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百零二章 勑紧裤腰带还债

    果然和叶麟想的一样,看到翟颖回来,李冉连忙过来问道:“回家了?”

    “对不起阿姨,我”

    “没事没事,你爸妈还好吧?”

    “他们挺好的。”

    “那就好。”

    李冉说完,往翟颖身后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叶麟,就问道:“那臭小子呢?”

    “他去修车铺去了。”

    “这个臭小子。”李冉摇头苦笑。

    现在如果谁在说她儿子傻,她一定跟谁急,这小子太精了,知道回来要挨收拾,连家都不进就跑了。

    。。。。。。

    叶麟还真去修车铺了,没办法,这个时候不去修车铺他也没有去的地方啊。

    因为现在是上班时间,修车铺并没有什么人,叶麟过来的时候,姜大叔正在门口乘凉。

    看到叶麟过来,连忙站起来问:“叶麟,昨天客户送过来的自行车怎么没有修啊?”

    “昨天有事,叶麟就没有过来,你跟顾客解释没有?”

    “放心吧,都是老顾客,我让他们明天过来取。”

    “嗯,这样,明天他们过来取车的时候,给他们便宜个一块两块的。”

    “啊!叶麟这个不用吧,便宜个一块两块的,就没有利润了。”

    “没事,不管怎么说,也是咱们耽误了人家时间,就算是亏,也只能亏咱们自己。”

    “那好吧,我知道了。”姜大叔点了点头。

    叶麟想去看看都有多少自行车没有修,不过还没有等他过去,就想起了什么,然后回过头对姜大叔说道:“姜大叔,这几天我还有点事,等忙完这几天你就去卖粮食吧。”

    “什么?叶麟,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开始?”

    要知道每年可都是九月份开学以后才开始卖,而现在才刚六月份,整整提前了差不多三个月。

    “先卖一批,也不卖多,就卖到七月份吧。”

    “好,我知道了。”

    等翟颖高考完以后,叶麟就没有什么事了,而翟颖也可以过来帮忙看一下,所以叶麟打算让姜大叔去卖一段时间粮食。

    这是城里,根本不存在什么粮食下来了就不缺粮这回事,城里一年四季都缺粮。

    特别是今年的新政策实施以后,缺粮就更严重了。

    之前很多东西都是凭帝都居民副食购货证购买,而且是按人头算,也就是说,不管大人小孩,每个月都有那么多粮食。

    现在变成了居民凭证供粮改为凭票供应。

    凡是在帝都有正式户口,所谓“吃商品粮的”每人按月发放粮票。

    粮票分为:粗粮票,面粉票,大米票粮食定量以年龄大小,因人而异。

    从婴儿降生的三斤,少儿六斤,儿童八斤至成年人二十一斤不等。

    其中面粉供应占总量的百分之二十,大米占百分之十,其余供应粗粮,比如:玉米面,白薯干,有时候是高粱面,还有鲜红薯等杂粮。

    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小孩的饭量并不比大人小,可是小孩的粮食定量减下去太多了,虽然说大人增加了一点,可是一个家庭还是孩子多啊。

    既然是凭票供应,粮票自然变的炙手可热,现在鸽子市上根本就收不到粮票,怎么说吧!一斤本地粮票,你就算是出五毛钱都买不到。

    而且现在粮票的价格也改变了,以前是全国粮票贵,现在是本地粮票贵。

    因为全国粮票只能去饭店吃,本地粮票可以买到粮食,而且叶麟听说,现在一斤本地粮票在鸽子市能卖到一块钱。

    要知道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工资,百分之八十以上月薪才三四十块钱。

    一斤全国通用粮票也卖到八毛,一斤本地面票,更是卖到了一块二。

    陈静那么会做生意,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到粮票了,当然,叶麟也早就不让她收了。

    既然不收,那当然就是卖了,这一段时间,陈静可是没少帮他卖粮票。

    粮票都这个价格了,粮食可想而知,在鸽子市,一斤面粉能卖到一块五。

    说句不好听的,这比拿着票去买肉都贵很多。

    可是没办法,供应的粮食只能让你饿不死,不想挨饿,就只能花大价钱买。

    不过除非饿的不行了,普通老百姓是不会买粮食的,能花大价钱买粮票和粮食的人,都是有钱人。

    说实话,这个变化连叶麟也没有想到,他在后世也没少看这个年代的纪实书籍,可是根本就没有这些。

    叶麟之所以收那么多粮票,是想到文命的时候用,那个时候大家每天斗来斗去,不事生产,物资匮乏,没想到这还有两三年呢,现在竟然就用上了,而且比那时候还贵。

    不但比那个时候贵,而且贵的还不是一星半点,不过回来叶麟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因为老毛子,也就是还债,勑紧裤腰带还债。

