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736章,四地区生变!

    有点意思,这个吕镇山不赖,有心机。

    眼看着那些人全部汇集到吕镇山身边,后者心里也有了底气,说话也挺直了腰杆,对陈平开口道:“陈少,要不这样吧,您先回去,这里我让人仔细搜一搜,您放心,我一定将陈少的女儿找到。”

    吕镇山说完,心中有了冷笑,你陈平可以将计就计,我吕镇山自然也可以。

    怎么说,我也是主上精挑细选的拜君阁十一人中之一,可不是万家那蠢货父子二人

    柳南看到这动静,眉头紧蹙,脸色冷寒,在陈平耳侧低声道:“陈少,这吕镇山看来没少在云边安排人手,这些人,我都没见过,应该是乔装混进来。”

    陈平点点头,看着吕镇山身边的那些人,不是一般的街头混混那种,也不是一般的保镖打手,应该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死士

    一眼扫去,约莫四五十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经历过生死的寒意与蛰伏的杀气

    这些人,想必就是吕镇山的底牌了。

    陈若岚在一侧,看到吕镇山身边的那些人后,目光猛地一拧,俏脸也跟着暗沉了下去

    吕镇山竟然敢私自栽培这样的死士

    这在拜君阁,是绝对不允许的

    忽的,陈若岚明白了主上的用意。

    这是主上对吕镇山不瞒了,想要一石二鸟之计。

    就算出了岔子,那吕镇山招惹了陈氏,肯定也是死路一条

    主上这是兵不见血的直接就用他人之手抹掉了吕镇山

    这边,陈平在听了柳南的话后,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眼神淡淡的看着那面色冷凝的吕镇山,道:“原来你还有后手。”

    吕镇山笑了笑道:“我不明白陈少在说什么,但我觉得,以和为贵,今夜,我们之间很难分出输赢,不如,陈少放我离去如何”

    哈哈

    陈平笑了两声,目光灼灼,盯着吕镇山道:“你这是撕破脸了,不再隐藏了吗”

    吕镇山回道:“不需要了,我的人已经到了,想必陈少您也看出来了,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至少来说,比你身后的那些打手的实力,要高出很多。我知道,你曾经是战龙的人,这次云边,你也调了不少战龙的人过来,但是,我想,现在他们应该自身应接不暇了。”

    说完,吕镇山就面带着冷冷的笑看着陈平。

    陈平眉头一簇,紧跟着,他怀中的手机就响了。

    是邹江的

    “陈平,我们已经离开云变了,境边生动,我们被紧急调回去了,老缅等几个地区想要在境边生事”

    邹江此刻正带着兄弟们,紧急的赶往境边的战龙训练基地。

    他也不想就这么直接走了,但是境边的战况升级,双方已经焦灼,蓄势待发

    而且,这一次,是四个地区生变

    且,都是同一时间

    战龙成员,已经奔袭各地区境边加以处置

    而云边的境边,人手不够,邹江等人必须紧急调回

    “好,我知道了,有任何突发状况,记得告诉我”

    陈平明白军令如山的道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而后,他的脸色迅速暗沉了下去。

    嚯的

    陈平抬眉,眼中肆虐着滔天的寒意,对吕镇山喝道:“是你从中作梗,那四地区和你有什么关系”

    吕镇山笑了笑道:“陈少,我不过是在为求自保,您放心,只要您放我离去,境边绝对不会出任何事。”

    吕镇山话音一落,陈平的拳头就捏的咯吱响

    该死的吕镇山,为了自保,竟然敢勾结敌外势力

    可恶

    “你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

    陈平寒声道,眼中的杀意已经压制不住了

    吕镇山没说话,脸色在车灯的照射下,闪着白色和狰狞的冷笑。

    “柳南”陈平喝道。

    “在”柳南应声道。

    “今夜,封城只准进不准出,我倒要看看,今晚,有多少魑魅魍魉会来这云边”

    陈平怒道,这一声怒吼,直冲云霄,将漆黑的夜色搅弄的格外的渗人

    听到陈平下令,吕镇山终于耐不住了,眼神冷冷的盯着对方,问道:“陈少,您当真要这么做只要我在一个小时内不能从云边离开,那边,境边四地区就会生变,到时候,就是生灵涂炭,你陈少绝对是会背上一个永远无耻洗刷的罪名”

    四地区生变,生灵涂炭,到时候,引发的连锁反应,就算是陈氏,也吃不消吧

    这就是吕镇山最后的底牌,也是他进入云边第一天就安排的事情。

    陈平目光深邃,浑身腾起的寒意,如同一柄实质的寒剑,似要劈开眼前的吕镇山

    “吕镇山,你今日所作所为已经超出我的底线,我奉劝你,不要试图挑战我和战龙的底线,更不要试图威胁战龙”

    陈平警告道,瞳孔中似有怒火沉浮。

    哈哈哈

    吕镇山仰天大笑,跟着道:“陈平,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在乎其他人的生死呢你可要考虑清楚了,现在是四地区在跟你谈判。”

    咔嚓

    空气中,似乎有点什么东西碎裂了

    陈平双目赤红,身上的怒意,令周围的人全都倍感压力,以至于喘不过气来

    这这种怒意,这种杀意

    吕镇山心头猛地一惊,此刻的陈平,在他眼海中,似乎化为了一团熊熊的火焰,先要将这天烧穿

    “吕镇山你找死”

    陈平怒吼道,脚步往前一踏

    嗒嗒嗒

    这脚步声踩在地上,如同重锤一般,敲击在吕镇山等人的心头

    一人之势,竟有千军万马的风姿

    吕镇山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跟着看到陈平快步冲来,立马对身边的死士道:“拦住他拦住他”

    那一刻,他慌了,彻底慌了

    他甚至能想象到,如果不将陈平拦下,自己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瞬时间

    几名死士冲上去,照着陈平就是凌厉的攻击,招招致命

    柳南见状,大吼一声:“给我上誓死保护陈少安全”

    唰

    冲天的怒吼声,将安静的夜空撕碎

    陈平就这样一步一步,在混乱的大战中,走向那最后方的吕镇山

    没有一人,可以近身到陈平身侧一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