,一眼已经看出她仍是完璧之身你自己也将衣服脱掉,到那冰棺之中,你的手放在她身上这个部位,这样捏揉,让她的红唇这样”

    杂毛寒鸦越说越激动,吐沫飞溅出来,双眼之中那道猥琐的精光越发明亮。

    “语言终究乏力,三爷我传你此诀”

    顿时,杨五郎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上百幅男女交欢的图画,每一幅图画上面都画有一男一女,四肢交缠,阴阳交泰,各种姿势不一而足并且那男女身上还划出了道道红色的脉络,以及如何在双修之中运气,提升修为

    杨五郎与阿秀结婚已经三年,床笫之欢自是不陌生,但是哪里见过如此多的姿势

    他的双目快速浏览这些图画,初时看来淫乱,猥琐不堪,可过了一会儿又感觉,每一幅图画里面的姿势都充满了玄妙,那种灵气行运方法似乎隐隐的和大道相合。

    所谓女属阴,男属阳,两者交合,阴阳交泰,融于天道。

    “居然可以这样”

    “这种姿势是怎么摆出来的”

    “此术名为水火交泰,应该是女为水,男为火,为何上面几处正好相反,却又暗含玄妙”

    杨五郎将这些图画都浏览一遍,心中却没有旖旎的心思,脑海仍旧清明,心想若是有机会寻回阿秀,倒是可以考虑和她尝试一下此法。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微微火热。

    “喂,小子,都记住了吗记住了就赶紧开始吧,三爷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此术。”杂毛寒鸦双目之中尽是兴奋,催促道。

    “我已经有妻子了,心中也只有我的妻子,对别人做这种事情却是办不到。”

    杨五郎摇摇头,不为所动。

    “额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死板,男人三妻四妾天经地义,你看看三界这些仙帝,还有那些远古大能,那个不是妻妾成群”

    “三爷我知道了你是担心此女日后找你麻烦,放心好了,此女和你琴瑟和谐,你二人双修之后都会从中得到前所未有的好处,而且她的寒毒之症也会在这之中悄然化解。她定会心存感激,怎会怨恨”

    杂毛寒鸦苦口婆心的劝说,双目之中兴奋之意更浓。

    此时,躺在冰棺之中的师妃因,并不知道杨五郎正在讨论的事情,若是听得到,估计她就算是拼掉性命也要将他击杀。

    此刻,她的心中是一片震惊,万万想不到自己极为得意的那一道禅定神念之下,杨五郎居然寸伤未有,而那道神念犹如泥牛入海,她已经感觉不到半分。

    难道这杨五郎并不像表面所呈现的这般,而是暗中藏有实力

    师妃因心中意念起伏,已经被他的手羞辱过一次,此刻杨五郎的目光看着自己一动不动,她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之中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淫邪,这样她心中震动,大叫不妙。

    没想到随手救人,居然引狼入室

    “若是此人再次轻薄于我,我就拼着燃烧神念,将此人击杀”师妃因暗自想到。

    许久,木屋之中无人说话,一片安静。

    “师姐安心再次疗伤,在下告辞。”杨五郎抱拳一礼,随后转身迈步离开。

    师妃因芳心大定,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落地。

    “小子,你辜负了三爷我的一番好意,此机会难得,以后这女子定会有所防范,再想要对期使用这双修之术,恐怕难了”

    寒鸦悠然一叹,暗道惋惜,不过它身为封神玉诏器灵,身处杨五郎身体之中,对他的意志有所了解,知道此事不可强求。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啊”

    “这小子油盐不进,不过你以为三爷我拿你没办法嘿嘿,循循而进。这三道霜痕乃是此女一身道蕴所化,只要炼化,定会在这女子心中产生巨大的影响,到时候我就不信不能成就好事。”

    寒鸦心中轻叹,摇着头,目光看向了那冰棺之上的三道霜痕,突然光芒大放,脸上浮现出一种猥琐至极的笑容。

    它的双目突然闭上,又猛的睁开,顿时从那两只眼睛之中传出一道神韵,这神韵冲进杨五郎的脑海立时化作一道玄之又玄的冰莲

    而此时杨五郎的腿刚刚迈出木屋的门口,突然他浑身一震,大为震惊的盯着脑海中的冰莲图案,似乎这朵冰莲散发出的奥义之光吸引住了他的全部身心神。

    “这冰莲怎么如此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杨五郎思索片刻,猛然停止脚步,转过头一眼就看向那木屋中冰棺之上。

