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37章 陈情令之江厌离7

    林子兮回到莲花坞两天后,江澄和魏无羡回来了,只是,魏无羡刚回到莲花坞就倒下了。林子兮想起魏无羡和蓝忘机被留在暮溪山与妖兽相斗且逃出暮溪山不久就赶路回云梦,安慰了江澄一通以后就忍不住认真照看起魏无羡来。

    魏无羡醒来时看到自己已经身处莲花坞,心里猛然一松,待转头看到了林子兮,更是忍不住一笑,“师姐~~……”

    看着魏无羡这么软软地笑着,林子兮有些甜蜜又有些心疼,只能笑笑,“你醒了就先来喝点儿东西吧?”

    魏无羡接过林子兮按照记忆做给他的莲藕排骨汤,呼噜噜喝了两口,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师姐~~,你做的莲藕排骨汤是全世界最好喝的汤!你不知道~,在玄武洞里,我连做梦都想着师姐的莲藕排骨汤呢!”

    林子兮笑着道:“阿羡想要喝莲藕排骨汤,管够呢!我已经叫人去端来了,一直温着,这会儿且热乎着!”

    江澄见林子兮哄着魏无羡,故意在一旁与魏无羡拌嘴,魏无羡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撒着娇要林子兮帮他擦拭嘴巴。感受着这久违的气氛,林子兮不禁宠溺地捏了捏魏无羡的脸,然后顺从他的意给他擦了嘴,站在一旁嘴硬心软的江澄还想教训他,看着魏无羡虚弱的样子,撇撇嘴,只怼了他一句,然后将头转到一边。

    江枫眠看着屋内三个孩子相处融洽的样子,欣慰地笑了。他走进房间,先是问过了魏无羡的情况,然后夸江澄解救魏无羡的事做得不错,但同时也数落江澄有些时候说话没有分寸,置江家家训于不顾。

    江澄自然知道自己有时候性子急,对着江枫眠的批评,低着头认了错。谁知,刚走过来的虞紫鸢恰好听见江枫眠又在数落儿子,不满儿子被数落,她一边走进来,一边嘴巴刻薄地骂魏无羡逞英雄,早晚有一天会给云梦惹出大乱子,也讽刺道称外人都说江枫眠对藏色散人痴心不改,所以如此疼爱故人之子,甚至还有人揣测魏无羡就是江枫眠的儿子。

    江枫眠被虞紫鸢的口不择言气得脸色铁青,甩袖离开,虞紫鸢气冲冲地跟上去,似乎还待吵。江澄看着江枫眠和虞紫鸢的背影,想着虞紫鸢刚刚说的话,心里也不大高兴,大步地离开了房间,魏无羡看了林子兮一眼,顾不上说话,赶紧追出去解释。

    林子兮看着江枫眠和虞紫鸢,江澄和魏无羡分别离开,有些愣,然后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莲花坞的傍晚,霞色漫天,照映着娇嫩的荷花,让人心醉。

    林子兮走过来的时候,看到就是在这样美丽的天色里,两个小伙子坐在阶前,约定,“他们姑苏有双璧,咱们云梦就有双杰!”

    林子兮心里一时感慨不已,总觉得两个小孩儿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时候,长大了不少。

    魏无羡和江澄笑嘻嘻地闹了一阵,不经意间发现了在廊下站着看着他们的林子兮,两人对视一眼,站起身乖乖地走过来,“师姐~”“阿姐~”林子兮含笑应了后,魏无羡立马低着头往林子兮身边靠了靠,“师姐~~,羡羡疼死了……”

    江澄站在一边看着林子兮笑着抱了抱魏无羡,还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头,和魏无羡刚刚一起生起的感动气氛霎时散了,“魏无羡!你要点脸!”

    “哼!”魏无羡对江澄甩了一个鬼脸,仗着自己有伤在身江澄不敢打自己,大摇大摆地回了房间。

    看着江澄满脸怒气嘴角却微微扬起的样子,林子兮不禁笑了笑,再怎么长大,还是俩小孩子啊!

    ……

    这一次,虞紫鸢这气生得有些大,几天了,都拧着不和江枫眠同桌也不与他说话,江枫眠看起来温和,对上虞紫鸢时,脾气却是难得的执拗,也不肯低头。林子兮见两位长辈这样,干脆以魏无羡身体还没好还是好好休养为由,和江澄一起在魏无羡房里开小灶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莲花坞迎来了几个人。

    平阳姚氏是一个小宗门,与各宗门交好,做事也不冒头。可就这样一个宗门,居然被温氏给灭了宗,就剩下姚宗主带着几个弟子逃了出来。他们一路往云梦而来,到了莲花坞,请求江枫眠出手相救。江枫眠知道温氏之后也不会放过莲花坞,所以姚宗主在自己这儿也不安全,考量过后,决定亲自护送姚宗主他们去金陵,请金氏收留他们。

    他叮嘱了江澄和魏无羡他们守好莲花坞以后,就准备出发。

    这一去路途遥远,因为原主懂几分医理,江枫眠带了林子兮一起去。林子兮知道如今外边儿局势紧张,也不放心江枫眠自己去,和江澄、魏无羡和虞紫鸢一一说过以后,与江枫眠踏上了云梦码头。

    码头边,魏无羡和江澄正不舍地看着林子兮和江枫眠,虞紫鸢气势汹汹地来了,她将一些吃的用的交给林子兮,明明都是关心江枫眠来的,却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叮嘱完林子兮好好照顾自己(的爹),就甩袖离开了。

    林子兮一脸懵的捧着一大堆东西,和江澄、魏无羡对视了一眼,然后愣愣地跟着江枫眠上了船,半晌后,她才反应过来,她娘这是在关心她爹啊?

