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百三十六章 十件古董

    这家伙应该不缺工业卷,但是缺钱啊!不要说他,胖子当初换自行车的时候,差价不就是用别的东西抵的吗!

    “那辆自行车可不便宜。”

    “没关系,多少钱你说。”

    听到年轻人这么说,叶麟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是第一个拿东西过来卖的人,我赔钱卖给你,你给我两百就行。”

    “呃!这个是不是低了?”

    “没事,低就低点吧!”

    “谢谢!”

    年轻人拿出两百块钱递给叶麟,叶麟直接给装了起来。

    然后把佛像放下,和年轻人一起走了出去。

    “姜大叔,那辆凤凰自行车他买了,你帮忙推出来一下。”

    来到外面以后,叶麟对姜大叔说。

    “嗯!好的。”

    年轻人回头对叶麟说道:“那我先走了,回头有好东西再给你送过来。”

    “可以。”

    在年轻人走了以后,叶麟连忙跑回屋,把佛像给收了起来,当然是收进空间,还有什么地方能比空间安全。

    这玩意看不见摸不着,只有叶麟才能进入,就算是把叶麟扒光也找不到。

    在年轻人走了没有多大一会,又来了几个人,这几个同样是年轻人,都比叶麟大上一两岁或者两三岁。

    “常威让我们来的。”几个人没有废话,直接对叶麟说。

    “走,进屋。”

    叶麟现在已经想起来这几个家伙是谁了,包括刚才走的那个年轻人,就是第一次帮胖子找叶麟麻烦,然后被叶麟收拾的那几个家伙。

    怪不得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他们的变化很大。

    “嗯!”

    几个人来到屋里,叶麟就让他们把东西拿了出来,四个人,一共拿过来十件东西。

    有一杆烟袋没错就是烟袋,叶麟拿起这杆烟袋看了一眼,纯铜的,不过上面什么也没有,就连个字都没有。

    虽然如此,但这是一杆老物件,叶麟仔细看了一遍说道:“这个不值钱,最多五块钱。”

    “呃!不是吧!卖铜也能一块钱了。”烟袋的主人说着。

    “我知道,说实话给你五块钱都多给了,你看看这烟袋上,连个字都没有,估计也就是民国时期的东西,根本不值钱,给你五块钱,也是看在胖子的面子上。”

    听到叶麟这么说,这家伙把烟袋接过去,仔细看了一遍,还真是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断代,你就算是没有年号,最起码也要有个标记吧,连标记都没有,怎么可能出太高的价格。

    “这样吧!如果你不想卖的话,你可以拿回去。”

    “算了吧!拿都拿过来了,值不值钱也就这样了,你看看我这个东西。”

    这家伙拿起一方砚台低给叶麟。

    叶麟刚接过这个砚台,心里就激动了一下,第一眼叶麟就发现这是一个好东西。

    这方砚台比较重,比一般的砚台重了一倍都不止。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下面的年号,是乾隆年间的玩意。

    叶麟没办法辨别是不是真的是乾隆年间的,但是有一点他知道,这个砚台就算是仿的,将来也一定很值钱。

    再加上这些年叶麟看了不少古董方面的书,用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把那些书都记进了脑子里。

    看到这台砚台的时候,叶麟脑子里就蹦出澄泥砚鳝鱼黄,没错,这是一方澄泥砚,而且是其中的精品。

    后世的价格叶麟不知道,因为他在后世从来不关注这些东西,但就算是现在,喜欢这玩意的,给个千儿八百绝对没有问题。

    “这方砚台不错,我给五百。”

    “五百?真的假的?”年轻人还没有说话,另外一个家伙先问了,估计是没有想到一方砚台能值五百块钱。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叶麟看了一眼这名年轻人。

    “呃!”

    看到对方不好意思的样子,叶麟也就不管他了,而是对砚台的主人说道:“如果你要卖,我现在就付钱。”

    “卖,当然卖。”

    “那行,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这砚台没问题吧?”

    “没问题,放心吧,常威已经和我们说过,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人来找你。”

    “那就好,你就这两样是吧?”

