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九百零八章 苏萌家、不开窍

    “老板,您来了?”

    “嗯!”大宝点了点头问道:“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还行,这是账本,您看一下,卖的东西我都记上了。”

    “好,先放那吧!一会我看。”

    “嗯!”

    其实这里完全可以弄个超市那样的收款机,不过大宝想了想还是算了,一是太麻烦,二是对于小茹的人品大宝相信。

    要不然之前的老板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管,就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看着。

    除了批发便宜一点,零售价都一样,而且批发也有批发的价格,这个不会变。

    大宝进屋看了一眼,货已经不多了,上周进的货卖了一大半,看来生意还不错。

    “老板,给我拿一包小叶纸。”

    “噢!来了。”

    小茹连忙跑出去,拿了一包递过去,然后把钱收了。

    小茹把账记上以后,递给大宝一张纸说道:“老板,这是需要进的货,您看是今天进还是明天进?”

    “就今天吧!明天我还有点事要去办。”

    “嗯!”

    大宝先按照纸条上写的给老马打了一个电话,老马当然是专门送卫生纸过来的人。

    然后看了一遍小茹记的账本,大宝可是和他老爹一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就这一本账本,根本需要不了多长时间。

    “给,账本没有什么问题。”大宝把账本还给了小茹。

    “啊!老板,您怎么快就看完了?”

    要知道之前的老板,可是要把账本拿回去,然后让她重新用账本记,这个老板可好,就翻了翻。

    “我和别人不一样,我看东西比较快,不相信你随便翻一页,说个日期,我就能把上面的账目背出来。”

    “不会吧!老板,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大宝耸了耸肩,说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听到大宝这么说,小茹半信半疑,然后看着大宝把账本打开,说道:“十月九号。”

    “苏菲卫生巾一包七块五,护舒宝超薄型一包八块,小叶纸一包十三块钱,飞马两包乘以六,十二块钱,护舒宝加长……”

    “老板,您这脑袋……”小茹看着大宝的头。

    “和你一样,你只是没有掌握到这种技巧而已。”

    “不可能,就这一页,估计我三天也背不下来。”小茹摇了摇头说。

    “那就没办法了。”大宝耸了耸肩。

    有了大宝在这里,小茹就不需要买一个记一次了,赶到空闲的时候才让大宝说一遍,然后她给记下来。

    这下小茹是彻底的相信了,她以前只是听别人说过什么过目不忘,还以为都是小说和电视机乱说的,今天她才知道,还真有过目不忘啊!

    当然,大宝可没有说他过目不忘,只是说他记忆力比别人好一些,另外又掌握了一定的技巧。

    当天晚上,在大宝回去之前,老马派人把卫生纸给送了过来,当然不光是卫生纸,还有卫生巾什么的。

    这么说吧!老马就相当于大批,而大宝这里就属于小批,虽然都是批发,但也不一样。

    这么说吧!老马不会忘超市孩子小卖铺送货,因为那根本不值当的,他都是批像大宝这样的批发部。

    把钱付了,大宝就回学校去了,本来是可以先欠着的,但是大宝不喜欢欠账。

    还有就是,有钱干嘛要欠账,如果真没钱,欠一点也无所谓,但是有钱就绝对不能欠。

    大宝回到寝室的时候,寝室里并没有人,不用说,他这些室友估计是出去浪去了。

    现在的大学生,物资可能有点匮乏,但精神绝对不匮乏,很浪漫,一把吉他,旁边就会围上一圈人。

    但这对大宝来说可就有点难度了,因为他这个人比较木讷,根本不喜欢这些东西。

    你让他搞这些,还不如让他去学习,这这一点上,比他老爹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爹当年就比较木讷,人家喜欢他他根本不知道,不过他爹比他开窍早,他爹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开窍了。

    而他到现在还没有开窍,更不要说让他去搞什么浪漫。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大宝就起来了,今天星期天,他要去一趟唐家岭。

