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525章 叶宇天和季先生

    “不,当然不会。”叶宇天耸了耸肩,悠悠的道:“你也说了,当时是年少轻狂,看到看不惯的就想管。你应该能理解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得到了那么牛逼的技术以后是什么心态,不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都不能说是年轻人。现在,只要是跟我不相干的,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季先生笑笑:“看来你这两年还是有很大改变的。”

    叶宇天没有言语,冷着脸没再说话。现在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也没有话好说了,坦然的看着季先生,要杀要刮随便吧。

    “行了,你先回去吧。”季先生摆了摆手。

    叶宇天一怔,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他,问:“你不把我抓起来?”

    “按理来说,我的确应该叫人把你抓起来,以你的罪行关上十年都不是问题。”

    叶宇天默然。

    “但我觉得太可惜了。”季先生颔首看了他一眼,说:“这次禁药的事,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辰阳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聪明、冷静、思维缜密,在他这个年纪很难得,他的经历我都了解,如果他不是走的这条路,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但诺顿终究还是个老狐狸,他跨过的洋,比你们坐过的船都多,否则也不会让整个东南亚那么多势力头疼了。”

    “明白了。”叶宇天用小指挖着耳朵,说:“你想利用我先把诺顿解决了,然后再处理我们。”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季先生说:“我也给了你们将功赎罪的机会,但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们自己的表现了。”

    叶宇天沉默了一阵,道:“行,我知道了。”又说:“我们帮你解决诺顿,你则不再追究我们的过去。你可是季先生,应该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季先生笑笑,“不愧是‘匿名者’,已经直接跟我摆在明面上谈条件了么。”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老狐狸,之前一直都跟我们打太极。看起来像是给我们将功赎罪的机会,实际上啥也没有承诺我们。”叶宇天非常不满的说道。

    季先生沉默了一会,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接着颔首说道:“我可以承诺你们,只要你们完美的办成了这件事,查出禁药,抓住诺顿,我就对你们的过去既往不咎。但事成之后,你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叶宇天问。

    “现在先不说。”季先生又露出狐狸般的微笑,优雅而又狡猾,“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靠,太玩儿人了吧?”叶宇天板着脸说:“到时候你要提什么过份的条件,我们也都得答应?”

    “当然不会。”季先生换了个姿势坐着,道:“你应该相信我的承诺,我既然说了答应你们不会再追究,就绝对不会再为难你们。放心,一定是一件你们做得到的事。”

    叶宇天听到这个保证,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同时他也留了一手,收了收藏在袖子里右手里的录音笔,刚才的话都被他录了下来,如果到时候季先生还要耍诈,也可以把这个公布出来,让所有人都看看官方的公信力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跟曹海还有小曹一起到了戏园的前厅。曹海跟我说话,我则心不在焉,心里还有些放心不下,叶宇天的实际情况,我是唯一一个了解的人,季先生突然找他,实在是有些耐人寻味,难道叶宇天的身份暴露了?否则的话,以叶宇天的低调程度,季先生完全没有理由找他私聊……

    “辰阳先生。”曹海的声音把我从神游拉了回来,望着我的眼睛,“我刚才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呃……挺好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吧。”曹海笑着说:“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尽管说,我们曹家会给你最大的便利和帮助。听说你与犬子的关系不错?呵呵,那这件事,我就全权交给他了,如何?”

    “挺好。”我点头同意,曹家的人我就跟小曹最熟,跟他的话,有些话也比较好说。

    两人把我送到戏园门口,曹海便回去了,小曹走之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对我说:“放心,即使宇天的身份暴露,季先生既然没有直接派人把他抓起来,就说明还有回旋的余地,你也不用太担心了。”

    我深深的看了小曹一眼,原来小曹也知道叶宇天的真实身份。

    小曹跟我说完以后,便回戏园子里去了。

    我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叶宇天才终于从里面出来了,看他的表情不冷不淡的,也看不出究竟有事还是没事。

    “怎么样,季先生找你什么事?”我立刻走上去,问道:“是不是……你的身份暴露了?”

    叶宇天沉沉地吐了口气,说:“是……不过,幸运的是好像暂时还只有季先生一人知道,我估计官方的其他人还不知道‘匿名者’这个id就是我,否则的话,当初那么多头头跟那个网站有关系,他们当年因为我损失了那么多钱,肯定早就坐不住了。”

    “嘿嘿。”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还不错,至少咱们现在还在这里站着。”

    我觉得我也跟叶宇天一样,变得乐观起来了。

    “不错个屁。”叶宇天一脸郁闷的样子,闷闷的说道:“那个季先生老狐狸了,他要我们帮他做完这次的事情以后,还要再答应他一件事,他才肯放过我们。”

    “什么事?”我疑惑的问。

    “他不说,说到时候才让我们知道。”叶宇天撇了撇嘴。

    我苦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现在担心那么多也没有用了。”

    已经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我还以为这次叶宇天起码要受到几年监禁的惩罚呢,而现在至少人还是自由的。

    叶宇天看着我,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辰阳,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你必须客服你的弱点。”

    我一怔,呆呆的看着叶宇天,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