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五十五章 特供“飞天”(求全订)

    下午五点来钟天就暗了,因为今天是大年三十,吃饭会晚一点,刚好这个时候叶麟要出去一趟。

    按说这都过年了,他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出去,可是没办法,这一段时间他今天跑到这,每天跑到那,就没有时间把几位鸽子市大叔手里的票给收了。

    今天就大年三十了,如果再不把几位大叔手里的票给收了,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而且这么多票压在手里,估计几位大叔这个年也过不好。

    叶麟来到广场,几位大叔已经在等着他,看到叶麟过来,几位大叔就围了上来。

    “叶麟,你终于来了,我们因为你今天又不过来了。”

    “那能呢,这几天比较忙,真是不好意思了,把票拿出来吧,我这就把钱给你们。”

    听到叶麟这么说,几位大叔明显松了一口气,连忙把票拿出来递给叶麟,叶麟一个一个给点了一遍,就把钱给了几位大叔。

    几位大叔的票加在一起有六百多块钱,这些钱对于叶麟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几位大叔来说,这可是一大笔钱。

    把票收完以后,叶麟说道:“几位大叔,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耽误了你们过年,你们放心,过完年我一定有所补偿。”

    “不用了叶麟,你能把票收了,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补偿,现在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

    听到这位大叔这么说,叶麟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过完年再说,几位大叔也快点回去过年吧。”

    “好,都回去。”

    就在叶麟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大叔叫着他说道:“叶麟,我这里有几张酒票,不知道你收不收?”

    “酒票?什么酒票?”

    酒票叶麟当然知道,可是一般都是二锅头酒票,这种票叶麟不需要,而且也没有几个人买,所以在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和几位大叔说过,不收酒票。

    不过今天耽误了几位大叔回家过年,叶麟就准备给收了,哪怕不用浪费了也无所谓,反正也不值什么钱。

    “茅台酒。”

    “齐大叔,你确定是茅台?”听到是茅台,叶麟眼睛一亮。

    现在的茅台有两种商标,一种是五星,一种是飞天,五星商标是图案是有金色麦穗和红色五星组成,麦穗在外,五星居中。

    “飞天”商标,借用在西方社会影响很大的敦煌“飞天”形象。

    但不管是五星还是“飞天”,都不是普通人可以买到的,这种酒票也是供应给那些高层,或者是大院人员,而且还要去专门供给的地方买。

    可是有这种酒票的人,他们喝酒根本不需要自己买,而且也不会把酒票拿出来卖,所以这种茅台酒票,在外面基本上看不到。

    当然,也有议价的地方卖茅台酒,那就是百货大楼,可是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买的起,比如凭票购买茅台,一瓶一斤装的茅台,只需要两块钱九毛七,可是在百货大楼买议价茅台,一瓶一斤装的茅台就需要十六块钱。

    整整翻了四点四倍,不但如此,在百货大楼买的茅台,上面会印有地方国营茅台酒厂出品,和凭票购买印有特供字样的茅台根本不一样。

    酒是一样的酒,商标也是一样的商标,但是地方国营和特供的区别就大了,如果叶麟愿意,他可以每天都去百货大楼买,虽然说十六块钱一瓶确实不便宜,但是比着后世,这真不算什么。

    十六块钱一瓶,一名普通职工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两瓶,如果是买来喝的话,这确实不划算,可是如果放个几十年,虽然只是地方国营,但值个十几二十万没有问题。

    不过这对于叶麟来说意义不大,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买过,当然,叶麟之所以没有买,也是因为不想太招摇,这个年代也不是招摇的时候。

    还有就是,叶麟之所以现在不买,是想着文***命过去再买,那个时候和现在的价格差不多,但那个时候有钱已经不是罪。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碰到了茅台酒票,这可是特供啊,就算是不卖以后自己喝,那也是很有面子的事,而且说出去喝的还是特供。

    “是的,我确定是茅台。”齐大叔点了点头,确定的对叶麟说着。

    “你有几张?”

    “我就三张,你之前不是说过不收酒票吗?所以我就没敢收,就这三张我还是准备自己买来喝,可是想到酒钱加上买票的钱,我又不舍得了。”

    “三张啊!”叶麟点了点头,问道:“齐大叔,你这票是多少钱一张收的?”