    这让叶麟对老毛子的印象坏到了极点,而且叶麟暗暗发誓,有一天,他一定让老毛子还这个债。

    赚普通老百姓的钱,叶麟有心理负担,但是赚有钱人的钱,叶麟从来不手软,所以他准备让姜大叔放一批白面出去。

    至于价格,就按一块五一斤卖,买粮票就一块五了,叶麟卖一块五还便宜了不少。

    当然,也不能光卖白面,叶麟想过了,还要卖一批红薯出去,现在鸽子市上的红薯价格已经达到了三毛钱一斤,说实话,这让很多普通老百姓都吃不起。

    从四月份开始勑紧裤腰带还债开始,粮食就一个劲的上涨,当然,这说的是鸽子市,供销社还是原来的价格。

    可是现在去供销社买粮食需要粮票,没有粮票根本就不卖给你,不管你是谁,认票不认人。

    与其说是粮食一个劲的涨价,不如说是粮票一个劲的涨价,涨的很多人都买不起,就算是你买了粮票,还要去供销社买粮食。

    也就是说,你花一块五毛钱在鸽子市买了一斤白面粮票,到了供销社去买粮食,还要再花一毛六分五买白面。

    红薯是卖给普通老百姓的,这个价格不能高了,可是也不能太低,因为太低容易出问题,所以叶麟准备让姜大叔卖两毛钱一斤。

    这个价格,在现在来说,绝对是良心价了,他也想卖便宜,可是总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吧,谁都不容易,那些倒买倒卖的人也是一样。

    最重要的是,叶麟这里数量有限,所以对整个帝都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

    “老大,老大,救命啊!”就在这个时候,叶麟的一名小弟齐彬骑着自行车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齐彬这可不是附近大杂院的那些小弟,他是之前就帮叶麟卖东西的小弟。

    “我说你小子风风火火的干嘛?”叶麟皱了皱眉头。

    齐彬看了一眼姜大叔,由的欲言又止,叶麟还能不明白,就说道:“姜大叔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就说。”

    “嗯,是这样的老大,再给我弄两百斤本地粮票,要白面票。”

    “我说你小子要这么多白面粮票干嘛?”

    “有人要。”

    “行,你等一下,我进去给你取。”

    叶麟现在有二十几个小弟帮他卖粮票,其中还包括陈静,当然,卖粮票是顺带的,他们还是帮叶麟卖花生瓜子和肉干。

    “谢谢老大,老大你太好了。”

    “滚。”叶麟恶心的等了齐彬一眼。

    “呃!”齐彬立马把嘴给捂上了。

    姜大叔看到齐彬这个样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小子,这两天最好别惹他,要不然收拾你没商量。”

    “啊!姜大叔,老大怎么啦?”

    “不知道,反正你小心一点准没错。”

    “明白了,谢谢姜大叔。”

    “客气什么,行了,喝水不,我给你倒点。”

    “不用了姜大叔。”

    “那行。”

    叶麟很快从屋里出来了,手里拿着几扎票,递给齐彬说道:“这里是三百斤白面票,卖完再找我要,你可以滚了。”

    “呃,好,老大我这就滚。”

    叶麟没有先给他要钱,现在粮票太贵了,三百斤就是好几百块钱,齐彬出来也不可能带这么多钱,等他下次特意送钱的时候自然会送过来。

    说实话,别的票叶麟手里还真不多,但是如果要说粮票,叶麟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吧,几十万斤还是能拿的出来,不要忘了他可是收了好几年粮票了。

    后世叶麟在一本纪实书上看到,六五年的时候,粮票的价格是本地粮票两毛,全国粮票两毛五,那个价格和新规定之前是一样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最困难的时候也就这两年,也就是说,过了这六三年、六四年,粮票还会恢复到原来的价格,甚至说有可能都用不了两年。

    叶麟对这一段历史不是很清楚,在书上也没有看到过,发生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更不知道,所以叶麟要尽快把手里的粮票卖出去。

    那样的话,等粮票价格回归正常,他还可以进行收购。

    对于未知的事情,说实话,叶麟也有点懵,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束,这让人心里很没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