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口是心非(求月票,求全订)

    “噢,都吃三顿饭啊?”陈妈妈瞪了一眼陈静,心想,你个丫头,既然知道人家吃三顿饭,还每天半夜都把我叫起来做饭。

    可惜换来的是,陈静直接把头扭到一边,就当没看见,这让陈妈妈那个气啊,可是她又不能说出来,也就只能把这口气咽到肚子里。

    中生女大不中留啊!陈妈妈摇了摇头。

    “奶奶,您不是一直说京八件吗?叶麟这次给您带来了。”陈静连忙把叶麟带过来的京八件递给陈奶奶。

    陈静这丫头真是会拉同盟,第一个拉的就是这个家最有权威的人,只要奶奶和自己站在一起,这个家没有人敢说什么。

    “啊!这……这要花多少钱啊?”陈奶奶看着陈静递到手里的京八件,看着叶麟问。

    “奶奶,这个没有多少钱的,如果您喜欢,下次我还给您带。”叶麟连忙说着。

    “别,千万别,花这冤枉钱干什么。”

    陈奶奶可是老帝都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京八件有多贵,这礼物太奢侈了,这可以买多少粮食啊,最起码买的粮食够他们家吃半个月。

    “没关系的奶奶。”叶麟无所谓的说着。

    “不行,下次不能带这个。”陈奶奶摇头说着。

    “叶麟,既然我奶奶不让你带,那你就不要带了。”陈静转过头对叶麟说着,说完还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让叶麟答应。

    叶麟和陈静认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不明白陈静这是什么意思,连忙点头说道:“好的奶奶,下次我不带了。”

    “这就对了,这玩意也就尝尝鲜,可千万不能再买了。”说完陈奶奶还抚摸着京八件叨唠着这要花多少钱,看来是心疼的不行。

    “妈,您不是说家里没有油了吗?看看叶麟给您带了什么。”陈静连忙把花生油和香油拿了出来。

    “啊!这……这是香油?”

    花生油她们家有,是陈静带回来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有,可这个香油就不一样了,香油这玩意,在帝都可是个稀罕玩意,就算是去供销社都买不到。

    去供销社买,最多也就买点芝麻酱。

    这倒不是说供销社不卖香油,而是根本就轮不到她买,估计就供销社供应的那点香油,还没有运回来就已经让人给买走了。

    不管是什么年代,都有一批拥有特权的人,这些人根本不需要来供销社,就有人亲自给他送过去。

    “对,香油,另外还有这些。”陈静把羊腿、猪肉、白条鸡都递给陈妈妈。

    看到这些东西,陈妈妈双手捂着嘴,因为她真的害怕自己会喊出来,这也太多了,别的不说,就那一大块猪坐盘,如果省着点吃的话,可以吃好几个月。

    还有就是那个羊腿,这可是好东西,想买都没有地方去买,帝都人都比较喜欢吃火锅,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而吃火锅最好的就是羊肉。

    所以在帝都,羊肉是很金贵的东西。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玩意根本没有地方买,就算是去供销社里的肉铺都买不到,因为供销社的肉铺就卖猪肉,想买羊肉,那就只能去牛街了。

    可是牛街的羊肉并不卖给汉民,他们只卖给回民,没办法,因为供应量的问题,他们自己都不够,怎么可能会卖给你。

    不但如此,叶麟还拿来了几只白条鸡,鸡这玩意虽然有供应,可是买的人并不多,不是没有人买,而是买不到,就算是来了一批鸡,很快就会被人买走。

    从古至今都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喝鸡汤补身体,所以家里有病人的,还有刚生完孩子的妇女,家里人都会想方设法给弄两只鸡补补身体。

    所以鸡这玩意,同样是一种紧俏物资,而且是特别紧俏的,因为农村根本不让养,指着国营养鸡场养的那点鸡,根本就不足以供应。

    几分钟的时间,陈静就把家里最有权威的两个人拉到了自己身边,这让陈爸干瞪眼不敢说话。

    “大姐,二哥,这些点心和糖块你们拿去分了吧,噢对了,把花生和瓜子留下来,这个留着过年吃。”

