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671章 谁的嫁衣

    “啥啥个情况。”

    “丹神炼的帝道九纹神丹,怎会化成叶辰。”

    “难不成,他吞了丹药”

    天之下,上到仙君,下到星君;上道丹宗,下到丹童,皆一脸的懵,无人能解释这画面,好好的一颗九纹丹,咋就化成人形了。

    而且,化的还是叶辰。

    天地,在这一瞬,变的静悄悄。

    所有人都屏了呼吸,生怕一个大喘气儿,错过精彩的桥段儿。

    “你你。”

    经久的宁静,终是因丹神的话语,被彻底打破。

    丹神老躯直颤,指着叶辰的手,也颤到不行,再无温和的神色,有的尽是狰狞,双目猩红。

    他人看不出,可身为丹神的他,怎会看不出,做丹灵的叶辰,并未死,非但没死,还吞了他的丹。

    只是,他不解,不解叶辰是如何复活的,分明被他炼死了才对。

    不解就对了。

    是他小看了叶辰,炼了道,也化了道,以人化道,以道成人,他是死了,可灵还在、道还在。

    “前辈,貌似晚辈的演技,更胜一筹。”

    叶辰微笑,一语缥缈,雪白的长发摇曳,虚幻的衣衫飘动,如一尊谪仙,道蕴浑然自成,比起丹神的眸,他的双目,就古井无波了,深邃而清明。

    “你早知道”丹神咬牙切齿了。

    “前辈未免太小看大楚皇者了。”叶辰悠笑,“酒是好酒,茶是好茶,好酒配好茶,算计配算计嘛!人生还是那场戏,你我,皆是演员。”

    “你。”

    丹神蹬的退了一步,一口气没喘顺,当场喷了老血。

    至今,他方才明白,谁才是被算计的那个。

    他在演,叶辰同样在演,在喝道酒的那一瞬,便已是一场戏。

    他震惊,他不敢相信,震惊叶辰的心智,不敢相信叶辰的魄力,大圣境的修为,竟敢以身犯险,喝了道酒,也情愿被捉,只为将这场戏,演到最逼真,连他都骗过了。

    事实证明,叶辰的演技,更胜他一筹。

    哪里是他在算计叶辰,自始至终,都是他在为叶辰做嫁衣。

    这场大戏,叶辰才是主角。

    而他,只是一个配角,一个可怜的配角,寻了几千年的炼丹材料,耗费他无数心血炼出的帝道神丹,却成了他人的造化。

    两人的对话,世人听的真切。

    智商在线的人,瞅了瞅叶辰,又瞧了瞧丹神,瞬间懂了。

    “丹神救叶辰,原是为了做丹灵。”

    “此番看来,的确如此,难怪九日不出,好大的算计。”

    “可惜,他算错了。”

    世人的言语,响满各个山峰。

    唏嘘、啧舌、震惊、哀叹,各种声音,交织成了海潮,唏嘘叶辰的算计,啧舌丹神的筹谋;震惊叶辰的手段,哀叹丹神的败落。

    这是一场戏,但也是一场博弈,一场专属丹神与叶辰的博弈。

    丹神演技精湛,叶辰演技却是超神。

    那个大圣境的小石头,算到了每一步,可那每一步,都惊险无比,都是在鬼门关外徘徊,敢喝道酒、敢被束手就擒、敢进天牢,任何一步出了差错,都是一条黄泉路。

    偏偏,叶辰就做了。

    他何止有魄力,简直胆子大破天。

    堂堂丹神殿主、货真价实的准帝巅峰,竟被他一步一步的牵着走。

    这一仗,他赢的漂亮。

    这一仗,也很好的诠释一个古老早有的真理:富贵险中求。

    的确,这个富贵,比想象中更惊险。

    可以得见,叶辰那看似淡然的笑,饱含着一抹后怕。

    一场亦真亦假的大戏,他演的是胆战心惊,任何一步走错,都会万劫不复。

    悟道茶、道蕴酒,他早在诸天便知。

    一茶一酒,分开来乃世间珍宝,若两物同用,便是厄难了。

    如那夜,他嘴角溢血,便是两物所致。

    他本可以用轮回化掉,不过,为了计划,戏还是要演的。

    喝过悟道茶,又来道酒,在那一瞬,他已看破丹神的算计,必知他喝过悟道茶,也才有了这道蕴酒,以沉淀他的道则,用作丹灵,以便炼入帝道神丹中。

    可惜,丹神算天算地,还是算漏了他的阅历,演技也不怎么到家,在他的面前,丹神掩饰的再好,也遮不住那份强烈的欲望。

    所以,他算计了丹神。

    所以,才有了那场惊天的计划。

    拿命在赌,他搏的便是那个机缘,成准帝何等艰难,无那逆天的造化,自也无逆天的进阶。

    幸好,他赌赢了,成功化身为道,也成功以道成人,吞了帝道神丹,也突破了境界。

    自然,这也归功于他的演技。

    不在九幽黄泉走一遭,也望不见凌霄仙阕。

    “偷鸡不成蚀把米。”

