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五百九十三章 老人家的回报

    “呃!您老请。”叶麟做个请的手势,带着老人就往里面走。

    老人家虽然已经听别人汇报过这里,但是还是亲临现场感到震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建这么气派。

    整整一个平方公里啊!而且还不算宿舍楼,因为宿舍楼是后面叶麟又找国土资源委员会买的。

    这一个平方公里,除了空余的地方,全部建了厂房,而且还是那么大的厂房。

    一间厂房四千平米,这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宽四十米,长一百米,像这种大厂房,这这个年代根本没有,叶麟这里绝对算是独一份。

    在叶麟和老人家身后,跟着刚才那些穿黑中山装的人,当然还有几名军人,因为现在没有军衔,所以叶麟也看不出来他们是什么身份。

    但按年龄看的话,估计位置不会低了,因为这几位都是小老头,如果位置低的话,这个年龄早就转业了。

    老人家是秘密前来,所以除了这些人,并没有别的人,而且那些军人应该是过来接生产线的。

    虽然老人家是秘密前来,但是叶麟知道,老人家也可能是故意的,或许过不了几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老人家之所以这样,也算是对叶麟的一种回报吧!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有叶麟忙的了。

    老人家秘密前往一家工厂去视察,这件事肯定会上内参的,普通老百姓可能不会知道,但是很多人会知道。

    各个省的那些供销总社会知道,很快叶麟这里就会变成香饽饽,全国各地的那些供销社就会过来进行采购。

    叶麟带着老人家在各个车间看了一遍,就把老人家带到了放生产线的那个库房。

    这里有两套生产线,不过还都没有打开箱,在箱子的外面都打着外语,一看就是从国外运过来的。

    “小家伙,这就是你说的那两套生产线?”

    “是的!”叶麟点了点头。

    得到叶麟的确认,老人家对后面的几名军人点了点头,这几名军人就过去拆箱。

    这当然是要验一下,叶麟在一个角落里搬过来一个木箱,让老人家坐下来休息一下。

    老人家可是快八十岁的人了,赚了这么多地方,肯定累了。

    “谢谢!”

    “不客气。”

    半个小时以后,一名军人走了过来,兴奋的对老人家点头,老人家笑了,然后站起来,拍了拍叶麟的肩膀,什么话也没有说。

    “老人家,我也不能去前线,这就算是我对国家的支持了。”叶麟说完从兜里拿出两张汇票。

    这可不是人民币汇票,而是美刀,一张是一个亿,本来叶麟是想给一亿的,但是老人家亲自过来了,叶麟临时加了一亿。

    老人家这一趟,绝对值这个数,再这之前,叶麟打算的是捐两套生产线,另外再捐一眼美刀的外汇。

    在卡车进来装生产线的时候,叶麟带着老人家去了他办公室,因为箱子已经拆开,还要重新包装,另外还要装车,估计需要一段时间。

    老人家刚进叶麟办公室,就看到办公室里挂着他写给叶麟的批条,老人家看着叶麟摇了摇头。

    当然,老人家这个摇头可不是怪叶麟,因为他老人家是微笑着摇头的,估计是说会来事吧。

    “老人家,您请坐。”叶麟把老人家让到他的位置上。

    整个办公室也就他位置上坐着舒服,当然要让给老人家坐。

    老人家刚坐下,就问叶麟:“有纸笔吗?”

    “呃!有,您稍等。”

    叶麟连忙把办公室里的一个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几张白纸和毛笔,甚至还有一副砚台。

    柜子只是一个障眼法,其实这些东西是叶麟从空间里拿出来的。

    看到叶麟拿出来的这些东西,老人家愣了一下,老人家是什么人啊!一眼就看出这些东西不一般。

    不管是这些纸张,还是毛笔,甚至说那一方砚台,全部都不是凡品。

    纸上上好的宣纸,而且是老纸,什么是老纸,就是说这些纸是都是古董,这一张纸的价值,在后世可能就是好几万,几十万块钱。

    当然,可能更贵,这个要看谁买,买来干什么。

    还要这毛笔,这绝对是狼毫,而且也是一件古董,最起码有好几百年了。

    砚台就更不用说了,这可是叶麟的宝贝,当初买这方砚台的时候,叶麟可是花了好几千块钱。

    这个时候的好几千,可想而知它的价值,就这人家还不一样卖,如果不是叶麟天天死缠烂打,人家根本不可能卖给他。

    从买到这方砚台以后,叶麟就把它当成了宝,平时基本上不会拿出来,除了他要写什么重要的东西。

    就比如说今天,老人家要写字,叶麟怎么可能不拿出来。

    叶麟亲自给老人家磨墨,老人家蘸了一点墨汁,就在纸上写道:鹏程万里。

    是的,就是这四个字,看到这四个字,叶麟那个激动啊!

