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37章 叛徒

    陆承安那一眼让李阿姨差点哭了出来,她不敢接话,只能死死地咬住嘴唇,好像只要这样,陆承安就不能从她嘴里问出任何消息来。

    但陆承安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回答。

    那张惹事的光盘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陆家内部,能做到这点的人,李阿姨算是一个,但并不是唯一一个。

    更重要的是,李阿姨根本就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当然,明面上来看,李祎也没有。但能让李阿姨背叛陆家,铤而走险的人,除了李祎,不作他选。

    就冲着这一点,陆承安决定诈一诈李阿姨。

    李阿姨虽然没说,但她的眼神和表情,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事情。

    李祎眼看着火要烧到自己身上了,再也假装不了淡定,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借着这个动作掩饰脸上的表情,“二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李祎,你觉得,我们不方便查的东西,交由警方处理的话,他们能不能查出来?”

    陆承安对李祎的怀疑,并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第一次对他的忠诚产生疑惑,是因为那天白小玉的来访。

    李祎是陆爸爸给路打给精心培养出来的左右手,可不是什么没有眼力见的小人物。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陆承安对陈启俊乃至白小玉的态度?

    但偏偏白小玉就是堂而皇之地进来了,还直接见到了傅巧巧。

    李祎当然明白,那些私底下的交易其实处理得不够干净,肯定逃不过有心的排查。

    李祎知道,陆承安说出这句话,就标明了他心里已经彻底的不相信自己。

    要不要坦白,已经由不得他选择。

    “这句话,我刚才问过李阿姨。现在,同样也想问你,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出卖一手把你培养起来的陆家,出卖你的伙伴,甚至出卖苦心把你养大的母亲。

    李祎烦躁地扒了扒头发,焦虑又不安的动作把原来温和的气息冲刷得荡然无存。

    “我不想的,我之前根本没想过要出卖陆家。”

    “我是跟在大少身边的。大少律己甚严,向来不喜欢参加应酬。自从结婚以后,就对各种私下的聚会能推就推,实在推辞不过了,会挑选着把一些跟生意无关的人情往来交由我去负责。”

    “我代表着大少去跟帝都圈子里的各路太子爷联系感情,就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陈启俊。”

    提到陈启俊这个人,李祎的表情掩饰不住地带上了鄙夷和讽刺,甚至还带上了痛恨。

    “陈启俊他们这一群人玩得很疯,飙车酗酒玩女人,偶尔还会用上药。但他们还是会注意分寸的,真正沾手的女人大部分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剩下的还都是查清楚没有靠山后台的小人物。”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他们终于闯了大祸。他们把蒋家的姑娘给糟蹋了。”

    陆承安眼神一凝,跟靳凉对视一眼,知道李炜说的,应该就是蒋小兰。

    “那天他们喝大了,还吃了药,拖着人家酒店里路过的姑娘上去开了房……”

    李阿姨听到这里忍不住了,冲过去对着李祎劈头盖脸一顿打。“你个死小子,你这干的都是什么事啊。居然还学别人吃药!还糟蹋人家姑娘!”

    李祎挡了几下,没挡住,不由得反驳:“我没吃药……但是……但是我喝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