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百三十八章 琉璃厂

    “不用了姜大叔,我一个人能忙的过来,你还是这个点过来吧!”

    “那好吧。”姜大叔点了点头,然后过来说道:“我帮你称重。”

    “嗯!”

    上午上班时间过后,叶麟和姜大叔打了一个招呼,又安排了叶琪和李婷几句,然后就离开了修车铺。

    叶麟要去一趟琉璃厂。

    琉璃厂大街位于帝都和平门外,是帝都一条著名的文化街。

    它起源于清代,当时各地来帝都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大多集中住在这一带。

    因此在这里出售书籍和笔墨纸砚的店铺较多,形成了较浓的文化氛围。

    大多数人来帝都都要到这里。

    后世闻名中外的帝都琉璃厂文化街,西至西城区的南北柳巷,东至西城区的延寿街,全长约八百米。

    这里现在不但有很多出售笔墨纸砚的店铺,还有很多出售古玩字画,古董的店铺。

    不过这些店铺现在都公私合营了,叶麟今天过来,就是想打探一下行情,看看能不能把收上来的古董卖掉一部分。

    最起码回笼一些资金,当然,叶麟也不可能把好东西卖了,卖一些本来不想收,又不得不收的。

    叶麟包里放了一件昨天晚上刚收的那个银质葫芦,他打算用这个银质葫芦探探行情。

    荣宝斋,一家比较有名的店铺,在后世还存在的一家百年老店,叶麟第一个来的就是这里。

    荣宝斋不是第一批公私合营的店铺,第一批是五四年,当时有大有粮店,稻香村食品店,同仁堂国药店,六必居酱园等十家较大的店铺。

    把之前具有传统特色的资本主义零售商店,进行了公私合营试点。

    荣宝斋是五六年最后一批进行公私合营。

    当时资本家工商业公私合营从开始到结束,整整用了两年多。

    一些公私合营的资本家,意识到工商业改造已是大势所趋。

    也有一些人开始对前途感觉到渺茫,终日惶惶不安,顾虑重重。

    心甘情愿把家产献出来的毕竟是少数。

    有的资本家是“白天敲锣打鼓,晚上痛哭流涕”。

    甚至有人说:多年心血,一朝付诸东流,几声锣鼓,断送万贯家财。

    当然,也有人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把家产给卖了,然后跑到了国外。

    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公私合营并不是没收,只不过实行了定息。

    实行定息之后,原先拥有一百万元资产的资本家,名义上还拥有一百万元的资产。

    当然,实际上只拥有一百万元产生的利息。

    除个别情况外,统定为年利息百分之五,这个比率略高于当时的银行利息。

    从五六年年一月一日起计息。这个办法保持七年不变。到了六三年,又决定延长三年,一直到“文***命”到来,也就是六六年九月才停发定息。

    国家先后以“四马分肥”和定息的方式,作为和平赎买的代价,向资本家支付了三十多亿元,超过了他们原有的资产总额。

    对资本家进行“和平赎买”,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将所有制改造与人的改造相结合,努力使剥削者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这是共和国一大创举。

    也就是说,这些资本家不但没有断送万贯家财,最后还赚了不少。

    而这些人,就是这个年代的有钱人,可以说不是一般的有钱。

    叶麟手里的这些钱,在这个年代不能说不算什么,但是和那些资本家比,还差的远。

    想着这些的时候,叶麟也来到了荣宝斋门口。

    荣宝斋这个时候并不大,只有三间门头,其实就是靠马路边的三间瓦房。

    和四合院三间正房差不多,当然,要比四合院正房大很多。

    门口上方挂着荣宝斋的牌匾。

    后世的时候叶麟来过这里,不过不是来买古董,而是来游玩,那时候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可是现在,用门可罗雀还差不多,不要说荣宝斋,整个琉璃厂街上都看不到几个人。

    “欢迎光临荣宝斋。”叶麟刚进来,一名伙计就迎了上来。

    当然,现在可不能称为伙计了,因为人家是正式职工,公私合营以后,之前在这里干活的伙计,都成了街道或者国家正式职工。

    叶麟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打量整个荣宝斋。

    “您是想买点什么?”看到叶麟进来也不说话,而是东张西望,店员还以为他要买东西。

    “我不买东西,你们这里收东西吗?”