    “噢,好。”陈静的大姐和二哥连忙过来,把陈静手里的点心和糖块接了过去。

    别看陈静小,但是在这个家里,说话比陈爸都管用,没办法,在这个年代,谁能弄来粮食,谁能让他们吃饱饭,他们就听谁的。

    陈爸虽然有工作,也在赚钱,可是他弄不来粮食,反而是陈静,每次家里缺粮的时候,陈静都会有办法弄回来粮食。

    这可能就是俗话说的有奶便是娘吧,虽然这句话用在这个地方并不恰当,但就这句话比较贴切。

    其实不光是他们家,在这个年代,任何一个家庭都是一样,只要谁能弄来粮食,在家里就有话语权。

    就比如陈静现在,在她们家,不管是她哥哥还是姐姐,基本上都听陈静的可以说陈静让他们做点什么事,根本就不会说第二遍。

    就像刚才,陈静让他们把点心和糖块拿过去分了这件事,按说根本就不应该是陈静吩咐的事,可是她就吩咐了,而她的哥哥姐姐还就听了。

    “小麟,要不然这样吧!饭先不做了,你留下来,中午一起吃。”陈妈妈这时候说道。

    “阿姨,不用了,我一会还要去我师父家。”

    叶麟这次没有说谎,他确实是要去他师父家,早上为了出来,叶麟摆了他师父一道,怎么着也要去陪师父吃顿饭。

    师父和陈静或者李婷家不一样,她们两家,就算是没有叶麟,也照样有说有笑的吃饭,但是师父家就不一样了,如果没有叶麟,家里就只有师父一个人。

    在陈静家待了一会,看到她们快要吃饭了,叶麟站起来说道:“奶奶,叔叔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因为之前已经说过要回去,所以他们没有再留叶麟,陈奶奶站起来说道:“行,这次就不留你吃饭了,下次,一定要在家里吃顿饭。”

    “好的奶奶。”

    “小静,你去送送小麟。”

    “嗯,我知道了奶奶。”

    陈静把叶麟送到胡同口,停下来说道:“叶麟,谢谢你。”

    “谢我?谢我什么?”

    “谢谢你给我们家送来这么多东西,另外谢谢你送的衣服。”

    前面的不重要,后面这句才重要,没错,陈静要谢的就是衣服,不过她把衣服放到了最后说。

    “客气什么,不就那点东西吗!咱们俩就不要客气了。”

    “嗯!”

    “那我就先走了,你回去吃饭吧!”

    “好,你路上慢点。”

    “知道了,回去吧!”

    。。。。。。

    与此同时,在叶麟和陈静出去以后,陈爸站起来说道:“妈,您为什么要帮那小子,我看他就是在打咱们家小静的主意。”

    听到陈爸怎么说,陈奶奶站起来在儿子脑袋上抽了一下说道:“我看你才糊涂,应该说是咱家小静打人家的主意。”

    “这怎么可能,咱家小静长那么漂亮,怎么可能会打那小子的主意?”陈爸有点不相信。

    “问你媳妇去。”陈奶奶瞪了一眼陈爸说。

    “呃!”陈爸愣了一下,看着陈妈。

    陈妈对陈爸点了点头说道:“妈说的没错!小静是对小麟有好感,而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真的假的啊?我怎么不知道。”陈爸还是有点不相信,可是事实摆在他眼前。

    “所以说你糊涂啊!还有,你以为小静这几年动不动就往家里带粮食,真的是她有什么能力吗?我告诉你,不是,而是因为叶麟,那些粮食都是叶麟给弄的。”

    陈奶奶对陈静的事情知道的太多了,不过她还算明白,并没有把陈静跟着叶麟做生意赚了不少钱的事情说出来。

    “妈,您说的都是真的?”

    陈奶奶瞪了一眼自己儿子,并没有回答他。

    看到母亲瞪自己,陈爸还能不明白什么意思,那就是真的了。

    看到儿子没有再说什么,陈奶奶回头对几个孙子孙女说道:“这件事你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出去乱说。”

    “知道了奶奶,您放心,我们知道。”

    “那就好,叶麟帮了咱们家,那就不能让他受到什么牵连。”

    虽然陈奶奶不知道叶麟从什么地方弄到这么多粮食和肉的,但是她知道,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些东西一定不是那么好来的。

    。。。。。。

    叶麟这边,让陈静回去以后,叶麟就上了一辆公交车回去了,下车以后,叶麟直奔师父家而去。

    叶麟来到师父家,看到大门在关着,就上去推了一下,没想到大门并没有从里面插上,就轻手轻脚的把门推开,然后走了进去。

    师父真正厨房剁鸡,一边剁一边说道:“臭小子,你以为我想留你吃饭啊!走了更好,这样还没有人跟我抢了,我还能多吃点。”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每剁一下就骂叶麟一次,好像剁的不是鸡,剁的是叶麟。

    叶麟如果还不明白师父这是口是心非,那他也就太傻了。

    。。。。。。

    ps:打劫,什么月票,推荐票和起点币都拿出来,麻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