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9章 我要他后悔一辈子

    帝都最近波澜暗生。

    陆家的陆承安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先是当众打了陈启俊,招来警方的介入和媒体的围堵,之后又堂而皇之地办了一场让人看笑话的婚礼。

    能在帝都站得住脚的都是人精,自然明白,这场婚礼跟前面的打人事件必然有联系,所以在陆承安发了疯一样地各处狙击陈家生意的时候,都在心里叹了一声作孽。

    可是陆家之前的投资风波还没过,这种行为无异于以卵击石,全部人都在等着看陆承安的笑话,在陆承安手下跌了几跤的陈启俊甚至放话等着陆家破产。

    但陆承安对外面的声音不闻不问。

    “boss,评估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现在的状态,对抗陈家的话,损失预估在87左右,成功几率是三成。”

    这样大的损失,公司里的其他智囊是不同意行动的,但是靳凉知道傅巧巧对大boss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全部人都投反对票的时候,他保持了沉默。

    屏幕上的光影反射到陆承安的脸上,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

    “如果不考虑损失程度呢?”

    “什么?”尽管已经知道傅巧巧对陆承安来说,非常重要,但靳凉没想到陆承安居然会想着跟陈启俊玉石俱焚。

    “不计代价,我要陈启俊后悔一辈子。”

    靳凉倒吸一口凉气,闭了闭眼,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劝告咽了回去。

    “boss,还有一件事。之前关于傅小姐的调查,有了新进展。”

    听到“傅小姐”这三个字,一直紧盯着屏幕的陆承安终于抬头,把视线分给了靳凉。

    “我们找到了视频里的那个女孩。”

    *   *   *

    环境清幽的私人医院内,长相清秀甜美的姑娘站在花丛边细心地给植物浇水。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踩着重重的脚步从旁边靠近,或许是听到了刻意放重的脚步声,姑娘惊惶地转身,在看见来人的脸后,无措的表情慢慢恢复了平静。

    英俊儒雅医生和羞怯如小白兔一样的姑娘在花丛中漫步,画面美好得犹如一幅画。

    陆承安隔着车窗看着远处的一幕,想到在海中生死不明的傅巧巧,心中的涩意止不住地翻腾,酸意蔓延上了眼角。

    巧巧,这就是你一直想要守护的东西。

    ——“蒋小兰跟傅小姐在同一个孤儿院长大,之后分别被两个不同的家庭收养。蒋小兰出事之后,傅小姐一直在追查凶手。”

    然后,她发现了那盘光盘。

    然后,事情就牵连到了陆家身上。

    怪不得她在发生事情的时候,没有来找他求证,怪不得在事后她宁愿承受他的错怪还保持沉默。

    她,是在保护这个女孩吧。

    事到如今,陆承安已经不再想傅巧巧当初的做法是对是错,这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陆承安闭上眼疲惫地枕上车上的靠背,连日来的变故,让他觉得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发冷。或者,他体内的温暖,早就随着那个人的离开远去了。

    笃笃的敲门声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男人。陆承安按下车窗,车外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和善一笑:“陆承安先生是吗?”

    “你是?”

    “小姓何,我们家先生想约你见个面,希望你赏光,我们家先生姓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