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章 你是不是特别得意

    傅巧巧看着陆承安带着恨意的眼神,心里满是苦涩。前不久,这双眼睛看她的时候,还带着克制不住的宠溺,现在,一切都消散得一干二净,好像以往的温情都只是她想象出来的幻影。

    傅巧巧低头,掩饰自己眼中的泪,声音卑微:“对不起。”

    虽然我知道现在的你根本就不稀罕我的歉意。

    然而陆承安对傅巧巧这种恭顺的姿态不屑一顾,伸手拽着傅巧巧的手腕,动作粗暴地把她拽离大厅,直奔二楼。

    傅巧巧在拘留室里被特别关照过,才短短几天就已经满身伤痕。纤细的手腕被人用力捏着,有力的手掌压在伤口上,傅巧巧痛得深深抽气,却忍住了没发出声音来。

    可是挨了几天饿的身体根本容不得这样折腾,没走两步,傅巧巧就踉跄着跌倒在地。

    这种夏末秋初的天气,本来就不会穿什么厚实的衣物,傅巧巧这一下直接摔倒在凹凸不平的楼梯上,点点血迹一下子就透出了薄薄的长裤。

    陆承安脚步顿了顿,却是没有回头,拖着傅巧巧继续往上走。

    本来已经渗血的双腿在一阶一阶的楼梯上拖行,血迹从星星点点的细碎洒落在梯级上,到后来蜿蜒着淌成了一道血印。

    傅巧巧抬头看着陆承安的背影,好像要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但眼里的光芒最终渐渐暗淡。她很痛,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有痛呼的资格。

    所有的伤痛和软弱,只有在在乎你的人面前流露才会得到怜惜,除此以外,在旁人面前肆意流露悲伤和软弱,只会徒增笑话而已。

    只是,明明原来那么亲密的两个人,转眼就成了旁人,傅巧巧明知道不该,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产生期待。

    作为一个孤儿,傅巧巧没有所谓的娘家,她在未婚夫家里是有自己的房间的。

    陆承安把傅巧巧带到她的房间前,随手往门前一扔,然后倚在对面的墙上,饶有兴致地地上狼狈的女人。

    傅巧巧被摔得有点发懵,但是仍然很清楚陆承安这是什么意思。

    扶着门站起来,傅巧巧忽视自己脚踝上的扭伤,尽量让自己站直身子,保持旧有的仪态。

    她是傅巧巧,最有名的金融经纪人,她有她的骄傲。就算她对不起陆承安,她要赎罪,她也不打算把自己的自尊踩入泥底。

    傅巧巧推开了眼前的这扇门,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入目的景象仍然让她惊得瞳孔一缩。

    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傅巧巧豁然回头死死盯着陆承安,想从他的表情里探究出欺骗的意味。

    然而没有欺骗,也不是恐吓,陆承安眼底透露出的依然是浓黑深沉的恨意。

    傅巧巧抖着唇慢慢一格一格地把身子转回去,最终控制不住地伸手捂嘴痛哭。

    房间内,原本清单素雅的摆设换成了一室的素裹,白麻悬挂的房间里,四具棺材左右两个分列大床两侧,床头四张黑白遗照高悬,照片里,四双眼睛直幽幽地盯着站在门口的傅巧巧。

    “除我以外,陆家五口人,我爸,我妈,哥哥嫂子,还有嫂子肚子里五个月的孩子,全在这里。”

    陆承安带着寒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傅巧巧,你是不是特别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