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七百二十三章 老百姓心里的苦

    叶麟很快就明白叶凯为什么说他的车下乡不行了,这路也太差了,大路还行,也就是省道。

    但是从省道下来,拐到县道或者乡道上,一个个下雨后留下的土坑,还有被拖拉机压出来的深沟。

    不要说a6,就算是叶凯开的这吉普车,有时候都能被支起来,光轮子转圈车不动弹。

    两个人还要下来往轮子地下垫土块,这才一点一点的往前走,吉普车都不行,自行车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好像农村也没有什么自行车,老百姓去什么地方都是靠两条腿。

    “我说老三,这路还开车干嘛啊直接走过去不就行了。”在底盘这次被托起来以后,叶麟从车上下来说。

    “大哥,我也想啊可是还有十来公里呢如果走过去的话,估计咱们到了地方也中午了,虽然开车比较麻烦,但总比走路快很多。”

    “好吧”叶麟从路边搬一块土垫到车轮下面。

    这路太差了,本来吉普车是骑着沟走的,但是忽然出现一个坑,吉普车一颠就掉进了沟里。

    想要富先修路,就这样的路,农民怎么可能富得了,不要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出去卖,就算是有,也没有办法运出去。

    “对了老三,现在农民还要交公粮是吧”

    “呃大哥,你这话问的,农民不是一直都交公粮吗”

    听到老三这么说,叶麟挠了挠头,他只知道还是农民不需要交公粮了,但是从那一年开始的他不知道。

    “那这样的路,农民怎么去交公粮”叶麟又把一块土疙瘩放到后轮下面问。

    “想办法,克服一下呗。”

    叶麟摇了摇头,他真的很难想象,农民在没有拖拉机的情况下,是怎么把那么多粮食通过这样的路运到粮管所交公粮的。

    “我说老三,你这个一县之长当的不合格啊俗话说想致富先修路,路不修好,什么时候也富不了。”

    老三把一块土疙瘩放到另外一侧吉普车轮下面说道“大哥,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钱呢”

    “这好像也花不多少钱。”叶麟看了一眼这条路,也就三米多宽。

    “大哥,你说的是这一条,可是你知道全县有多少条这样的路吗最起码有好几百条。”

    “呃”叶麟愣了一下,这还真是。

    整个蔡州县有二十三个乡镇,三百六十一个大队,近三千个村庄,而他们走的这条路,只是一个乡的某一条路,像这样的路,一个乡就有好几十条。

    因为这些路要通到每一个村子,而一个乡就有一百多个村,虽然很多村使用的都是同一条路,但搁不住多啊

    蔡州县,古称蔡州,中原省驻市管辖,位于中原省东南部,总面积一千四百五十三平方公里,耕地一百四十八万亩。

    夏朝初年,炎帝裔孙、华夏凿井术的发明人伯夷辅佐大禹治水有功被封为吕侯,在此地建立吕国。

    春秋时期公元前五二九年,蔡平侯将国都迁到古吕地,史称蔡州国,蔡州由此得名。

    “老三咱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当车辆再次出发的时候,叶麟问了一句。

    “大哥,咱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叫三空桥大队。”

    “三空桥大队”叶麟一直对这个大队弄不明白。

    “嗯其实就是帝都那边的村委,不过这里和帝都不一样,在帝都,一个村子就是一个村委。”

    “没错,这里有什么不同吗”

    “有很大的不同,这里不叫村委,而叫大队,因为一个大队会有很多自然村,就像咱们现在要去的这个地方,他们这个大队比较大,下面有十九个自然村。”

    “不是吧这么多。”

    “嗯这些自然村也被称为生产队,所以上面就是大队,生产大队。”

    “这样啊这如果在帝都,十九个村子,相当于一个乡镇了。”

    “那可不,而且这个大队人口较多,所以也比较穷,我今天带你过来,就是想让你看看这里。”

    “好吧我说你小子怎么带我来这里,原来是有预谋的。”

    叶麟知道,自己这个堂弟是希望自己对农村进行投资,可是他不知道,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他投资了,估计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道路。

