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神明的馈赠

    大厅中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那金属箱的外壳已经在机械装置的作用下完全打开,其内部包容的物品呈现在所有人眼前——高文心中“这小马宝莉一定是在消遣我”的念头随着那淡金色球体的出现而烟消云散,别的不说,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玩意儿真的是个龙蛋……

    龙族,塔尔隆德大崩溃之后幸存下来的龙族,在重创之后派出使者跨越北部冰洋和千山万水前来建交的龙族,他们费了这么大劲给自己送来一个龙蛋。

    常理判断,但凡梅丽塔的脑袋没有在之前的战争中被打坏,她想必也是不会在这颗蛋的来源上跟自己开玩笑的。

    整整两分钟的沉默之后,高文终于打破了沉默:“……你说的那个女神,是恩雅吧?”

    梅丽塔表情有一丝复杂,带着叹息轻声说道:“是的——庇护又锁死了塔尔隆德的神明,恩雅……现在我已经能直接叫出祂的名字了。”

    “那所以这个蛋到底是怎么个意思?”高文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他的眼角微微跳动,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为什么你们的神明会留下遗愿让你们把这个蛋交给我?不,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蛋?”

    高文这边话音刚落,一旁的琥珀便顿时露出了有点诡异的眼神,这半精灵刷一下子扭过头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高文的脸,满脸都是欲言又止的神色——她毫无疑问地正在酝酿着一段八百字左右的大胆发言,但基本的危机感和求生意识还在发挥作用,让那些大胆的言论暂时憋在了她的肚子里。

    不开玩笑,琥珀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她知道但凡自己把脑海里那点大胆的想法说出来,高文随手抄起根葱都能把自己拍到天花板上——这事儿她是有经验的。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琥珀这样的危机感——站在一旁正聚精会神研究龙蛋的瑞贝卡这时候突然转过头来,随口便冒出一句:“祖先大人!您不是说您跟那位龙神聊过几次么?会不会就是那时候不小心留……”

    这傻狍子话刚说到一半,赫蒂便抬起手来按在了她的肩膀上,从小养到大的条件反射瞬间发挥作用,瑞贝卡整个人都明显地激灵了一下,剩下的话就都咽回去了……

    高文默默地看了瑞贝卡一眼,又看向脸色已经黑下来的赫蒂,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算了,现在有外人在场。”

    瑞贝卡:“……”

    梅丽塔站在一旁,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看着高文和家人们的互动——这种感觉很奇妙,因为她从未想过像高文这样看起来很严肃而且又顶着一大堆光环的人在私下里与家人相处时竟然会有如此轻松有趣的氛围,而从另一方面,作为某个生化公司定制出来的“职业员工”,她也从未体验过类似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感觉。

    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增效剂、工作时刻表和欧米伽系统共同安排着她几乎所有的生活,她从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但在如今的某个瞬间,她竟觉得自己有点……羡慕。

    不过很快,她便从这怪异的情绪中摆脱出来,并摇了摇头:“咳咳,我其实并不想打扰你们,但关于这枚龙蛋,我还是要解释清楚。

    “首先,我其实也不清楚这枚龙蛋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这一点甚至就连我们的首领也还没有搞明白,现在只能确定它是我们神明离开之后的遗留物,可其中机理尚不明确。

    “其次,神明在留下喻令将龙蛋托付给你的时候还同时留下了一些话,这些留言意义重大,我希望你认真听一下。”

    看到梅丽塔脸上露出了格外严肃的表情,高文瞬间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他的注意力迅速集中起来,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什么留言?”

    梅丽塔清了清喉咙,郑重其事地说道:“第一条:‘神明’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其本质上永不消亡……”

    她复述着临行前卡拉多尔转述给自己的那些话语,一字不落,清清楚楚,而作为聆听的一方,高文的表情从听到第一条内容的瞬间便有了变化,在这之后,他那紧绷着的面容始终就没有放松一刻,直到梅丽塔把所有内容说完之后两秒钟,他的眼睛才转动了一下,随后视线便落在那淡金色的龙蛋上——后者仍然静静地立在金属箱底部的基座上,散发着恒定的微光,对周围的目光没有任何回应,其内部仿佛封锁着无穷的秘密。

    在这一瞬间,高文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刚才听到的第一条内容:神明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其本质上永不消亡……

    龙神,名义上是巨龙种族的守护神,但实质上也是各个象征神性的集合体,巨龙作为凡人种族诞生以来所敬畏过的所有自然现象——火焰,冰霜,雷电,生命,死亡,乃至于大自然本身……这一切都聚集在龙神身上,而随着巨龙成功冲破成年的枷锁,这些“敬畏”也随之烟消云散,那么作为某种“聚合体”的龙神……祂最终是会解体成为最原始的各种象征概念并回到那片“深海”中,还是会因人性的聚集而留下某种残留呢?

    “第三个故事的必要元素……”高文轻声嘀咕着,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枚龙蛋,他突然有点好奇,并看向一旁的梅丽塔,“这个必要元素指的是这颗蛋,还是那四条总结性的结论?”

    “我们也不知道……神的旨意总是语焉不详的,但也有可能是我们理解能力有限,”梅丽塔摇了摇头,“或许两者都有?说到底,我们对神明的了解还是不够多,在这方面,你反而像是有着某种特殊的天赋,可以轻而易举地领悟到许多关于神明的隐喻。”

    她抬起眼皮,注视着高文的眼睛:“所以你知道神明所指的‘第三个故事’到底是怎样么?我们的首领在临行前嘱托我来询问你:凡人是否真的还有别的选择?”

