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六百七十三章 得民心者得天下

    浩浩荡荡的几辆马车,即将进村。

    “站住,不站住我可喊人啦!”站岗的小伙子拿着破棍子嚷道。

    站住个屁,任公信急忙小跑赶了过来。

    他正在村边使唤长工,让给家里拾掇柴火垛呢。

    任公信瞪着村里执勤的小子,对准脑瓜子上去就是一撇子。

    多亏他在场。

    让谁站住呐?你是不是瞎?看不到那车辆即使被遮掩了一番也宽大到与普通马车不同?

    搞不好就是国公府来人了。

    咱村里有个叫宋福生的,很吸引贵胄,比如和陆公子那样的人物常来常往你不晓得?

    不,如若是陆将军来了,不一定是宋福生吸来的。

    陆公子总来任家村,至于是被谁吸来的咱心照不宣。

    总之,在任公信眼中:有的村民实在到发傻。是,村里现在不让进外人,可你要因人而异,你不能谁的车都拦,你敢一视同仁那是缺心眼。

    虽然任公信制止的及时,但是小伙子那一嗓子还是将奶砖房和辣椒房的村民嚷了出来。

    同时,打先锋骑马的顺子,也听见了那句喝令。

    顺子:“……”

    我天,一年一年也遇不见敢拦他们车的,你还别说,冷不丁的听到让站住还挺新鲜。

    宋福生从车里探头道:“是我,让我们先进村再说。”

    将头缩回车里后,宋福生就与陆畔解释:

    “说来话长,这站岗放哨,还是我定的。

    我下的命令,水患过后,甭管谁来也不能随意进村。

    这不是哦啊外面总有讨饭的来,也是怕有的村民在外面串亲戚被过了病气。

    他们东蹿西蹿不要紧,但是身上沾了脏东西回头进村,担忧再给别人过了病气,日子一久,那不是全村就完了嘛。”

    陆畔问:“那有急事,必须要出门的呢。”

    “必须要出门的,回头进村,先在村口窝棚里住几日,观察观察。先看看他咳嗽迷糊恶心不,啥毛病没有,再让回家。”

    可是此刻,宋福生说完,忽然意识到,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这特娘的,自个考完试回来不会被隔离吧?

    自己被隔离不要紧,他可是带着客人来的,总不能让陆畔与他一起住窝棚吧?

    面子上不好看,也没有那么办的。

    哪有朋友来家过节,先让人家在窝棚里对付几日才可以登他家门?

    陆畔一句话没说,眼里含着笑意看宋叔纠结,往嘴里扔了一颗话梅。

    此时,车外的村民们都知宋福生回来啦,各个很兴奋。

    团长,考的咋样啊?

    族长爷已经报废算是指望不上了,你能不能让咱村出个举人啊?

    宋福生先下的车。

    他寻思抢在陆畔听不着前,赶紧安抚村民别隔离他,让他回家。

    这样的话,他就能保住面子,免得在陆畔面前很尴尬。

    “那个什么,先别问考的咋样,先说重点。都听我讲,我回家自己隔离去,不会乱走,就是不住棚子住在自个家,等回头送走客人再来棚里住,明白不?另外,我们家退出竞选一二三等家庭,谁让是我破坏规矩。”

    宋福生还没有说完,有村民就大声抢话道:

    “团长,您当然要回家了,你家里人都等着你哪。刚你阿爷还站在村口念叨你要家来啦,他得回去放粮煮饭。”

    “就是,考九日下来,人都要累坏了住什么棚子?你咋能有这种想法?”

    “团长,俺们都听族长爷家的老三说啦,您让俺们别乱走真是为俺们好。

    听说外面有那娃被染了病站不起身啦?听说慢慢的浑身都没有劲儿,还有那喘不过气的是不?

    要是没有你之前给我们下死命令,俺家娃会不会也那样?俺一想就后怕。”

    还有不明村民在后面抢话喊道:“我看谁敢给团长关进棚子的!给团长关进棚子作甚?咱族长爷回村也回家啦,”

    这一听就是不明群众,以为前方的村民们要给宋福生关起来。

    宋福生愣了下,抓住重点道:“族长爷也回家了?”

    “啊,才回来就让俺们送回家了。”

    “对啦,团长,向您报告,眼下棚子里关的是他家老三,是族长爷下的口令。”

    宋福生扭头看向棚子。

    任族长家的三儿子正在棚子前,默默地向宋福生挥了挥手。

    老三的心里话:

    等爹时,他寻思看看城里啥样就四处瞎溜达。

    后来,回村的路上,为分散老爹科举失利的心思,不停讲述城里的惨样。

    进了村后,他就又一顿向大伙讲述团长真是为咱们好,如若没有宋福生,你说万一谁家娃染了那城郊疫病可咋整。你们不晓得,外面城池边上那一片可惨啦。

    通过他干巴巴的讲述,他硬是给大伙说感动了。

    都能感受到,那一瞬,全村村民空前一致的在听完后思念宋福生。

    可是,就在那时,老爹戴着口罩,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突然下令道:

    “给他关起来,让他瞎溜达。我和福生虽出村赶考,但没去城郊染病的那个地方,我们身上可是干净。他就不好说了,他去那里看过热闹。”

    老三此时望着宋福生,满脸写着:“团长,我爹好坑儿呀,我冤啊,您可要为我做主。”

    宋福生冲老三点了下头:知道了,接着隔离吧。

    陆畔坐在车里,亲耳听着这种种,笑了下。

    前后来了个反转。

    本来宋叔下车前很明显有点担心,转回头却变成这样。

    能让一人几人为你出头说话,那叫人缘好。

    能让许多人为你着想为你出头,那才叫得人心。

    其实陆畔也想下车来着,想站在人群里听村民们讲这些,而不是坐在车里旁听。

    但是他下车,这些人就要对他行礼。

    贡院门前也是,认不出他,他很自在,认出了,那些人即便为他献诗词也要弓腰敬上。

    他那份闲适的心情就跟着变了味儿。

    所以,一直以来,他很喜欢去宋家坐坐。

    那一大家子人见到他,表现的都很自然,哪怕相处中稍稍有些拘束,也比外面的人强上一些。他也能放松一些。

    至于最喜欢的嘛,当然是茯苓。

    因为……陆畔一笑:

    因为茯苓在他面前是最没自觉的,他的身份在她那里总是显得无关紧要。

    那是一点儿紧张也没有啊。

    “回来啦?”阿爷比划着烟袋锅。

    宋福生也离很远就挥手:“回来啦!”

    当宋茯苓听到外面热闹非凡跑到大门口时,顺子正好掀开帘子。

    陆畔抬眼间,笑看着她下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