    “两块五一张,叶麟,如果你要这票的话,我还按两块五给你,你把本金给我就行。”齐大叔估计是害怕叶麟嫌贵,一分钱不赚就想给叶麟。

    “别啊齐大叔,这样吧,三块钱一张,而且以后有多少我要多少,都是按三块钱一张给你。”

    “什么?叶麟,你不是不要酒票吗?”

    “齐大叔,这个怪我,我没有和你们说清楚,我不要二锅头酒票,茅台酒票我还是要的,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叶麟说完,又对另外几位大叔说道:“包括几位大叔也是一样。”

    凭票购买的茅台酒是两块九毛七,再加上买票的钱,也才不到六块钱而已,比百货大楼议价的地方国营茅台还便宜十块钱左右,这样的价格,叶麟怎么可能不要。

    而且这还是特供,叶麟又不傻。

    “叶麟,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们把票拿过来,我就给钱,而且不管你们收的是什么价格,我这里都给你们三块钱一张,有多少我要多少。”

    “哈哈哈,行,那我们过完年就开始收。”

    “嗯,噢对了,几位大叔,我只要帝都的茅台酒票。”

    “放心吧,绝对都是帝都的。”

    这个年代,是票据最多的年代,但是虽然用的都是票据,可各个地方都票据都不同,甚至说一个地方一个样,就拿工业劵来说吧。

    帝都的工业劵只能买工业生产的东西,比如自行车、手表、电视机和收音机等等这些,可是在别的一些城市,处处都要用到工业劵。

    比如毛巾、毛毯、毛线、手帕、手套、橡胶鞋、缝衣针、缝衣线等等等等,太多了,甚至连锅碗瓢勺都需要,所以这些工业劵也就不值钱了。

    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帝都的票比别的地方多了很多,据统计,从六零年以后,帝都凭票购买的的物品达到六十九种,而且就这还不算凭证购买的。

    别的城市票据就少了很多,这可能和他们把什么东西都用在工业劵上有关系,因为他们的工业劵就相当于万能票,有一票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帝都就不一样了,帝都买毛巾有毛巾票,买毛线有毛线票,把各种票分的很清楚,也是因为这个,叶麟除了一些重要的票据,别的都不收。

    当然,有一种票叶麟是必须要收的,那就是全国粮票,因为全国粮票在全国通用,也只有这一种票是全国性的,剩下的都不是。

    “那行,那就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不管你们多少钱收上来的,只要是帝都的茅台酒票,我全部按照三块钱一张收。”

    其实叶麟是多虑了,因为这个年代,也就只有帝都有特供茅台,别的城市虽然也有茅台酒,可是基本上和帝都百货大楼一样,买的是议价茅台。

    就算是有茅台酒票,也只能买那种地方国营茅台,特供这玩意,这个时候只供应帝都。

    在几位大叔走了以后,叶麟也就回去了,他到家的时候,李冉差不多已经把饭做好,看到他回来,就说道:“臭小子,你跑那去了?”

    “呃!妈,您找我有事?”

    “你是不是忘了?让你师父过来吃饭这件事了?”

    听到老妈这么说,叶麟拍了拍脑袋说道:“哎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这就去。”

    叶麟确实给忘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第一是他太忙,大年三十还去收票,第二就是他师父一年才过来吃一顿饭,他不能天天想着这个吧。

    “快点去。”

    “嗯。”叶麟点了点头,然后就往外面跑。

    还好师父家离这里不远,要不然还真有点麻烦,不过也没事,今天不能过来,明天也可以,另外叶麟已经想好了,不能一年就让师父过来吃一顿饭,明天大年初一,也要让师父来。

    叶麟来到师父家,因为比较着急,他也没有敲门,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刚进去,就看到师父大马金刀的坐在那,看到叶麟进来,吹胡子瞪眼的。

    “师父,我来请您去家里吃饭。”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看来师父一直在等着他,等着他过来叫,可是干等等不来,要不然也不会看着他就吹胡子瞪眼。

    “那能呢师父,今天不是做饭比较晚吗!所以就晚点过来叫您。”

    听到叶麟这么说,李老头的脸色好了一点,站起来说道:“拿着那包东西,咱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