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2942 您就是郑医生?

    “苏云,我来说吧。”郑仁拉住苏云,这货现在已经有了预设立场,完全没办法客观的进行沟通、治疗。要是让他这么说下去,事态估计会马上失控。

    苏云瞥了一眼郑仁,抱膀站到了一边。刚从手术室下来,穿着隔离服,外面披了一件无菌衣,脚上还套着鞋套,走起路来哗啦哗啦响,像极了苏云心里的不高兴。

    郑仁毫不怀疑要是有机会,他一定要把乔姐的爱人拉下来揍一顿。

    “王胜,是吧。”郑仁准备好了纤维支气管镜的设备,站到患者身边说道,“我要给你做一样检查,看看你的哮喘到底是怎么来的。”

    患者的眼皮轻轻抖动,但还是没张开。

    “王胜,你的情况有轻微的缓解,但以后就不一定了。我是医生,请你认真面对。”郑仁道,“睁开眼睛,我给你讲讲操作的时候你要注意的事项。”

    听到郑仁略带着严厉的话语后,患者犹豫了一下,眼珠子转了几个圈,最后还是缓缓睁开。

    郑仁见他眼睛里满满的血丝,无尽的慌张与犹豫。不过也没什么可怜的,他只想要保持客观、冷静的立场用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一下大猪蹄子的诊断到底对不对,然后给出一个治疗方案就算完事。

    “我先给你讲一下整个过程,中间需要你配合我。首先要用麻药,几分钟后把这个……”郑仁说着,把手里的纤维支气管镜的管子扬了扬,“顺着鼻腔插进去,在这期间你可能会有窒息感,要平稳的呼吸,不要躁动。如果太紧张,可能诱发心脑血管疾病,甚至有导致猝死的可能。”

    郑仁把这些毫无修饰的说出来,把乔姐的爱人吓了一跳。

    心脑血管意外……猝死……涉及生死,他睁开眼睛。

    “医生,我不做行不行?”王胜小声的问到,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肯定要尊重患者意见的,但你这次哮喘发作的很奇怪,爆发式的。而且询问过你爱人,平时你有右侧拇指肿胀,耳朵也会经常性的疼痛,我怀疑某样疾病,要做检查看一眼然后才好对症用药。”

    男人从懵逼状态中缓了很久,还没完全想明白郑仁跟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

    自己右手拇指肿胀、疼痛应该是风湿吧,至于耳朵疼,医生说是神经性疼痛来着。

    再说,呼吸困难和这些有什么关系,是用手指呼吸还是用耳朵呼吸?!

    “你会不会看病!”男人想明白后有些愠怒的说道,只是他哮喘还很重,夹杂着呼吸道痉挛的声音,这句话莫名古怪。

    “我们不会看病你会啊!”苏云在后面直接怼了一句。

    “我肯定不会,但我……吼吼……我是呼吸困难,怎么和耳朵疼牵涉上了,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这位是刚拿了诺奖的郑老板,你应该知道。”周立涛皱眉道,“怀疑你得了一种免疫系统疾病,要做确诊。”

    一听诺奖,男人怔住了。912的一名医生拿了诺奖,这事儿他知道。这几天报纸上、网络新闻里连篇累牍的说着郑医生在颁奖典礼上和瑞典国王说的那两个单词的解读,他哪怕不感兴趣,多多少少也见到了。

    没想到那位郑医生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

    “呃……郑医生,是您么?”男人的声音马上软了下去,他讪讪的问道。

    “嗯,我是郑仁。”

    “出现问题的几率不大吧。”

    “只要你保持冷静,配合检查,出现猝死的几率不到万分之一。”郑仁客观冷静的给出数字。

    “那……我做,您下手轻着点。”男人闭上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郑仁看着他的脸,心里想到这要是让苏云来做,怕不得直接就把支气管镜给直接捅进去?

    算了算了,不要预设立场,眼前的只是一名患者,一名患者而已。

    “从前用过麻药么?有没有过敏史?”郑仁问道。

    “没有,郑医生。”男人老老实实的说道。

    郑仁忽然觉得拿了诺奖似乎也挺好的,这种光环在身,有些很麻烦的质疑、交代都不用去做。就像是眼前这位,刚刚还在质疑自己,周立涛直接说这是拿了诺奖的郑老板,马上安安静静的随便做什么检查都行。

    嘿,自己也算是名扬天下了吧,郑仁心里笑了笑。名扬天下的任务自己早都做完了,这时候才有效果。

    不过郑仁没动,他还在等检查报告,顺便询问一下既往史,让患者情绪平稳一些。

    “郑老板,凝血没事,血常规白细胞略高,血小板正常,分叶正常。”周立涛看到急诊检验回报后马上说道。

    凝血四项、血常规、心电图、监测血压有呼吸这是必须的,尤其是面对一个还在哮喘的患者,郑仁肯定会很谨慎的,绝对不会像是苏云那么情绪化。

    又瞄了一眼心电监护,心电平稳,血氧饱和度稳中有升,应该没事。

    用2利多卡因做咽喉部麻醉,患者仰卧位,郑仁将纤维支气管镜缓缓插入鼻腔。

    “这里有点难受,深呼吸,别着急。”郑仁看着镜头,一点点吧纤维支气管镜顺进去。

    沿咽喉壁滑入喉部,找到会厌与声门,观察声带活动度;声门张开时迅速送入气管,观察气管管腔然后直达隆突,观察隆突形态。这里略有一点充血水肿,其他倒没什么。

    随后进入郑仁怀疑有问题的右侧气道。

    纤维支气管镜显示气管软骨环结构消失,黏膜肿胀、增厚,管腔狭窄。

    “啊啊啊……”患者哑哑的表达着他的不舒服。

    郑仁也知道,一般情况下胃镜都有很多人选择全麻,就是因为不舒服。支气管镜的不舒服要比胃镜还要厉害,那可是插进气道。

    已经看清楚了,郑仁留了影像,马上把纤维支气管镜抽出来。

    “呼……”患者长出了一口气。

    “老板,还真是。”苏云也看到了影像。只是他的语气有些平淡,不像是给别的患者看病的时候有了确定诊断后语气中略有欣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