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九百一十二章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一百,不能再少了。”

    “成交。”大宝拿出一百块钱递过去,老板给收下,然后递给大宝一张报纸。

    大宝知道,这里就这样,买了东西都会给你一张报纸,其实就是让你包着。

    这只白碗是个出土物件,是老板去收货的时候收上来的,当然,没给钱,算是个添头。

    不过卖家说了,这碗确实是出土的,绝对不会骗他,这也是他为什么要两百块钱的原因。

    要不是卖家赌咒发誓说是出土的,估计他早就给扔了吧!根本不可能到了大宝手上。

    大宝把白碗用报纸包着,然后把包从背上取下来,然后把白碗装进去,接着往里走。

    大宝今天是来赚钱的,他现在需要一笔钱,说实话,其实一个白碗赚的钱应该足够了。

    可是大宝也知道,估计没有几个人识货,说不定这个白碗根本就没有办法卖出去。

    这并不是不可能啊!不是每个人都识货,也不是每个人都肯出价钱。

    整整一天,大宝都在这里转悠,可以说把每一个摊位都给转了一遍,还别说,好东西还真不少。

    可惜大部分要的价格已经超过东西本身的价值,如果大宝是收藏的话,估计二话不说就给买下。

    因为这些东西以后肯定会升值,可惜他现在不是,他现在是来赚钱,而且就算是想买,他也没有钱买,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就算是让他把钱全部拿出来,都不一定能买到一件。

    看来识货的还不少,要不然不可能把价格要那么高。

    就算是再识货,总有漏下的,这不,一天的时间,让大宝碰到数百件好东西。

    也是,整个市场那么大,这里整个加起来最起码有几十万件东西吧,这么多碰到数百件好像并不多。

    因为资金有限,所以他就选了十几件,不过这十几件都是性价比比好的。

    看时间差不多了,大宝就准备回去了,不过在回去之前,他买了一套工具。

    这十几件东西,大部分都需要收拾一下,所以当天夜里,等室友都睡了以后,大宝弄个头灯戴在头上,用被子把头一蒙,然后开始收拾这些古董。

    等把这些东西收拾好以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大宝把头灯给关上,取下来,直接就睡了。

    他是被室友给吵醒的,睁开眼天已经大亮,大宝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去洗漱。

    这些东西他今天要去给卖了,洗漱完以后,大宝背着包就离开了,这次当然不是去潘家园,而是去了琉璃厂。

    因为这些东西在潘家园根本卖不上价钱,只有在琉璃厂才能体现它们的价值。

    “刘老板在吗?”大宝进了一家老字号。

    之前他在这开店的时候,就认识这家店的老板,不过那时候大宝还只是一个孩子,现在已经是一名成年人。

    “你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看了大宝一眼。

    “你好刘老板,我是叶梓皓。”

    “叶梓皓?”老头看了大宝一眼,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说刘老板,你还真是够健忘的,我记得当初我可是没少从你这里买东西,还有,叶梓皓你不记得,大宝你还记得吧?”

    大宝这么一说,刘老板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指着大宝说道:“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位刘老板没想起叶梓皓是谁,但想起大宝是谁了,说实话,看到大宝他就头疼,当年大宝可是没少从他这里淘好东西。

    可是没办法,谁让他技不如人呢!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是勤学苦练啊!终于在帝都打出了一下名气。

    只是看到大宝,他心里还是有点发怵啊!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当年整个琉璃厂,只要是开店的人,有几个没有吃过大宝的亏。

    他师父是不会干这样的事,但大宝当初只是个孩子,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顾虑。

    而且他师父为了连他的眼力和鉴定技术,故意让他去别的店练手。

    这些店可是被大宝狠狠的搜刮了一遍,只要是物品的价值超过定的价格,大宝就给买回去。

    当时他有钱,根本就不在乎钱,只要是好东西他就收,哪怕价格定的和古董的价值差不多,有时候他也收。

    别忘了,古董这玩意可是会升值的,这才几年时间啊,当初大宝从他们这里买走的古董,现在最起码也翻了好几倍。

    “回来一段时间了。”大宝耸了耸肩。

    “你今天过来干嘛?我告诉你,我这里的东西一件也不卖给你。”

    “放心吧!我今天不是来买东西。”

    “那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卖点东西。”大宝说完就把包从背上取下来,然后从包里拿出那个鼻烟壶。

    “你看看这个多少钱?”

