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就是干

    当然,这也是不成熟的表现,说白了就是年龄还小,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干。

    其实在这个年代,这很正常,帝都这边称为拍婆子,南方称为泡马子,而且干这种事的人,一般都是大院子弟,大杂院的孩子绝对不会这么干。

    也可以说是不敢干。

    几个小年轻年龄都不大,最多也就是高中生,比叶麟大上那么一两岁。

    “你们干什么”叶麟瞪着眼问。

    “不干什么啊就是想知道你们的名字。”

    几个家伙虽然不成熟,但是好像也懂点法律,几个家伙没有人伸手,只是拦着不让走,这样的话,就算是公安来了,最多也就空头上教训他们一顿。

    “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琪在前门这边怕过谁啊,不要说几个一身蓝,就算是一身米黄的家伙,叶琪也从来没有怕过。

    因为她有一个护短的弟弟,根本就不管你是谁,逮住就揍,爱谁谁。

    “只要你们告诉我你们的名字,然后再告诉我你们住在什么地方,我们就让你们离开。”

    几个家伙也不动手,就把三个丫头围在中间。

    叶琪她们想走,几个家伙就赶到她们前面堵住,一直就这样僵持不下。

    就在这个时候,叶琪忽然说道“如果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要不然一会你们不要后悔。”

    因为叶琪已经看到了叶麟,看到叶麟正在飞奔而来,她可是知道叶麟的脾气的,估计这几个家伙一会不会有好果子吃。

    “嘿嘿嘿,这点你放心,我们几个做什么事从来不后悔。”带头的家伙冷笑几声,然后对叶琪说着。

    “是吗”

    “当”

    “砰”

    “啊”

    带头的家伙还没有把当然的然字说出来,脑袋上已经被板砖拍了,而且拍的很重,叶麟根本就没有留手,半块板砖狠狠的印在带头的家伙脑袋上。

    忽如其来的一幕,把剩下的几个家伙吓了一跳,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又一个家伙被叶麟给拍倒在地。

    这个时候,剩下的三个人已经反应过来,纷纷对叶麟出手,不要说他们三个,就算是他们五个一起上,叶麟就算是手里没有板砖,他们也不可能是叶麟的对手。

    前后不到一分钟,五个家伙每个人脑袋上挨了一板砖倒在地上惨叫。

    看到这,叶麟皱了皱眉头对姐姐她们说道“你们先走吧,这里交给我。”

    “噢,那我们就先回去。”

    “嗯。”

    在叶琪她们走了以后,叶麟上去抓着两个家伙的头发,直接就往旁边小树林里拖,根本不管他们脑袋上的伤,叶麟也是有逆鳞的,他的家人就是他的逆鳞。

    两个家伙不想进去的,可是叶麟的劲太大了,他们根本就反抗不了,就被叶麟给拖了进去,把两个人扔在地上,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叶麟一人给了一脚。

    两个家伙立马连气都快出不来了,更不要说是逃跑。

    在外面没关系,他们根本就逃不脱叶麟的手掌心,但是在树林里就不一样了,所以叶麟才一个人给了一脚。

    然后叶麟又出去拖进来两个,和之前一样,还是一个人一脚,最后叶麟才把带头的家伙拖进来,这家伙挨的比较狠,就算是叶麟让他跑,估计他也起不来。

    所以叶麟把他放到了最后,这里离路并不远,叶麟担心有人去派出所报警,所以就打算速战速决。

    来到带头的家伙身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带头的家伙都哭出来了,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是板砖招呼,不但如此,还下手那么重,他感觉自己头皮刚才都被叶麟给拽脱了。

    他和另外四个家伙一样,都是被叶麟抓着头发拖进来的,而且因为他伤的比较重,根本就站不起来,所以整个人就这样被拖了进来。

    “说实话。”叶麟把手里的半块板砖抛上抛下,斜着眼看着这家伙。

    “真,真没有。”

    “啪”

    叶麟又是一板砖拍在这家伙脑袋上,这家伙本来就半坐在地上,叶麟这一下直接把他拍的脑袋在地上磕了一下。

    “我说过,让你说实话。”

    “我说,我说。”这家伙脑袋都不敢抬,连忙说着。

    “说,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啪”

    叶麟再一次拍过去,说道“这不就对了,要实话实说,难道你爸妈没有教过你,不要说谎吗”

    “教过,教过。”

    “说吧,拦着她们干什么”