    当然不是他要去的,而是苏萌让他去的,苏萌家要砌墙,让他过去帮忙。

    这有什么说的,他卖东西的时候,人家苏萌可是一直在帮他,现在人家家要砌墙,而且告诉了他,他怎么能不去。

    不过也不能空着手去啊!所以就把姥姥给自己带来的那些东西拿了一些,反正那么多他也吃不完。

    把东西倒出来一半,剩下的一半大宝背着就去了,清大西门就有去唐家岭的公交车。

    等了有十来分钟,公交车就过来了,可能是因为这是去郊区的车,所以车上的人并不多。

    唐家岭离清大并不是很远,直线距离还不到八公里,坐公交车也就十公里左右。

    现在路上的车并不多,而且也没有那么多红绿灯,但是公交车的速度还真是慢,总共十公里的路程,硬是跑了半个小时。

    估计骑自行车都比它快的多,按照苏萌给自己的地址,从公交车站下车往前走,在第三个胡同往东拐进去。

    然后一直往前走,看到一个小十字路口往北拐,再走三十米有一个木门的小院子就是。

    当然,这个木门上面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上面有一个洞,要不然这里有木门的院子太多了。

    大宝上去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名中年妇女,看到大宝愣了一下问道:“小伙子,你找谁。”

    中年妇女一看就是那种很慈祥的人,虽然人到中年,但是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大美女。

    “阿姨您好,请问这是苏萌家吗?”

    “噢!对,你是……”

    “我是她同学,我叫叶梓皓,她说你们家砌墙,让我过来帮忙,不过我看你们家墙好像好好的啊!”

    大宝说完又退了出来,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的墙头。

    听到大宝这么说,中年妇女愕然的看了他一眼,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估计是自己家丫头骗人家了。

    但是她可不能拆穿,连忙说道:“没错,之前是要砌的,不过在前几天已经砌好了,苏萌在上学可能不知道。”

    “噢!这样啊!”

    “快进来,快进来。”

    “哎,谢谢阿姨。”

    等大宝进去以后,中年妇女,也就是苏萌的妈妈对里面喊道:“萌萌,快点起来,你同学来了。”

    然后大宝就听到屋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估计是听到母亲的话,起来急了碰到了什么东西。

    “来,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这丫头一到星期天就睡懒觉。”

    “妈!!!!!!”苏萌在屋里喊了一声,不用说,是听到母亲说她的坏话了。

    “行行行,我不说了。”

    “阿姨,也没什么带的,一点土特产,不成敬意。”大宝把编织袋递过去。

    “你这孩子,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虽然这么说,还是接了过去。

    “谢谢你啊!”

    “不客气,也不值钱。”

    这是值不值钱的问题吗?当然不是,这是带不带的问题,俗话说千里送鸿毛,礼轻情意重。

    “你先坐着,我去看看这丫头怎么还不出来。”

    “好的阿姨。”

    苏妈提着大宝拿的东西来到屋里,把东西放下就进了苏萌的房间,问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这丫头,人都来家了你还不说。”

    “这个木头。”

    “呃!”苏妈愣了一下,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是自己家姑娘喜欢人家,人家还不知道,然后就把人家骗到了家里,想点一下。

    苏妈摇了摇头,也就没有再问什么,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问那么多干什么。

    苏萌很快从屋里出来了,看到大宝在院子里坐着就问道:“你怎么来那么早?”

    “来早点干活啊!中午再过来还干什么活。”

    “你……”苏萌想说什么,但是人家说的没错啊!你让人家来帮忙干活,看不上要来早点。

    中午再过来,到这就吃饭了,哪还有时间干活。

    “你先坐一会,我去洗把脸。”

    “噢!好。”

    这时候苏妈端着一杯水出来,递给大宝说道:“来,先喝点水。”

    大宝连忙站起来,把水接过去说道:“谢谢阿姨。”

    “坐,站起来干嘛?”

    大宝坐下来,把杯子放到面前的一张小八仙桌上说道:“阿姨,家里有什么活需要我干的吗?”

    “没有,没有。”

    “谁说没有啊!一会跟我去刨地去。”苏萌洗完脸过来,刚好听到这话就接了一句。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苏妈瞪了苏萌一眼,然后对大宝说道:“别听她瞎说,家里没有什么活。”

    “阿姨,没关系的,刨地我会。”

    听到大宝这么说,苏萌连忙说道:“你等我一下,咱们马上去。”

    “我说你这孩子,你……”苏妈哭笑不得。

    有点弄不明白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了。

    很快苏萌从屋里又出来了,指着过道门旁边的两个钉耙说道:“拿着这个,跟我走吧。”。

    。。。。。。

    s:求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