    昊天仙君唏嘘,颇知丹神的心境,筹谋几千年,寻了材料,也寻了丹灵,炼出了九纹帝道神丹,可他,未算到最后一步,功亏一篑。

    “丹神哪!今日着实对你刮目相看了。”

    “比起此刻的他,我更喜欢平日温和慈祥的丹神。”

    “伪装的真好。”

    依是如海潮的议论,响满丹神殿,世人第一次看清丹神,前与后的某种落差,让人难以接受。

    “师兄,你变了。”丹宗喃喃。

    至今,他犹不敢相信,他一向敬重的师兄,竟会算计一个小辈,为了炼丹,无所不用其极。

    就是不知,若让他知晓丹神,也曾将他列为丹灵后补时,会是何种神情。

    丹峰不语,笑的有些莫名,心境与丹宗一般无二,何曾想到他敬重的师伯,竟也这般邪恶。

    相比他俩,丹君的脸色,就狰狞到扭曲了,还是颇忠心的,见叶辰吞了九纹丹,那叫一个愤怒。

    丹神殿炼丹师的神情,也各不相同,茫然的有、不甘的有,愤恨的有,叹息的有,将各种情感,演绎的淋漓尽致。

    若非今日这场大戏,都不知何为丹神的。

    “人生处处有惊喜啊!”司命啧了舌。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丹神玩儿的高啊!差点儿被他绕进去。”太乙说着说着便笑了,却是一抹冷笑。

    “可惜,他挑错了对手。”

    太白捋了胡须,一脸意味深长。

    这厮表面跟没事儿人似的,却颇想对而叶辰竖个大拇指,而后来一嗓子:干的漂亮。

    月心没说话,只见眸中有泪,是激动,也是欣喜。

    那是他大楚的皇者,是一尊战神,也是一个谋士,集力量与智慧于一身,饶是丹神,都败的一塌糊涂。

    “后生可畏。”

    太多老家伙感慨,这场惊天大局,他们是做不来的,也无人敢做。

    他,是拿命在赌。

    赌不赢,便是身毁神灭,叶辰有的魄力,他们没有。

    噗!

    议论声中,丹神又喷血。

    许是炼丹消耗太大,也许是怒到内伤,踉跄一下,未曾站稳,险些一头栽那。

    待站稳,他才抬眸,往日清明的老眸,有些凸显,布满了血丝,将眸子染的猩红,看叶辰的眼神儿,满含怨怼,也满含愤怒。

    正是叶辰,破灭了他的希望。

    叶辰不语,翩然而立。

    他赢了,却未有嘲讽,亦无讥笑,反倒有一丝悲,不知该怜悯丹神,还是该憎恨这残酷的法则。

    便是它,把希望的终点,定成了绝望。

    也是它,把芸芸众生,做成了玩物。

    本是一片大好红尘,却太多人因它,扭曲了心灵。

    算计也好,演戏也罢,皆是不甘的嘶吼,亦是悲怆的咆哮,那是来自天堂的葬歌,亦是出自地狱的丧钟,为倒在证道路上的盖世人杰们而鸣唱。

    那条路,铺满了太多血与骨。

    不出意外,丹神也会是其中一个,可恨又可怜,可悲又可叹,不止输给了叶辰,也会输给残酷的法则,任他如何哀嚎,也得不到冥冥中半分怜悯。

    “这一场,吾认了,可老夫,还没输。”

    “吞了你,吾一样可证道。”

    丹神终是站稳了,狞笑的看着叶辰,眸中最后一丝清明,也被欲望和不甘所掩盖。

    “丢了初心,又哪来的大道。”叶辰一语平平淡淡,“前辈眼中的帝,未免太廉价。”

    “吾要成帝。”丹神一声咆哮。

    “师兄。”

    “神挡杀神,佛挡诛佛。”

    丹神怒嚎,不顾丹宗的呼唤,一步踏碎了凌霄,直奔叶辰杀来,如一头疯了的恶魔,已把叶辰,当做了他的帝道神丹。

    莫说是叶辰,纵是他的亲生孩儿,他也会吞。

    疯了,他是疯了。

    为了成帝,已不惜抛却世间一切,纵成孤家寡人,也要看一眼那天外天。

    铮!

    仙剑铮鸣,丹神一剑划出了一条沧桑的仙河,劈开了乾坤,裂开了阴阳,乃是最巅峰的一击,纵老仙尊,也不敢硬憾。

    叶辰未言语,在仙河临身的那一瞬,身体蓦的虚化了,乃帝道缥缈。

    老仙尊不敢硬抗,他也一样,丹神不是一般的巅峰准帝,所属至强级,方才突破准帝的他,还未来得及稳固境界,还未来得及化解帝道神丹药力,硬战必败。

    轰!

    苍天崩塌了,被斩成了两半。

    叶辰遁天而走,避过了丹神绝杀,如一道神芒,直插丹神仙山地底。

    他的身价宝贝,还在里面放着呢

    “镇压。”

    丹神嘶吼,一掌凌天而下,万丈大的五指印,压向自己的道府仙山,俨然不顾丹神殿底蕴,也俨然不顾山中栽种的仙花异草,只为镇压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