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百九十章 后遗症

    低的时候,胡堪连脑袋带上半身都进入到了湖水里,高的时候又给拉上来。

    在胡堪第一次入水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刚想喊,可是又进入到了水里,留下一串泡泡。

    当他再次从水里出来的时候,老实了很多,大吸了一口气,等着再次入水。

    十几分钟后,胡堪不知道入水了多少次,那种滋味,他是真的不想再试,可是又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倒是想喊,喊救命也行,可是他不能喊,因为喊了就没有时间吸气,那么进入水里的滋味更难受。

    叶麟这个时候过去,把绳子的另一头从水车上解下来,然后把胡堪给拉出水面。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放了我。”

    “放了你为什么要放了你”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但我只是受人指使,绝对没有想把你怎么样”

    “是吗”叶麟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受人指使我相信,但你说没有想把我怎么样,你说我应该相信吗”

    “你一定要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叶麟会相信他说的吗当然不会,这个时候,换谁都会这么说,就算是叶麟估计也一样。

    “行了,别废话了,再次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明天早上,这里一定会有人路过,到时候会有人救你,不过你最好别睡着了,要不然淹死了别怪我。”

    叶麟说的没错,这里是马路边,当然会有人路过,不过他说的睡着了,根本不可能。

    先不说一下入水一下出水不会让他睡着,求生玉望也不允许他睡着。

    “不不不,别这样,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放我一马。”

    “想什么美事呢放过你你认为可能吗”

    说完叶麟就把绳子又系在水车上。

    “不”

    胡堪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和上半身就进入到了水里,一串泡泡冒了出来。

    看到这,叶麟摇了摇头离开了,他是真的走了。

    绳子不会有问题,叶麟准备的绳子很结实,还有就是胡堪身体上面用的是滑轮,对绳子的消耗并不是很大。

    只要他把握好呼气和吸气,是不会出问题的,这只是叶麟对他的一个惩罚。

    就这还是因为他不是主谋,要不然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叶麟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城里,因为城里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做。

    不要因为叶麟惩罚了胡堪就算完了,怎么可能,当天参与对他动手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当叶麟来到胡堪他们占的那个院子外面的时候,已经有一群人在等着他,这群人当然是他小弟。

    这也是他之前安排好的。

    “老大。”

    “老大。”

    “嗯人都在吧”

    “是的老大,全部都在,就连两个受伤的也在。”

    胡堪和两个手下被人打了闷棍,胡堪不见了,两个受伤的小弟被人发现抬了回来。

    然后这些人就没有再出去,估计是在等胡堪的消息,这刚好给了叶麟机会。

    “准备动手。”

    “是。”

    这名小弟答应一声,就过去安排去了,每个人都是身穿米黄,然后用一块布蒙着脸。

    没办法,现在不是以前,如果是以前,根本不需要蒙脸,直接就干。

    但是现在不行,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要不然叶麟倒是不怕,可是这些小弟呢

    这些小弟不光把脸蒙上了,每个人手里还多了一块板砖。

    这是叶麟安排的,同样是故意的,要让对方知道,didu并不是只有叶麟一个人用板砖。

    叶麟这次没有叫那么多人,就叫了二十个,二十对三十,叶麟这边人数上很吃亏,可是不要忘了,叶麟的这些小弟可都练过。

    不说一个大几个吧,两三个绝对不会有问题,这样算的话,还是他这边赚便宜。

    院门被一名小弟一脚踹开,然后二十名小弟鱼贯而入,在里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每人一块板砖,脑袋拍的“啪啪”响,有人一下子拍了几个,有人一个没有拍到。

    拍到的很高兴,没有拍到的就不高兴了,没办法,就有人去拍已经被拍倒的,还好叶麟及时发现,制止了他们,要不然就出大事了。

    说实话,受点伤无所谓,就算是受伤比较重也无所谓,但绝对不能出人命。

    到时候一定会一查到底,到那个时候,估计叶麟也只能跑路了。

    当然,这是叶麟一力承担结果后的情况,他要不想让人查到他这些小弟头上,就只能一力承担结果。

    “走吧。”看到都收拾了一遍,叶麟说道。

    “是。”