    “呃!”店员愣了一下,连忙点头说道:“收,当然收,您等一下,我给您叫经理。”

    “嗯!”叶麟点了点头。

    也就一两分钟,从里面出来一名年轻人,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叶麟一看就知道,这位应该是公方经理。

    公私合营都是这样,一家店铺有两名经理,一名是私方,一名是公方。

    理论上,公方经理是不参与经营的,只负责管理,可是实际上,私方经理就是个摆设。

    甚至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不管是经营还是管理,基本上都是公方经理。

    而这些公方经理,根本就不懂得什么经营,可是为了权利,根本就不管这些。

    也是因为这个,让国家损失不少,之前红红火火的店铺,被他们这些人给弄的门可罗雀,甚至说没有生意。

    看到年轻人,叶麟就皱了皱眉头,不过既然来了,总不能就这样走了吧。

    “你就是来卖东西的人?”年轻人趾高气扬的问叶麟。

    这让叶麟眉头皱的更紧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拿来我看看。”

    叶麟无奈的把葫芦拿了出来,年轻人接过去,也就看了一眼说道:“五块钱。”

    “什么?五块钱?”叶麟瞪大了眼睛。

    开什么玩笑,他收上来就花了二十,没想到这位年轻人就给了五块。

    要知道这可是纯银的,先不说它的历史价值,就这些银子的价值也要一百多快钱吧!

    “五块钱已经不少了。”

    “不好意思,我不卖了。”

    听到叶麟说不卖了,年轻人说道:“我这给的已经不少了,你去别处还给不了这么多。”

    麻蛋,叶麟暗骂了一声,这年轻人肯定把他当成急需用钱的人了,不过也是,如果不是急需用钱,谁会卖这些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年轻人真的以为五块钱不少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经营,更不要说什么古董价值了。

    “是,你给的价格确实不低,不过我不想卖了。”

    “不卖就算了,慢走不送。”

    出了荣宝斋,叶麟摇了摇头,走了不远又进入另外一家店铺。

    果然和年轻人说的一样,他五块钱出的不少,因为这家也是出了五块。

    一个多小时后,叶麟是彻底的失望了,因为他去了十几家店铺,最高的一家给了他十块钱。

    开什么玩笑,一个纯银质的葫芦,最高竟然才给十块钱,这比他收上来的价格还便宜了一倍,叶麟又不是冤大头,他怎么可能会卖。

    把葫芦收起来,叶麟直接回去了,看来指望这个回笼资金是不可能了。

    “叶麟,你可算是回来了!”

    叶麟刚从自行车上下来,还没有把自行车挺好,李婷就过来这样对他说。

    “怎么啦?”

    “还怎么啦,一大堆人来找你。”

    “呃!”不用说,估计是来卖古董的,就连忙问道:“人呢?”

    “在屋里,现在没有什么人修车,姜大叔在里面陪他们。”

    “行,我知道了。”

    “弟弟热不?”叶麟把大搪瓷缸子递给叶麟问。

    “还行,茶先不喝了,我先过去看看。”

    “嗯!去吧!”

    叶麟把自行车扎好,然后就进了屋里,叶麟有点明白李婷为什么说一大堆人了,还真是一大堆。

    还好叶麟修车铺比较大,自行车什么的都放到了外面,要不然还真待不下这么多人。

    这来的确实有点多,有二十几个人,而且这些人很多都不是胖子他们大院的。

    甚至叶麟还看到几个蓝衣服,要知道蓝衣服可是地方大院的。

    “叶麟,你回来了?”叶麟刚进来,姜大叔就看到了他,连忙问了一句。

    “嗯!姜大叔,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那行,你们聊。”

    在姜大叔出去一会,叶麟看了这些人一眼问道:“胖子让你们来的?”

    “是。”

    “不是。”

    听到两种截然不同的回答,叶麟愣了一下,然后对那些说不是的人问道:“那是谁让你们来的?”

    “没有人让我们来,我们只是听说你这里高价收老物件,所以就过来看看。”

    “这样啊!”

    叶麟好像有点明白了,应该是昨天那些家伙卖完东西以后回去说的。

    至于说高价,叶麟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当然,如果比着琉璃厂,他这里确实算是高价了。

    “把东西拿出来吧!还有,麻烦你们回去告诉别人一声,别白天过来了,我每天晚上七点半到九点,专门抽出时间在这里收,如果有人要卖的话,让他们那个时间段过来。”

    “行,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宣传。”

    “还是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