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40章 从没忘记过

    “出卖我们家的罪魁祸首已经找到,是李祎,我把他送到了执法机关那里。强奸、谋杀未遂和商业间谍三项罪名加在一起,他估计会很陈启俊一起在监狱里过完他的下半辈子。”

    “我打算把李阿姨送到疗养院里了,她本来身体就不好,如果不是出了这李祎的事情,她也差不多该退休了。现在儿子出事了,她也犯了错,我不可能看着她被李祎牵连也跟着进去。以身体原因把她送到疗养院里,过几年再想想办法吧。”

    “巧巧她现在很好,身体已经慢慢恢复了,就是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但是这样也好,至少这样,她可以毫无负担地对着我笑。”

    陆承安对着墓碑说着最近发生的事。家人虽然不在了,但亲情还在,他心里总觉得应该让父母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好,甚至以后将会更好,因为傅巧巧会填补他亲人离世的空缺。

    陆承安上山的时候是早上,离开的时候,已经近午了。

    簇新水灵的白菊放在墓碑前,陆承安离开没多久,陆家父母的碑前又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傅巧巧对着石碑上的两张照片虔诚地拜了拜。

    这里躺着的两位长辈都对她非常的好,是她自己不珍惜,才会导致后面种种的不幸。虽然过错的源头并不在她那儿,但她却参与到了错误形成的过程。

    她欠陆家的,欠陆承安的,大概只能用余生全心全意的陪伴来偿还。

    她爱陆承安,何其有幸,陆承安也爱她,才能让她得以用这种自私的方式来偿还自己的亏欠。

    傅巧巧静静地在墓碑前站了一小会儿,转身的时候,看见靳凉就站在她身后。

    这个私人墓园是不能自由出入的,傅巧巧要进来,必须有人带。不能是陆承安,就只能是最得他信赖的靳凉。

    靳凉自傅巧巧进来后就一直在观察她,现在见她看过来,不由得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傅巧巧眨了眨眼,好像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拍了拍跪赃了的裤腿,沿着来路往回走。

    什么时候想起来……

    大概,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忘记过。

    李祎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夏天也终于走完了,入秋之后的第三个星期,陈启俊的案子开审。傅巧巧作为案件中的重要证人,因为记忆还没恢复的原因,只能坐在旁听席上当背景。但是傅巧巧不在乎。

    陈启俊作恶太多,本来只是陆承安一家在告,但当情势明显偏向于陆承安这边的时候,那些原来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苦主就一茬一茬地开始冒出来。

    关于陈启俊的罪状和相关证人证物越来越多,原本只是判个几十年有期甚至终身监禁的罪名,最后一审下来却是个死刑。

    白小玉在法庭上崩溃,同样是旁听的陈老爷子瞬间苍老了下去,但更多的人是暗中窃喜着能扳倒陈家这棵大树。

    陈启俊是陈家的独苗苗,只要他没了,陈家现在再风光都顶不了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