    出了院子,大家就散开了,这很正常,因为这些小弟并不是在一个红袖标小队来,而是分开的。

    一个红袖标小队,最多也就两个人,很多都是一个人。

    这次叶麟没有动手,因为这些人不值得他动手,最重要的是,叶麟要让他们这些人知道,用板砖的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分开以后,叶麟就回去了,回到修车铺,叶麟就进了空间,今天浪费的时间有点多,他要给补回来。

    早上五点左右,西直门外,几个人赶着牛车往城里走。

    这个时候天刚蒙蒙亮,牛车上有一个孩子,孩子的眼睛比较亮,一眼就看到了被掉在树上,上上下下来回折腾的胡堪。

    刚看到的时候,小孩被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连忙对牛车上的大人喊道“哪里有一个人。”

    听到小孩这么说,几个大人连忙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人掉在那,连忙把牛车停下来,几个大人下车跑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胡堪基本上已经奄奄一息,说句不好听的,差不多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

    叶麟什么都想到了,他没有想到的是,人在长时间头朝下,大脑会缺氧。

    这个时候的胡堪,基本上是本能的出气呼气了,还好发现的及时,然后再晚个半个小时,估计就真的危险了。

    要知道他可是被吊在这里六个多小时快七个小时了,虽然说他已经尽量控制呼气吸气,可肚子还是圆鼓鼓的。

    这可不是气,而是水,这说明什么,说明胡堪还是喝了不少水,也可能是因为喝了太多的水,他才变的奄奄一息。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胡堪从树上弄下来,然后放在岸边的地上。

    “小同志,你醒醒。”一名中年人拍了拍胡堪的脸说。

    胡堪睁开了眼睛,对中年人说道“谢谢”

    “不”

    中年人刚想说不用客气,可是发现胡堪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中年人把手指放到胡堪鼻子下面试了试,然后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没死,把他抬车上吧”

    然后几个人就把胡堪给抬到了牛车上,然后就往城里走。

    这一段是土路,而且路还不好,不知道是颠的太厉害,还是休息过来了,还没有到城里,胡堪就醒了过来。

    他现在太累了,抬一下手的力气都没有,还好说话的力气还有。

    “谢谢你们,麻烦你们送我回去,你们放心,我一定重谢。”

    “重谢就不用了,你住在什么地方我们把你送回去。”

    “谢谢”

    胡堪把住的地方告诉了他们,然后他们就把胡堪给送了回去。

    到了他住的那个院子,看到几个小弟脑袋上新缠着纱布在修大门,胡堪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再次给几个人道谢,并且要给他们拿钱,被几个人给拒绝了。

    不管什么年代,农民伯伯都是很可爱的,虽然说穷,但还守着自己的底线,当然,他们也是看到了胡堪的不容易。

    “队长。”

    “队长。”

    胡堪的手下看到了胡堪,连忙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你们这”胡堪看着几名小弟的脑袋问。

    “队长,昨天半夜,我们这里被人给偷袭了,来了好几十个人,每个人都拿着板砖,专门往脑袋上拍。”

    当时乱糟糟的,这些家伙根本没有看清楚来了多少人,就感觉到很多,然后就被打晕了。

    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连忙去医院包扎一下,然后就回来了。

    伤势重一些的,现在在里面躺着,伤势轻一点的,在对住处进行收拾。

    “欺人太甚。”胡堪咬牙切齿的说着。

    可他这个时候也就只能说说,让他去报仇,说实话,他真不敢,他现在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队长,你没事吧你这一身”

    看到胡堪这一身打扮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这名手下问。

    “我没事,先进去再说。”

    “是。”

    几个人就进去了,来到里面以后,看到每个手下脑袋上都缠着纱布,胡堪顿时感觉到一种无力。

    “队长,你先洗把脸。”一名手下端着一盆水过来。

    看到水,胡堪一屁股坐到地上,一边蹬着腿往后退,一边说道“别过来,不要过来。”

    看到胡堪这个样子,他的那些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怎么回事。

    而胡堪这个时候还在地上,不过人已经躲到了一个角落里。

    “端走,端走,快端走。”

    s票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