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203章 有苦说不出

    第1203章 有苦说不出

    第1203章 有苦说不出

    姚氏不可能一直病下去。

    特别是在叶老夫人日日在小佛堂给佛祖上香,求佛祖保佑她早点康复的情况下,就更不可能一直病下去。

    所以原本打算病上大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姚氏,不到十天的时间就痊愈了。

    姚氏痊愈以后,去向叶老夫人请安,感谢叶老夫人对她的爱护。

    叶老夫人一脸欣慰的说:“幸好你没什么大碍,不然我老太婆的罪过可就大了,你可是因为服侍我这个老太婆才病倒的。”

    姚氏连声说不敢。

    她自认为扳回一局,也没怎么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结果没过两天,外面就传遍了:镇国公世子夫人身子不好,是个病秧子的说法。

    传言说她只是给国公夫人侍疾了两三天,就病倒了十来天,反倒累得国公夫人天天给佛祖上香,求佛祖保佑她早日康复。

    一时间外面都在传,镇国公府叶老夫人是个天上地下、古往今来,都难得一见的好婆婆。

    姚氏摊上这样的好婆婆,简直是祖坟冒了青烟,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后来传着传着不知怎么的,又变成了:姚氏身体单薄,于子嗣上头有碍,影响镇国公府世子开枝散叶。

    姚氏娘家不显,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得力的人手,所对外面的传言一无所知,。

    等后来她知道的时候,外面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该知道的不知道的,全都已经知道了。

    而且一个个都说她运气好,福气好。

    明明娘家不显,却能嫁进国公府,成为世子夫人。

    明明身体单薄,在子嗣上头有碍,镇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大户,居然没有让世子休妻另娶,反而一直任由她霸占着世子夫人的位置不放。

    并且镇国公府叶老夫人待她宽厚,见她生病,还为了她亲自给佛祖上香,请求佛祖保佑她早日康复。

    这桩桩件件加起来,怎么看怎么让人羡慕。

    姚氏有苦说不出,向镇国公世子抱怨外面的人胡说八道,败坏她的名声。

    谁知镇国公世子不但没有安慰她,反而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这话说的挺对的。”

    姚氏生气说镇国公世子一点也不关心她,镇国公世子这会儿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看着姚氏似嗔似怒的眼神,忽然来了兴趣,拉着姚氏求欢。

    自从发生了两个通房丫头的事情之后,姚氏也确实没有和镇国公世子好好在一起过。

    原本就是年少的夫妻,又正值新婚没几个月,不说蜜里调油,恨不得时时处处在一起,也会下意识的想要多接触一些。

    此时镇国公世子愿意哄她,姚氏也就半推半就,从了镇国公世子。

    这场情事并不尽兴。

    原因在于,镇国公世子提出的许多要求,姚氏无法接受。

    镇国公世子不尽兴,说姚氏古板不知趣,姚氏说镇国公世子轻贱、羞辱她!

    镇国公世子不高兴道:“之前那两通房丫头服侍本世子的时候,对本世子的要求可喜欢的不得了。”

    “巴不得本世子再多提些要求。”

    “同样都是女人,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本世子轻贱、羞辱你?”

    刚刚经过运动的姚氏,脸色绯红一片,眼睛里水雾弥漫,整个人气得直打抖。

    她厉声道:“我是什么人?那两个贱婢又是什么人?”

    “那两个贱婢奴才一心讨好世子,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本来就是讨人欢心的玩意儿,自然世子想要怎么样都成。”

    “可我是世子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堂堂正正抬进镇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世子把我看成讨人欢心的玩意儿,用来和两个贱婢相比,这还说没有轻贱、羞辱我?”

    镇国公世子:“你简直不可理喻!”

    在镇国公世子看来,夫妻敦伦之事,本就是人之常情,偏姚氏矫情,在床上还要端着身份,使得夫妻之事都失了乐趣。

    姚氏却觉得,镇国公世子把她看成通房、女支子之流,所以才会对她用这些下流的招数。

    闹到这个程度,自然继续不下去。

    两人不欢而散,一连好几天都互相摆脸色,谁也不肯先低头。

    镇国公世子甚至一气之下搬到书房去。

    这件事很快传到叶老夫人耳朵里。

    虽然不知道两人闹矛盾的原因是什么,不过既然镇国公世子连屋子都不回,可见这回矛盾闹得挺大。

    这就说明,姚氏并没有把镇国公世子的内院打理好。

    叶老夫人又病了,依然还是姚氏去侍疾。

    姚氏想到上回侍疾的经历,脸都吓白了,生怕叶老夫人又趁此机会使劲戳磨她,然后再趁机往镇国公世子屋里塞人。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姚氏来到叶老夫人的正院。

    谁知这回,叶老夫人特别和蔼,之前用在她身上的那些手段,一样也没有用出来。

    姚氏说是说在正院侍疾,实际上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功夫。

    其实就连动动嘴皮子也是多余的。

    伺候人的事都是叶老夫人身边的丫头做惯了的,根本不用姚氏多吩咐。

    并且,叶老夫人这回也没有往镇国公世子身边塞人,每天早早就放姚氏回去了,还让她好生休息,不要像上回一样,又累病了。

    姚氏对此十分迷惑。

    叶老夫人既不是要磋磨她,也不是要趁机往镇国公世子身边塞人,那天天叫她到正院来干什么?

    没过两天,姚氏的疑惑就有了答案。

    根据大夫的说法,叶老夫人的病情不但没有好,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了。

    可是在姚氏看来,叶老夫人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没看出来哪里有病的样子。

    可是她不是大夫,在病情这件事情上,完全没有质疑的立场和权利,更缺乏权威性和专业性。

    所以,只能认同大夫得出的结果,叶老夫人病情加重了!

    当婆婆的病情加重,做儿媳妇的当然要想办法尽心侍疾,好让当婆婆的尽快恢复健康。

    反正她这次侍疾,又不需要干什么苦差事,只需要随口吩咐几句就好。

    这种既不用出力,又能捞到好名声的事情,姚氏当然愿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