    “没”

    “啪”

    叶麟又是一板砖过去,说道“刚说过的话就忘了,要实话实说。”

    “哇”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防线被叶麟几板砖拍没了还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直接哇哇大哭起来,他这一哭,另外四个家伙也是一样,也跟着一起哭。

    叶麟摇了摇头,过去对着四个家伙一人来了一板砖说道“别哭了,再哭我弄死你们。”

    叶麟这句话起了作用,不但四个家伙不敢哭了,就连带头的家伙也是一样,说白了这就是几个孩子,无论在别处他们如何嚣张,但是现在,他们都怕了。

    “说吧,今天是谁的主意”

    “是他。”

    另外四个家伙同时指向带头的这个,也是被叶麟用板砖拍的最多的家伙。

    “不。”

    就在这家伙刚想说不是我的时候,就看到叶麟的板砖飞过来,连忙改口说道“是我。”

    “啪”

    “啊”

    可惜说晚了,板砖还是落在他脑袋上。

    本来叶麟不是这样的,就算是打架,就算是对方先惹的他,最多也就是教训一顿,像今天这样,在一个人脑袋上拍了四五下,这绝对是第一次。

    但是叶麟毫不手软,该拍还是拍,因为今天他们已经触及到了叶麟的底线,在叶麟眼里,亲情是最重要的,这么说吧,你在他脸上扇一巴掌,他最多也就给你一板砖。

    “你们四个可以滚了,但是以后不要让我在前门看到你们,要不然我见一次拍你们一次。”

    听到叶麟这么说,四个家伙一句话也没有说,从地上爬起来就跑,一般像这种时候,怎么着也要说一句走着瞧,或者是这个仇我一定报。

    但是四个家伙没有,而且好像生怕跑的慢了被叶麟再抓回去收拾一顿,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四个家伙就消失在小树林里。

    这速度,都快赶上百米短跑了,如果让他们以这个速度去参加奥运会,最起码也能拿个名次,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四个家伙这个时候有多害怕。

    人只有在死亡面前,才能发挥出自己的潜力,估计在他们眼里,叶麟就是一个死神。

    “你你要干什么”

    四个人跑了以后,看到叶麟回过头看着他,这家伙吓坏了,一边坐在地上往后退,一边问叶麟。

    “你家住在什么地方”

    “你你要干嘛”

    “啪”

    叶麟又是一板砖过去,说道“麻蛋,哪那么多废话,问你什么说什么。”

    “我说,我说,我家住在文津街。”

    文津街,在景山前街和西安门大街中间那一段,就是北海公园和中海中间桥上那一段,而这家伙的家就在帝都图书馆西侧,那是一处地方大院。

    “走,带我去你家。”

    “啊”

    “啊个屁啊,快点。”叶麟把手里的板砖往上抛了抛。

    看到这个,这家伙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小树林外面走,刚走了几步,叶麟眉头皱了一下,说道“站着。”

    听到叶麟说站着,这家伙连忙就停了下来,估计他爹说的话他都没有这么听过,可是今天,叶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连一点犹豫都不敢。

    “怎怎么啦”

    “把外套脱下来包着你的脑袋。”

    刚才才走了几步,地上就出现了一条红线,虽然这条红线很细,而且还断断续续的,但还是有可能被人看到,因为这条红线是这家伙脑袋上流的血。

    听到叶麟这么说,这家伙连忙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把脑袋包的严严实实,不知道的绝对不会想到他是脑袋破了,还以为这大院的孩子又在玩什么花样。

    等他包好以后,叶麟这才说道“走吧,我希望你老实点,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麟拿着板砖威胁着对方。

    “我老实,我一定老实。”

    “行了,别废话了,快走。”

    一边往家走,小年轻一边掉眼泪,小年轻叫刘小河,是北海中学一名高二的学生,今天是星期天,几个人没事就出来溜达。

    不知不觉就溜达到了前门这边,本来也没什么事,他们就是想出来玩玩,可是谁知道这个时候三个特别漂亮的女孩走过来。

    几个家伙也都算上青春期吧,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当然就想认识认识,这本来是挺简单的一件事,如果在之前,他们上去问,对方一定会回答,可是这次他们碰到了三个小辣椒。

    s唉一直看到有人说我是更新少才养书,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我这更新还少,上架才二十来天,我已经更新了二十七万多字,平均每天更新一万两千字以上,如果这还少,我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