    这些天林子兮直面爹娘的争吵、冷战,看着她娘的盛气凌人和她爹的无声执拗,还真有些觉得两人之间是“相敬如冰”的呢!

    她坐在她爹对面,一样一样地整理着刚刚她娘给她的一大包东西,一边整理一边数着这些东西的功用,最后,感叹道:“唉,我还以为身为女儿,最起码可以占一半关心呢~!”

    江枫眠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她的调侃,只温和地说了一句“你娘心里自然是十分关心你的”,林子兮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到了船头假装看风景,余光瞥到江枫眠脸色柔和,嘴角微勾地看着那些包裹。

    林子兮看着,忍不住嘴角扬起,这些年了,她爹娘心里也不是没有对方的吧?这样一想,她不禁感到好笑和心疼,为虞紫鸢这有些傲娇的关心,为江枫眠深藏的柔情,忽然觉得爹娘之间的感情也变得可爱起来。

    ……

    这一路去金陵倒还算顺利,只是去了金陵之后,那金光善却是百般推脱,甚至连着几日称忙对他们避而不见。林子兮他们都猜到了金光善是怕殃及自身被温氏针对,所以不想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但又不想担不好的名声,又不敢一口回绝,只在第一日说了一声考虑,之后开始回避,他振振有词最近接到其他宗门的求救在忙,江枫眠他们也很无奈。

    林子兮不想在金陵耽搁,甚至想闯到金光善面前下一个听话符,可一来这界仙门能人辈出,金光善一宗之主保不齐有什么秘密武器,林子兮即使经过了几个世界,也不敢托大说自己是天下无敌能对抗一个宗门了,二来这听话符能一时控制金光善,可等她走后,被人发现不对劲或者金光善反应过来,指不定反而会针对云梦。

    最后,还是偶然碰到林子兮的金子轩尽力帮忙劝住了金光善,留下了姚宗主。金光善来见江枫眠他们,不好意思地说前些日子在忙着救人,一时忘记了江枫眠他们,还惩治了几个“没有通报”的下人,留江枫眠住了几日。不管江枫眠信没信,反正这姚宗主是留下来了。

    林子兮他们在金陵耽搁了十几天,等他们回程时,发现温氏的人似乎愈发猖狂了,竟然意图在各处设立监察瞭,想将各处仙门设为自己的私地,意图反抗的,皆被屠门。

    江枫眠林子兮他们一边躲避温氏的人,一边加快速度赶回莲花坞,温氏来势汹汹,他们得进一步戒备起来了!

    ……

    在小船终于游在了莲花坞的那一片湖海中时,林子兮和江枫眠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小船悠悠,要回到家了,林子兮靠着船舱,吹着微风,摸了摸怀里给两个弟弟带的礼物,心里微动,瞥见江枫眠时不时假作不经意地摸着衣襟,林子兮笑了,她知道,那里藏了一个很漂亮的……心意。

    忽然,林子兮似乎听到了江澄和魏无羡的声音,远远地,似乎很悲伤很凄惨。

    林子兮皱了皱眉,往外走了几步,看到远处小船里的魏无羡和江澄后,她心里一个“咯噔”,“阿爹,是阿澄和阿羡!”

    弟子们赶紧将船靠过去,林子兮这才看到魏无羡和江澄居然被紫电绑着!

    江澄哭着让江枫眠解开紫电,紫电有认主顺位,江枫眠原以为紫电没对他认过主,怕是不会想听他的,没想到他一靠近紫电,紫电就缠上了他的手腕,紫电有灵,主人的心意,它自是明白,看着紫电,江枫眠一时心里五味杂陈。

    见到了江枫眠,魏无羡和江澄赶紧把莲花坞发生的事告诉江枫眠,“江叔叔!”“爹!我们快回去!快回去帮阿娘啊!”

    谁知江枫眠一听到化丹手也在其中,眉头一皱,将林子兮也往船舱一推,用紫电将他们三个捆在了一起。林子兮没想到自己也被困住了,她也没想到紫电能锁灵气,她无法将其中的灵气化用为自己的,也就是说,紫电居然真能困住她!

    江枫眠满脸爱怜与疼惜地看着姐弟三人,依次和三人叮嘱了一句,然后忍着不舍离开了这一艘小船。

    “爹!放开我们!我们可以一起回去帮阿娘!”林子兮忍不住急了。

    “江叔叔!放开我们!我们一起回去!”

    “爹!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担着不行吗?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江枫眠最后看了三人一眼,转过头颤着声音说了一声“开船”,然后头也不回地往莲花坞而去。

    三娘子……枫眠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