    高文沉默着,在沉默中静静思索,他认真斟酌了很长时间,才语气低沉地开口:“其实自从战神陨落之后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神因人的思潮而生,却也因思潮的变化而成为凡人的灭顶之灾,在屈服中迎来倒计时的终点是一条路,在弑神中寻求生存也是一条路,而至于第三条路……我一直在思考‘共存’的可能。”

    “这听上去很难。”梅丽塔很直白地说道。

    “确实很难,但我们并不是毫无进展——我们已经成功让像‘上层叙事者’那样的神明褪去了神性,也在某种程度上‘释放’了和自然之神以及魔法女神之间的枷锁,现在我们还在尝试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和圣光之神进行切割,”高文一边思索一边说着,他知道龙族是忤逆事业中天然的盟友,而且对方现在已经成功挣脱锁链,所以他在梅丽塔面前谈论这些的时候大可不必保留什么,“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所有这些‘成功案例’都太过苛刻,每一次成功背后都是不可复制的限制条件,而人类所要面对的众神却数量众多……”

    “而且还总是会有新的神明诞生出来,”梅丽塔说道,“另外,你也无法确定所有神明都愿意配合你的‘共存’计划——凡人本身就是多变的,多变的凡人便带来了多变的思潮,这注定你不可能把众神当成某种‘量产模型’来处理,你所要面对的每一个神……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例’。”

    “再独一无二的个例背后也会有共通的逻辑,至少‘因思潮而生’就是祂们共通的逻辑,”高文很认真地说道,“所以我现在有一个计划,建立在将凡人诸国结成同盟的基础上,我将其命名为‘神权理事会’。”

    梅丽塔怔了一下,迅速理解着这个词汇背后可能的含义,她渐渐睁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高文:“你希望控制住凡人的思潮?”

    紧接着不等高文回答,她又摇了摇头:“这几乎相当于控制全部凡人的思想……且不说是否能够成功,这种行为本身恐怕就会导致所有人的抵触吧……除非你打算像我们一样建立一个欧米伽系统,但那样做的代价并非所有人种族都能承受……”

    “所以我要做的并不是‘控制’,”高文笑了起来,“事实上,根据我们最近的研究,正是过于受控的思潮才导致了神明极端强大且不断再生,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控制所有的思想,而是解放所有的思想。”

    房间中一时间安静下来,梅丽塔似乎是被高文这个过于宏伟,甚至有些胆大妄为的念头给吓到了,她思索了很久,并且终于注意到在现场的赫蒂、琥珀甚至瑞贝卡脸上都带着十分自然的表情,这让她若有所思:“看上去……你们这个计划已经酝酿一段时间了。”

    “我们已经在圣光教会的改造过程中验证了它的初期成果,又在神经网络的混沌模型中验证了它的理论可行性,我们认为通过长时间的社会结构调整、教育普及和移风易俗是可以实现这个目标的——甚至短时间内,它也可以产生相当不错的效果,”高文说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不一定会直接接受这一切,所以我们才需要一个神权理事会,我希望至少先在一部分国家的领袖之间达成基本的共识,随后通过经济和文化上的逐渐影响以及技术上的发展来推广这种变化。”

    梅丽塔看着高文,一直思索了很长时间,随后突然露出一丝笑容:“我想我大概理解你要做什么了。世界级别的教育普及,以及用经济和技术发展来倒逼社会移风易俗么……真不愧是你,你竟然还把这一切冠以‘神权’之名。”

    高文扬起眉毛:“听上去你对此很感兴趣?”

    “确实,我个人很感兴趣——但龙族是否感兴趣,那取决于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一个更为详细的计划,”梅丽塔笑着说道,“话说你该不会连计划书都没有吧?”

    “当然有,相关的资料要多少有多少,”高文说道,但紧接着他突然反应过来,“不过你们真的需要么?你们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挣脱了那个枷锁……龙族如今已经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海妖之外唯一的‘自由种族’了吧?”

    “为什么不需要呢?”梅丽塔反问了一句,表情紧接着严肃起来,“确实,龙族如今已经自由了,但只要对这个世界的规则稍有了解,我们就知道这种‘自由’其实只是暂时的。神明不灭……而只要凡人心智中‘无知’和‘盲目’的倾向性仍然存在,枷锁迟早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塔尔隆德的幸存者们现在最关心的只有两件事,一件事是如何在废土上生存下去,另一件便是如何防止在不远的将来面对卷土重来的众神,这两件事让我们寝食难安。”

    她抬起头,看着高文的眼睛:“所以,说不定你的‘神权理事会’是一剂能够根治问题的良药,哪怕不能根治……也至少是一次成功的摸索。”

    “这评价让我有些惊喜,”高文很认真地说道,“那么我会尽快给你准备充足的资料——不过有一点我要确认一下,你可以代表塔尔隆德全体龙族的意愿么?”

    梅丽塔迎着高文的注视,她的表情郑重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这一次,我全权代表塔尔隆德。”

    高文点了点头,随后他的表情放松下来,脸上也重新带起微笑:“好了,我们谈论了够多沉重的话题,或许该讨论些别的事情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现场的气氛也很快变得放松下来,缩着脖子在一旁认真旁听的瑞贝卡终于有了喘口气的机会,她立刻眨眨眼睛,伸手摸了摸那淡金色的龙蛋,一脸好奇地打破了沉默:“其实我从刚才就想问了……这个蛋说是给我们了,但我们要怎么处理它啊?”

    “不是给你们了,是给高文·塞西尔本人——这中间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梅丽塔马上纠正了瑞贝卡的说法,紧接着也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至于说到该怎么处理这枚龙蛋……其实我也不知道啊。出发的时候只说了让转交,也没人告诉我后续还需要做些什么。”

    始终没怎么开口的琥珀思索了一下,捏着下巴试探着说道:“要不……我们试着给它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