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885章 不要自以为是

    文家势大,底蕴深厚,而这个康猛虽然不姓文,但却是依附于他们文家的人,依附必然会带来好处,就像现在的康猛一样,他所使的就是文家的不传之秘。

    

    “去死!”康猛怒吼一声,然后那一掌便出去了。

    

    这一下他要废了杨树的一条手,这样才能让他记住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是惹不起的。

    

    只是这一掌出去却感觉根本便没有什么sa伤力,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不能动了。

    

    杨树已经将他的手给紧紧地抓住,看着根本就没费什么力气。

    

    “我说了,我心情很不好,叫你们滚,但是你们不听,既然想死,那我也成全你们!”杨树抓住他的手,就是这么说了一句话。

    

    然后便听到了一阵骨节爆裂的声音,接着便是康猛的叫声。

    

    嘭!

    

    康猛直接就摔飞了出去,直接摔到了外面的花坛之上。

    

    “伤我文家人,该死!”康猛在一合之内便败北,另外一个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便对着杨树去了。

    

    只是强光刚起便已经彻底消散了开来,因为杨树一拳轰了出去,正巧打在了他的dao上。

    

    当的一声,dao瞬间便一分为二,断裂在地。

    

    杨树这一拳气势不减,断刀之后还继续往前行,正中那个人的匈膛。

    

    轰!

    

    拳风袭体,那人只是觉得一阵巨大的力量从杨树的拳头上涌了过来。他想要以自己练出来的真气护体,但是他却惊讶地发现在这一拳之下自己的真气竟然没有任何一点用。

    

    杨树那一拳拳势气势如虹,就算是他倾尽全身之力竟然也难以阻挡半分。

    

    于是在短暂的阻滞之后便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嘭!

    

    杨树一拳过去,那个家伙瞬间便一声嚎叫,然后跟康猛一样瞬间便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两招而已,杨树便已经将秦家两个高手给赶出了酒店。

    

    文可的脸色瞬间便变了,满脸煞气。

    

    “你知道你得罪的是谁吗?得罪的是我们文家,接下来,你将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刚才我还不想sa了你,但是现在天上地下,已经没有人能救得了你的性命了!”

    

    文可怒了,想她以文家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个小农民竟然根本就不给自己面子。

    

    什么时候他们文家竟然会任由一个小农民在头上拉s拉nao了,她不能忍!

    

    “你可以去死了!”文可的眼睛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这样的蝼蚁她文可不知道看过多少,但是每一次都死在她的手下。

    

    文可的气势瞬间便在攀升,直接便到了一品的状态。

    

    杨树也不由啧啧称奇,这古武家族看起来跟那些江湖人又有些差别啊,以文可的年纪竟然便达到了一品境界,这在江湖中来说可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说明一个问题,这些古武世家显然是很强大的。

    

    “一品而已,真能猖狂到天下无敌?”杨树冷笑一声,挥手间便见一道光晕乍现,瞬间便到了文可的面前。

    

    轰!

    

    光晕突入,文可只是感觉眼前一阵通透,然后便是一阵眩晕。

    

    她脸色一变,猛地便退了几步。

    

    但是光亮突然间收敛,杨树如同神仙那样突然间出现,一把就将她的喉/咙给抓住。

    

    “于我眼中,一品如蝼蚁!”杨树凶相毕露,手中微一用力,就听到嘭的一声文可那令人畅想的身体就那么被杨树给甩在了地上。

    

    不过就在文可触地的那一刻,文可猛一跃,这才避免了脑jan迸裂的下场。

    

    “你竟敢如此对我!”文可大怒,在怒意之下她竟然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杨树强大如斯。

    

    “我要让你这辈子就后悔!”文可是真的怒了,她猛地便抽出了兵器,那是一把软剑,便要绕着杨树的脖子去。

    

    叮!

    

    杨树轻轻一弹,那柄软剑瞬间便弹出,下一刻杨树依旧是毫厘不差地抓到了她的喉/咙。

    

    “想死还不简单,我成全你。”杨树就像是看一个死人那样看着她。

    

    “小树,不要……”齐玉坐不住了,她真怕杨树下sa手,虽然她也很不喜欢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人,量是文家……真的惹不起!

    

    杨树是想掐断她的脖子,就在刚才他的怒意已经上升到了极致,这个女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显示着他们文家如何如何,对于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来说,这简直就是在听一件让他感觉愤怒的事情。

    

    不过在齐玉出声之后杨树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既然齐姐给你求情,那么我便放你一马。不过s罪虽逃,活罪可难免了!”

    

    说完杨树就将他缓缓松开。

    

    “你……”文可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年轻的男人是有多么恐怖的实力,自己的一品境界在他面前竟然跟玩似的,连续两次就那么容易地给自己抓到了致命的地方。

    

    “你真敢杀我?我告诉你,我们西北文家随便派个人都能像辗只蚂蚁那样辗死你……”

    

    文可愤怒地叫着,对于她来说这是唯一找回面子的方式。

    

    但是很显然她想错了,因为这句话还没说完她的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啪!

    

    杨树一个耳光就那么抽了过去,虽然对方是一品高手,但是在他眼中那就是一个只有三岁大的孩子一样,他随手一巴掌便能抽到她的脸。

    

    这一个巴掌抽在文可的脸上她都懵了,长这么大她是第一次被人抽耳光,以前一向都是只有她抽别人耳光的份,怎么今天会被人抽耳光。

    

    不可能!

    

    她的匈口几乎就已经积聚着怒火了,她的眼睛血红,她的呼吸沉重,这个肮脏的小农民,竟然敢用他那肮脏的手打自己耳光。

    

    “我要sa了你,我要将你碎s万段……”她怒吼着说出了这句话,在这一刻,她不但要杨树死,还要齐玉死,要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死。

    

    啪!

    

    面对着已经快要发狂的文可,杨树没有用言语这种东西去回复,因为聊天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

    

    如果杨树用一番大义想要将这个压根就跟她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的人说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文家这些人的眼里,杨树这些普通人真就跟蝼蚁一样。

    

    但是杨树只有看一种人是蝼蚁,那些自以为是的人!

    

    所以他很明智地没有跟这个女人撕扯,而是直截了当地又给了他一巴掌。

    

    似乎是打上/瘾了,或者是吃了炫迈了,杨树打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啪……

    

    于是这酒店大厅之内顿时就响起了啪啪啪的声音,一开始还有女人不甘心的叫骂声,但是当打到第十个耳光的时候,女人的叫骂声已经没有了,而是开始胆怯地抽泣了。

    

    文可是真怕了,从杨树那越来越重的手里她感觉到了一股sa意,这个男人真有可能sa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