    “对,我就这两样。”

    叶麟把烟袋和砚台取过来,然后把书包拿过来,从里面拿出五百块钱,然后又从兜里拿出五块递给他。

    拿到五百零五块钱,把这家伙给高兴的,也是,这些家伙虽然都是大院出身,但是每个月零花钱并不多。

    胖子在他们中间零花钱算是最多的了,一个月也不过十来块钱而已。

    他们应该更少,一个月五块钱顶天了,一个月五块,一年也不过六十块钱,再加上过年的压岁钱,也不过一百块钱而已。

    没想到就卖了一方砚台,就相当于他五年的零花钱和压岁钱,怎么可能不兴奋。

    “叶麟,你帮我看看我这三件东西。”一个家伙把他带来的三件东西推到叶麟面前。

    这三件东西,一件是花盆,不是很大,高二十多厘米,最大直径也就七八厘米。

    不是青花瓷,而是成化瓷,同样是一款老物件,以叶麟这些年学到的知识,知道这是一件真品。

    “两百块钱。”

    “两百?真的两百?”听到两百对方很兴奋。

    “对,两百。”

    “那这两件呢?”

    剩下的两件一件是一个碗,没错,就是一个碗,但是这碗一看就不是吃饭用的,因为太小了。

    碗口的直径也就六七个厘米而已,碗底的直径三厘米多。

    如果只是这样,叶麟也不会认为它不是吃饭用的了,这碗晶莹剔透,好像可以看透一样,白色的一只小碗,上面没有一丝花纹。

    只有碗的底部写着一个年号,明十六年,说明是明代的玩意。

    “二百。”

    “呃!二百卖了。”

    最后一件物品是一个鼻烟壶,而且是一个玻璃的鼻烟壶,这玩意一看就是西洋玩意,叶麟根本就没有仔细看。

    对于西洋玩意,叶麟根本就不感兴趣,说道:“一块钱。”

    “呃!行,就一块钱。”

    当叶麟把三件物品收起来,递给他四百零一块的时候,这家伙也是很兴奋,这可是四百零一块啊!

    “我的我的,先看看我的。”一个家伙把他的三件物品放到叶麟面前,叶麟拿起一个印章看了一眼。

    因为这三样东西就这款印章让叶麟比较感兴趣,这是一块鸡血石印章,印章上面有个名字,叫刘开富,叶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应该不是什么名人。

    但这是一枚私人印章,而且还是一枚老物件,在古代,拥有私人印章的,身份应该都不简单。

    而且这还是一块鸡血石印章,那么印章的主人身份绝对很高。

    叶麟之所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第一就是他有点孤陋寡闻了,也是古代那么多人,有身份的也很多,他也不可能都知道。

    第二就是这个人太低调,虽然身份不低,但是根本没有他的记载,或者说这个名字没有记载。

    但是不管这枚印章的主人是谁,就这一块鸡血石在后世也值不少钱。

    “一百块钱。”

    “嗯嗯!看看这两样。”

    叶麟点了点头,把印章放下,然后拿起一个盘子看了起来,当盘子拿起的时候,叶麟就知道他看走眼了。

    刚才他还以为这三件东西里面印章最好,可是盘子拿起来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怎么说吧!如果在后世,这个盘子最起码是那枚印章价值的十几倍。

    “叶麟,这盘子怎么样?”

    “是个老物件,给你三百吧!”

    “可以,可以。”

    对方同意以后,叶麟就把盘子放到一边,然后拿起最后一件,这是一个银质的葫芦,没错,就是葫芦。

    葫芦很重,最起码有二三斤,叶麟仔细看了一下,纯银,当然,叶麟说的这个纯银只是说这个年代,可能是后世三个九或者四个九那种。

    就按二斤重,也是一千克,现在黄金和白银的比例是一比十五,也就是说这个葫芦相当于六七十克黄金的价值。

    当然,叶麟这是少算了,不过他是买家,当然要少算不能多算,要不然就他现在的身家,又能收多少这些老物件。

    “这个二十。”

    “太好了。”听到叶麟的报价,对方在手心里捶了一拳说道。

    把三件东西收起来,叶麟又付了四百二十块钱出去。

    最后一个家伙是两件东西,两件东西都还可以,一副是字画,叶麟给了他出了一百块钱,第二件是镇纸,同意是老物件,叶麟给了他五十块钱。

    两样东西被叶麟一百五十块钱收了过来,也可以说他们四个人,他卖的钱最少。

    另外三个家伙最低都是四百以上,只有他是一百五,不过他并没有怨叶麟。

    他怨他自己,为什么拿过来的东西不值钱,他根本就没有怀疑叶麟,因为叶麟根本就没有必要那样做。

    四个人过来,三个人卖的钱多,一个人卖的少,这能是因为叶麟,如果叶麟要坑他们的话,完全可以一个人多,另外三个人少,或者四个人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