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0章 你个孽子

    陈家的豪宅内,凌晨时分,灯火通明。

    和朋友嗨到后半夜的陈启俊看到这情况,进门的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放弃挣扎走了进去。

    最近这段时间,陈启俊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那一下确实是打痛了陆承安,但陆承安随之而来的疯狂反扑,让陈启俊最近疲于奔命。

    本来按照陈家和陆家现在的势力对比,陆承安的反咬不至于让陈家伤筋动骨,但架不住陆承安他发了疯,居然不顾一切地用尽各种方式来坏陈家的生意。

    陈启俊虽然是陈家嫡系这一代唯一的后代,但也仅仅是嫡系,架不住陈家还有各种的分支旁支,也架不住陈家还有各种长辈在上面压着碍事。

    他就算再狂,都不敢在这事上惊动长辈,调动陈家的所有能量跟陆承安对着干。

    但现在看来,这事是怎么也绕不过他那些烦人的长辈了。

    “嗤,真是神经病。”明明只是个贴上来的女人,还害得自己家破人亡,陆承安那个白痴居然还把人守得跟个宝贝似的。

    陈启俊进了家门,果然看到他爸他妈两个人脸色严肃地坐在大厅,摆明在等他回家,旁边几个值夜班的佣人鹌鹑似的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

    陈启俊进门前本来还有点怂,现在看到他爸那副兴师问罪的架势,突然反骨又起。

    自己的儿子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也没见他老子连夜赶回来看他一眼,现在被人动了几处产业就搞得跟天要塌一样。问都不问就先对他摆出一副审犯一样的嘴脸,到底谁才是他儿子!

    不就是一个陆承安吗?要不是他们迂腐,凭陈家的势力,现在的陆承安十个捆在一起都能一把捏死,多大的事。

    陈启俊内心不满,脸上的表情也就带了出来,敷衍地和坐上的男女打了个招呼,头也不回地就想要回房间睡觉。

    没走出两步,一个东西砸在脚边,哐啷一声玻璃碎裂的响动在安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陈启俊止住脚步,低头看了眼在脚边躺尸的水晶杯,撇了撇嘴,“陈大会长好大的威风,这是需要小的聆听圣旨吗?”

    陈父是帝都商会的会长,平常陈启俊只要心情不好要涮他老子,就会阴阳怪气地用这个称呼。

    陈耀光看着儿子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气得差点把老婆面前的杯子也照着他的脑袋砸过去。

    白小玉看着父子俩话没说两句又开始吵,皱了皱眉,还是出来充当中和剂:“怎么跟你爸说话的,过来,有事要问你。”

    陈启俊不想听训,但也知道拗不过自己双亲,只能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

    “陆家那边是怎么回事?你对人家做了什么让人家死揪着你不放?那个傅巧巧又是谁?”

    劈头盖脸的一通质问砸下来,让陈启俊彻底的不耐烦。

    “怎么回事?我告诉你怎么回事!”

    “陆承安那个神经病和他女人闹矛盾,叫上了我们一群兄弟过去说要把人送给我们玩,结果最后不但中途反悔,那贱人还给老子开了瓢。现在那贱人不见了,陆承安怀疑是老子干的,天天像疯狗一样追着老子咬。”

    真真假假地把事情说了出去,陈启俊越说,越觉得这就是事实,越说感觉越委屈。本以为他爸听完之后多多少少会先把怒火按捺下来,没想到抬头就被陈耀光扇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