    刘老板把鼻烟壶接过去,拿着放大镜看了一会说道:“清朝的东西,不过是从国外流进来的,算是一个小精品,我给你一万块钱。”

    “行,看看这个。”大宝又拿出来一件瓷器递过去。

    因为他知道大宝的身份,所以价格上出的都比较公道,十几件物品很快就看完了。

    其中有几件精品,这十几件东西总价一百二十七万,包括鼻烟壶。

    就在刘老板以为大宝都拿出来玩的时候,大宝把那只白碗拿了出来,说道:“刘老板,看看这个。”

    “这不就是一只白碗吗?有什么好看的。”

    “你仔细看看。”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刘老板估计不会当回事,但这话是大宝说出来的,那就不一样了。

    果然,刘老板把放大镜拿了出来,然后仔细的把白碗看了一遍,放下说道:“不好意思,我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那算了,回头我拿去别人那看看吧。”

    听到大宝这么说,刘老板心里有点痒痒,因为他知道,大宝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他连忙说道:“你等一下。”

    “呃!好吧。”

    然后刘老板就去了里面,很快一名看上去最起码比刘老板大了十几岁的老人,跟着刘老板从里面出来了。

    这名老人很识货,刚来到柜台这里,两只眼睛就盯着了那只白色的碗。

    “胡老,麻烦您给看看这只碗。”

    听到刘老板这么说,老人连忙把手套戴上,然后轻轻的把碗拿了起来。

    老人看的很仔细,最起码看了十几分钟,从把白碗放下来,抬起头看着大宝说道:“小兄弟,你这碗从什么地方来的?”

    刚说完老人感觉到自己问的不妥,连忙说道:“别误会,我只是好奇。”

    “没关系,这东西是我从潘家园淘来的。”

    “潘家园?”老大愣了一下,看着大宝问道:“你确定?”

    “当然。”

    看到大宝确定以及肯定,老人说道:“没想到潘家园还有这好东西。”

    听到老人的话,刘老板连忙说道:“胡老,这东西是……”

    “这是一只汉代的白玉碗。”

    “啊!胡老,您确定?”

    “当然。”老人回答完刘老板以后,转过头对大宝说道:“我能方便问一下,这玩意你多少钱买的吗?你把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在这个行当里,随便问人家多少钱买来的,其实是个大忌,老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只是好奇。

    “也没多少钱,就一百块钱。”

    “一……一百?你这个漏捡大了。”老人看了大宝一眼说。

    “还行吧。”大宝臭屁的耸了耸肩。

    “你是打算把这只碗给买了?”老人问。

    “对,这只碗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就想给卖了,你看这价值几何?”

    如果上拍卖会的话,应该在两百万到三百万之间。

    “那就两百六,你看这个数怎么样?”大宝说。

    如果不是急需着用这笔钱,大宝绝对不会把这只碗给卖出去。

    “这个价格还算是比较合理,那就两百六。”

    听到老人这么说,刘老板连忙把老人拉到一半,然后就开始嘀咕了起来。

    这些大宝根本就不关心,所以他也就不在意。

    很快刘老板和老人走了过来,刘老板过来的第一句就问道:“你是要现金还是支票?”

    “支票吧,比较容易带,那么多现金想要拿出来估计也麻烦。”

    “那行,那就支票。”

    一共是三百八十七万,刘老板给开了三张百万的,八张十万的,剩下的七万开了一张。

    拿到钱,大宝就兴冲冲的离开了,看着大宝的背影,刘老板自言自语的说道:“用不了多长,这小子就会把潘家园给过一遍,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潘家园不会再出现什么大捡漏。”

    还有,那些去潘家园淘宝的人,接下来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亏钱。

    “咦!你和他很熟?”老人转过头问。

    “何止熟啊!很多年前我都认识他了,那个时候,整个琉璃厂都被这小子给坑过。”

    “噢!”

    “好了胡老,,不说这个了,说点别的,您看这只碗?”

    老人还能不明白刘老板是什么意思,慢悠悠的说道:“以后就用它做镇店之宝吧。

    “啊!胡老,您说的是真的?”

    。。。。。。

    s:“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