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47章 此生唯一

    怀双胞胎并不容易,对母体的压力特别大,平常都会选择提前安排剖腹产。

    傅巧巧的生产手术就预约在这几天。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她肚子里的两个臭小子连这么点时间都等不及。

    本来就把握不大的手术在这种突发的情况下更加凶险,几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当傅巧巧平安从产房里推出来的时候,精神一直紧绷着的陆承安差点虚脱摔倒在地。

    傅巧巧苍白的脸在白色床单的衬托下,更显脆弱,握住她的手,陆承安空虚的心被填得满满,原来,这就是握住幸福的感觉。

    克制不住地亲亲她的脸,亲亲她的额,产房的大门虽然只是隔开了他们两天一夜,但对陆承安来说,却是度日如年,思念成灾。

    “陆先生,对着病人耍流氓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她只是被累着而已,又不是死了,被人这么骚扰法,就算麻醉药的效力再强十倍她都得被弄醒了。

    陆先生看着床上属于他的那个睡美人,低头又再偷得一个吻,非常不要脸地说:“傅小姐,等你好了以后,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耍流氓。”

    *   *   *

    帝都的上层圈子里,最近都在八卦着一件事情。

    时隔两年,陆承安又再次办婚礼,对象还是同一个人。

    当初那个婚礼办得虽然隆重,但陆承安并没有邀请任何人参与。这次的婚礼同样盛大,但让人纳闷的是,这次依旧还是没有邀请任何人到场。

    当一个男人想要花心思哄你的时候,你根本就无法预料他们会有什么天马行空的念头。特别,这个男人不但有能力,还有钱。

    傅巧巧一年前挑选了半天的婚庆公司一个都没用着,陆承安直接在太平洋租下一个小岛,和她办起了一个只有寥寥数人参与的婚礼。

    才四个月大的婴儿当花童肯定是不行的,双胞胎只能在大人的怀抱里见证着父母的喜事。

    当初没料到傅巧巧怀上的居然是双胞胎,陆承安随口赐下的小名只有一个狗蛋。傅巧巧一个人在荷兰的时候,检查出来怀的是双黄蛋,就把另一个孩子取名狗剩,跟狗蛋正好凑一双。

    可能应验了贱命好养活的老话,大名是陆天泽的狗蛋和大名为陆天宇的狗剩虽然出生的时候万分凶险,但落地后却非常健康。

    两个非常能闹腾的娃娃一左一右地躺在靳凉怀里,时不时挥手蹬脚。可怜靳特助在整个婚礼过程中被两个婴儿轮番折磨,一向冰山的脸上只剩惨不忍睹四字。

    碧海,孤岛,天际辽阔。

    四周除了美景,就只有爱人、挚友和一双可爱的孩子。

    这样的婚礼,跟傅巧巧之前想象的热闹场景不太一样,但当她踏上了这座小岛,感受过这种除了所爱,别无他物的生活时,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此生唯一。

    不需要衡量任何的得失对错,不需要在乎旁人的眼光。她在最好的年华里,捉住了幸福的尾巴,把最好的自己带到他面前。

    这,就已经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