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9章 乖,一会儿就不痛了

    陆承安是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人,从不会让失礼于他人面前。而眼前的陆承安,虽然不是说变得邋里邋遢的,但整个人给人一种疲惫不堪的感觉。累这种感觉,从里到外透露了出来。

    傅巧巧刚才甫一见面没有仔细看陆承安,光想着自己丑成这样不想被他看见。现在面对面的看着陆承安憔悴的样子,心底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

    “你……”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样了啊。

    傅巧巧心痛难当,却又说不出什么重话,躺了这么长时间整个人跟瘫了一样四肢都不协调了,想给他个拥抱安慰一下都不行。只能颤抖着控制不听话的肢体,慢慢地招了招手。

    由于动作幅度不大,基本就是手掌和指头在动,那样子,跟招个宠物也没多少区别了。

    陆承安也不介意她这种喊小狗一般的行为,真的听话地走到床前,又在傅巧巧的示意下坐在她身边。

    傅巧巧吃力地抬手,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陆承安看她急的鼻尖都冒汗了,赶紧握住傅巧巧的手,又顺着她的力度低头,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脑袋上。

    傅巧巧慢慢地把陆承安的脑袋拢进自己怀里,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她都已经喘到不行。

    身体跟废了一样,哪哪都使不上力,一动就到处都疼。但即使是这样,傅巧巧还是稳稳地维持着拥抱的动作,用自己的方式,给陆承安传达力量。

    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撒进了屋子里,那种金黄的颜色,让人产生温暖的错觉。

    陆承安埋在傅巧巧怀里,双手环住她的腰,鼻尖感受着傅巧巧颈窝处微弱却稳定的搏动,心里有一种充盈的满足感。

    就这样吧,这样也挺好。

    医生帮傅巧巧做好了检查,又留院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傅巧巧终于出院回到了陆家。

    这段期间,傅巧巧知道陆家的公司因为对手的构陷失掉了一块重要的地皮,陆家大哥被诬陷入狱以及后来的一连串变故,她也因为意外落海而陷入昏迷。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陆承安的状态会变得如此糟糕。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疲惫,而是源于精神上的超负荷。

    傅巧巧很心痛,为此,她更加努力地做复健。不单只是不想让陆承安操心,更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有能力帮陆承安脱离这种困境。

    她是傅巧巧,是帝都最好的金融经纪人,在这些金钱游戏里,她是陆承安最好的搭档。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都比较残酷。

    傅巧巧在床上躺了半年多,虽然陆承安一直有给她做按摩保持肌肉萎缩,但没运动就是没运动,保持得再好都不可能是原样儿。傅巧巧刚醒来的那几天,别说是下床做复健,稍微动一动都是受罪,然而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些。

    “就一定要这样吗?不做行不行?”傅巧巧缩在床角,拿薄被包住自己,就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那防备的姿势看得陆承安好笑又心塞。

    “不按,回头做复健的时候能把你痛死。来,乖,一会儿就好了,不痛的。”

    这是痛不痛的问题吗?!

    傅巧巧觉得自己如果四肢有力行动自如的话,都能跳起来踹陆承安一脚。

    这根本就是耻度的问题啊。

    这该死的肌肉按摩为什么非得要脱光光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