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1章 死是一种解脱

    “堵住她的嘴,别让她喊出声来了。”

    拘留室深处,傅巧巧被几个女人压在角落里,拳头和巴掌不断地落在身上,间或伴随着几下狠命的脚踹和毫不留情的抓挠。

    分明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动起手来却比累世仇家还要狠毒几分,傅巧巧知道这是有人特别关照过才会有的“好”待遇。

    蹲在墙角用双手护住头部,傅巧巧从脚与脚之间的空隙里看出去,那个人的秘书一脸漠然地站在铁栏外,看着她犹如弃犬一样被人堵在墙角欺凌……

    心,一点一点地从内里浸出了寒意。

    明明身上很痛,但是这种痛苦,在此刻竟然及不上内心的半分。

    她后悔了,她是真的后悔了。她当时怎么就这么蠢,居然以为陆承安真的就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

    如果不是她的自以为是,她现在应该还在开开心心地准备着婚礼,准备下个月成为陆承安的新娘。如果不是她愚蠢的背叛,陆家不会中了对手的圈套,陷入负债累累的境地。

    然而现在,一切都毁了。

    在一群人的推搡中,傅巧巧终于被推倒在地,也不知道是谁一脚踩上了她的手背,傅巧巧吃痛,低低地痛呼了一声。

    不吭不响地被打了半天的人终于有了回应,踩着她的那个女人突然就兴奋了起来,好像终于找到了能让她大发神威的途径,脚下微微抬起,马上又狠命地跺下去,然后在傅巧巧的痛呼声中左右来回地碾了几圈。

    十指归心,这一下直接让傅巧巧痛得从心尖里颤了出来。明明肉体已经这么难受了,精神却好像抽离了一样。耳边竟不期然地想起当初陆承安说过的话。

    “我们家巧巧的手真好看,像钢琴家的手。以后结了婚,做饭洗碗全部我来,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不用你碰。你这双手啊,只要用来碰我就好了。”

    她当时是怎么回应的?

    她当时好像是恼了他的口无遮拦,将被陆承安把玩了半天的手抽出来,一巴掌拍开了那个没羞没躁的男人。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你个煮饭都不知道要淘米的大少爷还打算抢你家厨子和佣人的活吗?强行让人家提前退休,你问过他们意见了嘛?”

    而现在,那双曾经被那个人视如珍宝手,在另一个人用力的践踏下,迅速地充血红肿成了酱紫的色彩。那个曾经说着要把她宠成女王的人,却再也不会为她受到的伤害感到心痛。

    傅巧巧依稀听到了骨头咯吱咯吱的哀鸣声,却因为想到了过往的日子而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病,得了一种叫陆承安的病,无法祛除,深入骨髓。

    傅巧巧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牢里,直到自己再次站在陆承安面前。

    “我怎么会真的让你进去呢?”陆承安亲昵地靠近傅巧巧,鼻尖蹭着鼻尖,彷如往日一样的亲密无间,只是以前自信张扬的眸子里,如今却淬满了蚀骨的毒。

    “窃取商业机密也只能让你判个两年而已。本来就出生低贱无父无母,进去坐两年牢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区别?”

    “傅巧巧,很快你就会知道,死亡有时候反倒是种解脱。”