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317章 不能害了她的名声

    顾长庚抬高林清浅的下巴,她被迫咽下,血的腥味让她皱起了眉,失去的意识的情况下,也抿紧唇瓣,不愿再喝。

    顾长庚急了,轻声哄道:“清浅,你不是渴了吗?再喝一口好不好?”

    林清浅死死抿紧唇瓣,不愿张口,身体烧得难受,发出难受的哼声。

    “清浅,把嘴张开,再喝一口水……”

    林清浅不喝,额头滚烫,且全身都在出汗,脸色越来越白。

    顾长庚心急如焚,别无他法,他低头含了一口自己的血,覆上林清浅的唇,撬开她紧抿的唇瓣,将血渡到她嘴里,再抬高她的下巴,强迫她咽下去。

    顾长庚接连重复好几次这个举动才停下来,期间不曾动过半点不该有的念头。

    他心心念念只有一点,不能让她有事。

    帮林清浅将嘴角血迹擦干净,顾长庚注视着她,眼里是满到要溢出来的深情。

    “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隔了一段时间,顾长庚又以同样的方式给林清浅喂血,三两次下来,她情况似乎有所好转,不再冒着冷汗,脸色惨白的吓人,只是高烧一直不退。

    顾长庚纵使身受重伤,可林清浅高烧不醒,外面有虎视眈眈的狼群,和取他性命的黑衣人,一夜过去,天色亮了,他硬是撑着没合过眼。

    摸了摸林清浅的额头,仍是烫手。

    不行!不能再任由她这样烧下去,必须尽快从这深山密林里出去!

    顾长庚背上林清浅,找了一根木头当拐子,艰难的顺着被野草覆盖,勉强瞧得出是条道的小路往前走。

    腿上简单包扎过的伤口裂开,走过的地方,叶子、地面上落下点点血迹。

    顾长庚脑袋发昏,眼前发黑,始终咬紧牙关,拖着身子一步步往前走。

    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顾长庚回头一看,是十余个黑衣人,持剑正在搜查这片林子。

    “你去那边看看……你去那边……”

    “这里有血迹!快看!人在前面!”

    顾长庚想逃,可身受重伤,还带着林清浅,他哪里跑得了,十余个黑衣人轻而易举追上来,把他团团围住。

    将林清浅放到地上,顾长庚喘着粗气,目光盯着为首的黑衣人,道:“你们要杀的人是我,她是无辜的,放了她!”

    为首黑衣人与身旁人对视一眼,眼神变的狠厉,二话不说,剑直指顾长庚的咽喉。

    顾长庚侧首勉强躲开,黑衣人料准顾长庚在意林清浅,剑锋一转,朝地上昏迷不醒的林清浅刺去。

    “不要!”

    顾长庚红着眼,扑身将林清浅护在身下。

    黑衣人的剑眼看要落在顾长庚身上,电光火石之间,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插在黑衣人眉心,他轰然倒下。

    其余黑衣人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想解决顾长庚,才一动,几道身影闪过,黑衣人全部毙命。

    “少阁主,属下来迟了,你没事吧?”

    顾长庚被寒月扶起来,第一时间道:“快看看清浅!她伤了!”

    寒月点头:“是!”

    寒月替林清浅把脉,眉头一皱,道:“小姐中毒了。”

    顾长庚心骤然一紧,“中毒了?严不严重?可否能解毒?”

    寒月又查看了林清浅肩头的伤,从袖中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丸喂她吃下,道:“少阁主不必担心,小姐中的箭上,箭头上涂了毒,毒性虽强,但小姐应该服过阁主给的丹药,体质非同凡人,已经自行化解掉一部分毒性,只需回去好好医治便能无碍。”

    寒月的一番话,顾长庚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回去了。

    跟着寒月来的人,将黑衣人尸体查看一番,前来问道:“少阁主,这些尸体手臂上皆有刺青图案,请问如何处置?”

    顾长庚眼神冷若冰霜,又是这些神秘人!

    他道:“处理干净,别让人发觉。”

    “是。”

    寒月掏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一名男子,他将瓷瓶的药水滴到尸体上,尸体瞬间被腐蚀掉,发出难闻的气味。

    寒月道:“少阁主,属下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顾长庚摇头,“不用。”

    “可是……”

    顾长庚望着昏迷的林清浅,瞳孔幽深,让人抓摸不透他的心思。

    他道:“你先带清浅走,帮她处理好伤后,找两个人装作山中猎户,说他们夫妻二人到山中捡柴火猎,碰到河边有一个受伤的姑娘,将她救了回去,听闻燕山行宫有官兵寻人,怀疑是找他们救的姑娘,将人送了过去。”

    寒月道:“少阁主,那你呢?”

    顾长庚道:“我留在此处,等寒夜带人来寻我。”

    寒月急道:“少阁主,你为何不跟我们一起走?况且你伤的也不轻,等寒夜他们找过来不知得何时,万一再有黑衣人……”

    “你一路上给寒夜留了记号,他很快会过来。”

    “可是……”

    顾长庚松开林清浅,让寒月抱着她,他语气不容拒绝地道:“走!若让旁人知道,清浅与我在山林中孤男寡女过了一夜,会害了她的名声。”

    寒月拗不过顾长庚,将治伤的药给他,道:“是,属下先带小姐走,但少阁主独自留在这太危险,留下两个人陪着你,你放心,属下命他们躲在暗处,不会被人发觉的。”

    顾长庚颔首:“好。”

    寒月等人带着林清浅先走了,留下的两个人也藏在了暗处。

    顾长庚盯着黑衣人尸体被腐蚀的地方,眼神越来越冷。

    这些人为了杀他,真是不择手段,还得借着刺杀皇上的幌子,是怕他查到什么?迫不及待要灭口?

    迟早有一日,他一定把这些人找出来,千刀万剐来报他顾家的血海深仇!

    寒月走了没多久,前面传来一阵叫喊声。

    “顾统领……三小姐……”

    “顾统领,你们在吗……”

    叫喊声越来越近,一名御林军将士看到顾长庚,面上一喜,大声喊道:“找到了!找到了!顾统领在这在这……”

    寒夜听闻,急忙跑过去,见是顾长庚,提心吊胆一晚上的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下一瞬,他心又提了起来,“顾统领!”

    顾长庚见了寒夜,再也支撑不住,一个字都来不及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