    没有路,农村就是发展起来了,也没有办法把生产出来的东西运出去,再说了,没有路也根本就发展不起来。

    十来公里的路程,吉普车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虽然比走路快了很多,但也够慢的。

    不过还好,总算是到了老三说的那个三空桥大队。

    三空桥也是一个自然村,只不过大队部在这里设着,所以叫三空桥大队。

    不过大队和村不在一起,大队部在村子的南侧,离村子有两百米左右,说是大队部,其实就是三间半砖半土的房子。

    什么叫半砖半土,就是下半截是青砖,这样是防止雨水冲刷,把地基给冲垮了。

    上半截就无所谓了,因为有房檐,基本上雨水冲不到,而且就算是冲到了也没事,只要地基没有坏,上半截完全可以进行修缮。

    这个修缮,其实就是用泥土加上一些麦秸,然后给糊上一次,这样强就比较结实。

    大队部有一个小院,连门楼都没有,就一圈土墙,然后装了一扇门。

    而且看墙的样子好像也是年久失修,因为西面的墙一点塌了,露出一个豁口。

    叶凯把车刚停下来,就从院子里跑出来一个老头,老头看到叶凯,连忙露出笑脸跑过来。

    “叶县,您怎么来了”

    一听老头的称呼,叶麟就知道,这老头认识叶凯,而且好像还很熟悉,这确实让叶麟没有想到。

    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弟,堂堂一县之长,竟然还经常往农村跑,要知道很多地方的一县之长,估计干到退休都不一定下一次乡。

    “李支书,你这身体还好吧”

    “叶县放心,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干几年,最起码现在死不了。”

    说完转过身看了一眼叶麟,问道“这位是”

    “老支书,这位是我大哥,这次来这里看我。”

    “啊叶县,您说他是您大哥”这位李支书再次打量了叶麟一眼,没办法,还是因为叶麟的长相。

    “对,老支书,你别看他看着比我年轻很多,实际比我大了好几岁。”

    “老支书你好。”叶麟先伸出手。

    “您好您好”老支书伸出双手和叶麟握了一下。

    “叶县,还有这位叶同志,咱们先进去,外面热。”

    “行,走吧。”

    其实屋里也并不比外面凉快,这里没有电,更不要说什么空调或者电风扇了。

    不过屋里最起码不会被太阳晒,现在可是夏天,太阳可是很毒的。

    老支书搬过来一张长凳,让叶麟和叶凯坐下来,然后也跟着拉过来一张长凳坐下来问道“叶县,您这次过来是”

    “是这样的,我这次过来是做一下考察,看看咱们这里能不能种植一些经济作物。”

    “呃”叶凯刚说完,老支书的脸色就变了。

    叶麟的没有说话,刚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叶麟知道,这里面已经有什么事情,要不然老支书不会是这个表情。

    但叶凯好像没有发现,还在那说,叶麟就拉了一下他,然后看了看老支书,对叶凯点了点头。

    叶凯往老支书那边看了一眼,也发现了老支书的异常,就说道“老支书,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叶县,这次又准备让我们种什么啊能不能别搞了大家都快吃不上饭了。”

    “呃老支书,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县,其实这个前些年已经搞过,那个时候您还没有调过来,当时乡里让种果树,给大家画了一个饼,说种果树一年能赚多少钱。”

    “那回来怎么样了”叶凯连忙问。

    “还能怎么样,当时好几个村都种了,可以说是砸锅卖铁买了果树苗,但是几年后结果了,乡里之前答应好的上门收,但等果子摘下来以后,又让送出去,您也看到了咱们这里的路,根本就没有办法送出去。”

    “不对啊三空桥大队这边我可来了十好几次了,基本上每个村都去过,并没有看到果树啊”

    “早给砍了。”

    “啊砍了,为什么”

    “果子运不出去,果子又不能当饭吃,而且大家每年还要交公粮,只能把果树砍了重新种地。”

    “这”

    虽然叶凯感觉到很可惜,但也可以理解,不要说叶凯,叶麟都可以理解。

    就像老支书说的那样,果子不能当饭吃,大家还要吃饭,还要交公粮,如果不把果树砍了种地,那么就只能挨饿。

    老百姓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都知道挨饿的滋味不好受,刚能一天吃上两顿饭,一下子又给打回原形。

    怪不得老支书的脸色不好看,搁谁谁也不会好看了。

    “老支书,是这样的,我”

    “行了老三,别说了。”就在叶凯还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叶麟打断了他。

    s感谢打赏,感谢月票和推荐票,谢谢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