    写完这四个字以后,老人家把他的名讳写上,然后又拿出一枚印章给印上,这可是老人家的私章啊!

    本来叶麟以为老人家写完这一张就停下来,没想到老人家把写好的递给叶麟以后,又写了一张。

    这张上面写着:一帆风顺,是的,就是一帆风顺。

    同样写上名讳,还要年月日,当然也没有少了印章,叶麟知道,这是老人家对他付出的肯定。

    叶麟已经想好了,这两张字,一帆风顺他会婊起来挂在公司办公室里,至于鹏程万里,他准备婊起来挂到家里客厅里。

    这可是比老人家写的那个批条强多了,当然,老人家的批条叶麟会收起来,可能老人家也是不希望叶麟把批条挂起来,所以才给他写的这两幅字吧。

    十一点半,那边装好车了,老人家也离开了,叶麟把老人家送到大门外,看着老人家的车队离开,叶麟这才连忙回到办公室。

    先把老人家的批条给收起来,然后把老人家写的字给婊起来,把一帆风顺给挂到院里挂批条的地方。

    有人说了,挂在这里就不怕有人偷了,说实话,这个叶麟还真不担心,因为没有人敢偷。

    再说了,谁偷这玩意有什么用,这就是挂起来的东西,偷回去敢挂起来吗?

    所以叶麟不担心,等叶麟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家里人都休息了,叶麟把鹏程万里给挂起来,然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叶麟还没有睡醒,就被敲门声吵醒了,叶麟连忙从床上起来,过去把门打开,就看到是杜爷爷在门口站着。

    “杜爷爷,您怎么起来这么早?”

    “还早呢?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行了,先不说这些,我问你,堂屋里挂的那几个字是怎么回事?”

    “呃!”叶麟愣了一下问道:“您问这个干什么?”

    “别管我问这个干什么,我就问你,那是真的吗?”

    “当然,老人家昨天其中写给我的,您说是不是真的?”

    “嘶,臭小子,你干什么了?”杜爷爷倒吸一口凉气问。

    “什么也没干啊!”

    听到叶麟这么说,杜爷爷直接摇头说道:“不可能,如果你什么也没干,老人为什么给你写这几个字。”

    杜爷爷虽然比老人家小了没有几岁,但他也是称呼老人,只是比叶麟的称呼少了一个家字。

    叶麟耸了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老人家想练书法。”

    叶麟可是信口开河起来,没办法,捐生产线这件事,老人家可是特别嘱咐叶麟,不让他说出来。

    老人家这也是为了叶麟好,担心这件事被别人知道对叶麟不利。

    “臭小子……算了,既然你不说,就有不说的道理,我不问了,你继续休息吧。”杜爷爷说完就跑回到了堂屋。

    这让叶麟哭笑不得,还继续休息呢!叶麟有一个毛病,那就是睡醒以后就睡不着了。

    当然,这说的是连续睡,如果隔个几个小时,叶麟还是可以睡的,但是这刚睡醒再躺下,是绝对睡不着的。

    在杜爷爷去了堂屋以后,叶麟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水龙头那边,开始刷牙洗脸。

    而这个时候老妈也起来了,看到叶麟在院子里刷牙洗脸,惊讶的问道:“咦!儿子,今天起来这么早?”

    “我被杜爷爷给叫起来的。”叶麟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噢!”李冉点了点头,也没有问为什么叫他。

    老妈起来了,那么翟颖也该起来了,果然,老妈刚进厨房,翟颖和徐曼丽就从屋里出来了。

    “叶麟。”

    “嗯!”叶麟回头对她们两个点了点头。

    “行,你刷牙洗脸吧!我们去帮忙做饭。”

    “噢!好。”

    早上吃饭的时候,家里引起了轰动,特别是叶麟师父过来以后,看到堂屋里挂的那副字,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

    同时整个家里好像也明白了这副字代表了什么,一个个都替叶麟高兴,在这个年代,这副字就相当于免死金牌。

    虽然说现在已经改革开放,但是真正个人做生意的并不多,这倒不是说不想做,而是没办法做。

    。。。。。。

    s:昨天下大雨啊!在车里坐了一天,唉!

    月票,推荐票,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