    在他的眼中那冰棺之上的三道冰霜此刻正在缓缓转动,散发出阵阵玄奥至极的道蕴之光,他的眼中似乎能看到那冰霜的纹路,那种孤傲至极的剑意。

    “冰霜化剑第一道霜痕是一道剑意”

    他的脑海中突然传过来那第一道霜痕的剑意之名,顿时,心中仿佛升起一道明悟。

    杨五郎转身走回屋内冰棺之前,立于冰棺之前,目光闪烁,沉吟不语,似乎一点都不想离开。

    “你为何又回来了”

    “我警告你,若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休怪我手下无情”

    冰棺之内,师妃因脸色一变,银牙紧咬,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何又回来,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赶紧发出阵阵神念。

    “这冰棺之上的三道霜痕,可是你亲自雕刻而成”杨五郎目光转向师妃因轻声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难道你还再妄想解开这三道霜痕你若有这种心思,我劝你放弃吧,这三道霜痕光凭第一道剑意,一般的神通秘境修士都无法破解,并且,被剑意所伤,至少十年才能恢复如初。”

    她的神念之中传过来鄙夷的阵阵冷笑“神通之下,入道修士胆敢轻易尝试破解这剑意,轻者重伤心脉断送修为,重者当场送命。”

    可杨五郎充耳不闻,对她言语之中的鄙夷似乎完全没有理解,之时怔怔的站在那里,目光如水,许久,他如何伸出手,摸向那第一道霜痕。

    “我虽困于冰霜,却九死而未悔”

    “此霜痕,剑意名为冰霜化剑命运不公,你在这极寒之中将之化为剑意,是斩断自身痛苦之意。”

    他的双目微闭,口中轻声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极度冰寒每日将你冻伤,可你已经在这寒意之中领悟,内心深处已将将这寒意抹杀,化痛苦为甘露。”

    杨五郎话音一落,那第一道冰霜阵阵颤抖,顿时,他的手指之上慢慢的凝结成了一道冰霜,似乎和那冰棺连接在一起。

    见此情景,师妃因脸色大变,心中震动,同时,一股难以名状的羞恼之意充斥着她的胸腔。

    “你不许再碰这霜痕”

    师妃因银牙紧咬,她此刻对于自己的这三道霜痕突然不像之前一般笃定,她曾经发誓,若有人在神通秘境之前解开这三道霜痕便是她师妃因的夫君若是杨五郎此次将之解开,难道,真要嫁给此人不成

    她的心中突然升起无尽的悔意。

    终究是小瞧了天下男子,这杨五郎区区一个入道四重修士先是承受住自己的一道禅定神念,然后居然还能破解开这道冰霜化剑之意

    冰棺之上的第一道霜痕蔓延上杨五郎的手心,如同春日照耀之下,缓缓融化。

    而那冰棺之上,此时,第一道之处空空如也,只剩下两道霜痕发出冰寒至极的幽光。

    师妃因心脏似乎被重击,牙齿在红唇之上咬出一道苍白牙印,内心深处五味杂陈。

    “希望他就此罢手”她心中轻叹。

    就在她一颗心高高悬起之时,杨五郎猛地提起手,摸向那冰棺的第二道霜痕。

    “他当真要化解这第二道霜痕”

    手掌缓缓伸出,在离第二道霜痕一寸的距离之时,杨五郎的手掌停下,他的双目之中精光闪烁,眉头紧紧皱起,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此神念杀伐之意浓郁死在此神念之下的修士应该不下数十。”

    杨五郎轻声叹息“此神念,不是剑意,应该是从万般杀戮之中获得我却猜不出此念之名。”

    “终究是实力不足,难以为继”

    杨五郎收回手掌,悠然一叹,转身离开。

    杨五郎离开之后,这木屋重新变得寂静,许久,一道人影从那冰棺之中跳出,师妃因站于冰棺之前,久久凝望着那空白的第一道霜痕,忽的一伸手指,那本来空白之处,一道冰霜凝结,那冰棺之上又重现三道霜痕。

    “本来被你轻薄,我必取你性命,但念在你破去这第一道剑意,姑且留你一命”

    师妃因朱唇轻启,口中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